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五章 鬼打墙

    我擦了擦额头淌下的大量汗水,等回过头准备看一下女尸的情况时,只见远处的地面空空如也,只有残留的那一滩血迹在冷风中格外醒目。

    我心惊肉跳的说:“那个女尸又不见了。”

    杜伟韬一屁股坐起来,惶惶不安的朝着四周观望着,路灯昏黄,斑驳的路面,留下的只有肮脏的液体,夜色深沉,一切安静的可怕。

    寒风扑朔,冷飕飕的凉意钻进了衣服里,我感觉全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我深呼了口气,胸口还在起伏不定。

    杜伟韬观察了半天,喘着气说:“确实不见了。”

    我惊诧的望着远处,捂着胸口说:“真没想到都这样了还能跑,我那两枪可是击中了她的头,这东西死不了吗?”

    杜伟韬纠正:“她本来就是死人,还怎么死?”

    我扭过头:“老杜,你不是做法医的吗,接触过成百上千的尸体,你和我说说,今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杜伟韬摆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这我哪能知道,活了大半辈子,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事。”

    我无奈的转过头,看了眼躺在地面上的杨大宇,心头惊起一丝担忧,这家伙刚才像是中了魔咒,整个人都变了。

    我的内心深处疑虑重重,虽然他目前被我打晕了,但是谁知道他醒来后还会不会像刚才那样,他又会什么时候醒呢?

    我用手指触了触,发现他一动不动这才放心,杜伟韬建议说:“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先把他绑起来吧。”

    我从路两边的绿化带里,找到了两根废弃的塑料绳,把杨大宇的手脚捆绑了起来,然后停在原地,望着四周,还是一辆车都没有,昏黄的路灯下,一切空落落的。

    我坐在冰冷潮湿的地面,抬起头看着漆黑的天空,今天的月亮似乎带有一丝异色,透露着猩红的光,星辰暗淡,周遭寂静无声。

    不知为何,我的左眼莫名疼痛起来,这种揪心的痛感很快传遍了四肢百骸,到达每一处神经末端,就连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栗。

    杜伟韬看到我的异样,紧张的问:“你,你没事吧?”

    我捂住左眼,咬着牙说:“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左眼突然疼痛无比,像是要被撕裂了一样。”

    杜伟韬靠近我面前,皱起眉头说:“你先把手放下来,我来看看。”

    我把手放下来,杜伟韬凑近看了眼,猛地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的神色极其慌张,我看了眼掌心位置,竟然有一丝触目惊心的血迹。

    我的心里越发紧张,被不安和恐惧蚕食着,我再次捂住眼忐忑的问:“老杜,你快和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了?”

    杜伟韬略有畏惧的看着我,仿佛此刻的我就是一个怪物,他指着我:“你,你的左眼里感觉像是有东西,惨红一片,眼角流出了血。”

    我摸了摸眼角,紧张的问:“你看清楚是什么东西了吗?”

    杜伟韬张口结舌的说:“好,好像你的眼里藏着另一个人。”

    他这句话委实把我吓了一大跳,我不可置信的盯着他,想要让他确认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他被我严肃凝重的表情吓到了,估计是以为我也被什么附体了。

    他往后退了退,指着我说:“你,你可不要过来啊。”

    我骂了句:“你妹的,怕什么,我还没怎么样呢。”

    杜伟韬再次坐下来,紧绷着身体,全身处于防备状态,我说:“奶奶的,你确定看清楚了吗,为什么我全身没有一点感觉。”

    杜伟韬喉结动了动,又盯着我看了眼,摸了摸头:“难道说我看错了,但是刚才的感觉好清晰啊,总觉得与我对视的是两个人。”

    我揉了揉眼睛,和他解释了下,顺便安慰自己说:“可能是夜晚,你看错了也说不定,如果我真的被什么控制了,也不会在这和你闲聊了,你说是不是,不过……”

    我盯着他,略有愤愤的说:“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一向镇定,兄弟刚才能把你吓成那样。”

    杜伟韬摆着手,心神不宁的说:“大兄弟,你不知道,刚才实在太恐怖了,经历了之前的事,本来我就心有余悸,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你那个样子当然让人害怕了。”

    他诧异的盯着我,咦了一声,顿了顿又说:“奇怪,你的眼睛好像又好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摸了摸左眼,痛感的确消失了不少,便问:“哪里好了,你和我说清楚点。”

    杜伟韬说:“没有血红色了,和你之前一样。”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里又惊又喜,不管怎么说没事了就好,整个人也随之放松了下来,眼看这天欲加黑暗,一转眼就过了半夜,这路面上更加寂静,一丝声响也无。

    昏黄破旧的路灯经过多年岁月的洗礼,耷拉着头就像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光线越来越不堪了。

    我环顾四周,空荡荡的周遭不禁给人一种孤独凄冷的感觉,呜咽的寒风更显悲凉,我们两个就像可怜的拾荒者,风餐露宿,十分可悲。

    我抹了抹屁股,站起来,努力定了下心神,对着杜伟韬伸出手:“老杜,我们走吧,还按之前说的,沿着这条路走到闹市区。”

    杜伟韬拉着我的手站起来,指着地面上的杨大宇:“一人抬一边。”

    我们两个拽着杨大宇的腿和手臂把他拉了起来,平时倒没注意,真正把他拉起来的时候,才发觉他重的像头猪。

    走了一会,我赶紧把他放下来,喘了口气,这腰酸背痛的久违感觉,太酸爽了。

    杜伟韬喘着气摆手说:“不行了不行了,太重了,我们还是呆在这等到天亮吧。”

    我说行,扶着腰喘了会,回头一看,心里猛地抽了下,这一会少说也得走了几百米。

    可是不远处地面上那滩熟悉的血迹让我不禁瞪大了眼睛,再看四周的环境,这还不是刚才的地吗?

    我拍了拍杜伟韬,说话的声音都颤了起来:“老杜,我们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这一会我们根本就没有走出去啊。”

    杜伟韬观察了下四周,咽了口吐沫,轻颤着说:“确实是,这里还是原来的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