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六章 当年恶灵事件

    我心慌意乱的看着四周,就怕那具女尸再突然出现,夜风寂寥,远处的黑暗里似乎有一双眼睛窥视着。

    我全身打了个寒颤,揉了揉眼睛,远处角落里那丝诡异的血红很快消失不见了。

    我摸出手机,上面显示依旧没有信号,我拨打了个电话,出乎意料的是电话通了,我的心里一喜:“喂,局里吗?今天是谁值班,喂,能听的到吗?”

    手机里传来了乌拉诡异的回声,就像老唱带卡磁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徘徊不断,我的心里越发的忐忑不定,我继续呼喊了两声,见没有人答就快速挂断了电话。

    杜伟韬问我:“怎么样?”

    我失魂落魄的摇了摇头:“没有人,里面的回声很诡异,恐怕我们今晚是走不出去了,还是在这等到天亮吧。”

    杜伟韬脸色阴沉的叹着气:“今天这是怎么了啊,自从你们带回来了这具尸体,一下子惹出了这么多诡异的事,我要是早知道这具尸体是从灵水村冲下来的,无论如何我是不会接的。”

    又是灵水村,我的心头一颤,转过身紧盯着杜伟韬,可能被我逼迫的视线看的无所适从,他快速低下了头。

    我靠的更近,声音凌厉:“老杜,你告诉我,这个灵水村到底有什么问题,为什么大家一听到灵水村脸色就变了?还有为什么涉及到灵水村,大家要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杜伟韬立在原地,看了我一会,对着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你明明知道的,我从你的眼神里能够看出来,这么多年兄弟了,兄弟可从未亏待过你,这种事你有必要瞒着我吗?”

    见他不愿意说,我打起了感情牌,语气满带感伤和祈求。

    杜伟韬思考了会,皱起眉头,无力的吐了口气,抬起头看着我:“你女朋友严厉叮嘱我,这件事情绝对不可以告诉你,而且这件事知道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这也是大家不愿意和你说的原因,你可要想好,真的要我说吗?”

    我郑重点头:“必须说,我必须要弄明白这一切。”

    杜伟韬犹豫良久,面有难色,不过终究在我的坚持下松了口。

    他回忆起来,神色复杂的说:“要说这件事已经是几年前了,当时灵水村发生了一起耸人听闻的恶灵事件,几个学艺术的大学生去灵水村采风,后来只有一个人疯疯癫癫的跑了出来,到处见人就说他见到了恶灵。”

    “一下子失踪了几个人,又有一个人疯了,这件事影响很大,有些媒体更是恶意造谣,大肆渲染,在我们市传的沸沸扬扬,我们警局面临着很大压力,最后警局派了能力出众的四个人过去调查。”

    杜伟韬指着我:“其中一个人就是你。”

    我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原来当年的我还是一个优秀标兵,能力出众,并不是如今混吃等死无所事事的小警员。

    那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变成了大相径庭的两个人?我好奇的等待着,期待他继续说下去。

    杜伟韬娓娓说:“你们四个这一去就是两天,这两天里没有任何信息,手机也打不通,大家都急坏了,准备上山去找你们,不过当时刮了大风,下起了暴雨,山林倒下了一大片,上山的路被封住了,我们根本没法上去。”

    说到这,他再次停了下来,眼眸寂静如水。

    “那后来怎么样了?”我迫不及待的问。

    杜伟韬呼了口凉气,无比感伤的说:“后来再次发现你们的时候是在山脚下,接到有人报案,警局派人过去了,当时我也去了现场,你们被掩埋在荒草里,满身泥泞,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除了你们之外还有之前失踪的大学生,我检查了,除了你之外,无一例外全都死亡,我对他们做了检查,身上没有一点外伤,是心脏猝死,我查过他们的信息,家族没有心脏病史,这在当时成为了悬案。”

    杜伟韬顿了顿:“最主要的是自从把他们尸体放入停尸间之后发生了很多怪事,停尸间里常常听到奇怪的尖叫声,那一次田队长带着几个警员去了一趟以后,脸色惨白的出来,让人快速把尸体火化了。”

    “至于他们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下面传言就比较多了,后来局长说他们这是遇上了自然灾害,不幸死亡,草草了事结束了案子,而事后你也从此失忆,性格大变,变成了这副模样。”

    我惊诧的指着自己,心头跳的剧烈,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以前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杜伟韬说的话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也难怪这些年我向家人和婷婷询问我的过去时,他们总会把这件事一笔带过,把我失忆的原因归结于一场事故。

    我再次问:“老杜,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杜伟韬稍犹豫了下:“干练严肃、坐怀不乱,聪明伶俐……”

    我的身体晃了晃,这些描述一下子击中了我脆弱不堪的内心,我忍不住暗骂了声,貌似失忆之后,我这些优良品德、绝佳的行为作风和美好的性格全都不见了,现在活像一个屌丝。

    可我的心里又不禁多了些疑惑,按理说对于一个失忆的人来说,他的品性作风是很难改变的,我为什么变得这么彻底,根据杜伟韬的描述,这明明就是两个人好吗?

    杜伟韬拍了下我的肩头,让我从思绪中快速缓过神来:“不要多想了,这对你不好。”

    “这对我不好?”我诧异的转过身,不解的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杜伟韬脸色沉重的说:“当年你苏醒的时候,大家用尽了一切办法想让你恢复记忆期望你可以想到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可是后来失败了,一旦你想起某些事情的时候,你就像疯了一样,那个状况非常痛苦。”

    “最主要的是,你不但想不起来以前的事,反而会把刚经历的事情再次忘掉,所以这也就是你的女朋友和家人最不愿意提起这件事的原因。”

    “这件事真有这么奇怪?”

    杜伟韬确定的点头:“确实是的,因为当时我也在现场。”

    “那你还告诉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