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七章 再出命案

    我捂住头,就怕脑子里一片空白,活了这几年,我可不想把这段经历也给忘掉。

    “这不是你非要我说吗?”

    杜伟韬无奈的摆着手:“你以为我愿意说,就你这好奇欲,一旦被你发现端倪,不说都不行吧,再说我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我没说之前你已经发现了问题,但是你仍然安然无恙,这说明这几年来,你的病或许已经好了,应该不会再发生类似的问题。”

    我还未从这件事的惊诧中完全回过神来,也不管他如何说了,从兜里掏出烟,坐在路边抽了几口,杨大宇像是死猪一样睡在冰冷的地面一动不动。

    冷风吹过,头发凌乱,杜伟韬坐过来,以为我生气了,我们两个又聊了会,很快远处的天边翻起了鱼肚白。

    道路上渐渐有车驶过,我们拦了几辆出租车,本来就要上车了,结果人家看到了手脚捆绑的杨大宇,估计以为我们是绑匪或者不法之徒,我还没来得及掏出警察证,司机惊慌的开着车都跑了,看着这一幕我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我回过头说:“看来我们还是要走回去了。”

    杜伟韬扬了扬沉重的眉头:“那可未必。”

    我问:“难道你有好方法?”

    杜伟韬无力的笑了下,揉了揉黑眼圈:“你就等吧,这里距离警局并不是特别远,会有人来的。”

    我将信将疑的看着他,手机没有信号,难道他还能把同事叫过来不成。

    杜伟韬看着警局的那条路眯着眼睛,耐心的等待着,熬了一夜,大家都很疲惫,我给他递了根烟:“来根吧,提提神。”

    杜伟韬摆了摆手,好像从我认识他开始,就没见他抽过烟,我见他没要,别在嘴里点上自顾自抽起来,一根烟下肚的时间,不远处响起了尖锐的警笛声。

    我朝着那个方向看去,大老远就看到了一辆警车由远及近向我们赶来,我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还真被他说中了。

    警车很快在我们面前停下,我们威风凛凛的田大队长抽着烟走下了车,他摸了摸油光发亮的头发,皱着眉头稍打量了我们一下。

    随后不可思议的指着我们说:“敢情那个打电话报警说有人绑架要乘车的人不会是你俩吧?”

    他又看了眼地面上手脚捆绑的杨大宇,咦了一声,诧异的盯着我们:“你们不是好兄弟吗?这是有多大仇啊,非要绑住大宇,你们这是要干啥?”

    我忙解释:“田大队长,你这可就误会了,我和大宇的关系你还不知道吗,那可是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亲密无间的战友,我哪能对他如此残忍要绑架他呢?再说这无怨无仇的,我也没必要啊。”

    “那这是?”田大队长抽了口烟,用油光发亮的皮鞋踢了踢杨大宇,见他一动不动,起了疑心,忙蹲下来,把杨大宇翻过身来,凑近一看,顿时一屁股蹲坐在地,烟雾抽进了喉咙里,猛烈的咳嗽起来。

    他一边咳嗽一边慌乱的指着杨大宇:“他这是咋了?那眼睛怎么这么红?太诡异了。”

    杨大宇此刻醒了,在地面上猛烈晃动着,那双眼睛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丝,看到如此场景我也是一愣,我记得之前他还没有这样呢,怎么突然之间就变了样子,这也太邪门了吧。

    杜伟韬迟疑了会,说:“可能是中了邪术之后还没好转。”

    “什么邪术?”田大队长被身后的警员拉起来,迫切的盯着我们问。

    杜伟韬摇了摇头:“我也说不清楚,应该是那具尸体搞的鬼。”

    “尸体?”田大队长更加诧异不解,眉头凝成一团。

    杜伟韬回复:“就是昨天你们让人带回来的女尸,昨天晚上她复活了,大宇好像被他控制了,我们也是被迫无奈才把他打晕绑起来的。”

    “复活了?这怎么可能。”田大队长猛烈的摇着头,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用手指着我们,有些气愤说:“你们可不要胡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看是你倆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故意编了个借口用来糊弄我吧。”

    我们忙说没有,田大队长担忧的看了眼杨大宇,对着身后的警员摆了摆手:“算了,先把他们带回去吧,等回去了再把一切搞清楚。”

    我们坐进了车里,杨大宇被扔进了后备箱,刚坐到车座上,田大队长快速给我们铐上了冰冷的手铐,我不解:“田队长,你这是要做什么?”

    田大队长扬了扬眉头,拍了拍手说:“为了防止你们做了什么坏事逃之夭夭,只有先把你倆铐起来了,等到了警局我得好好调查一下。”

    “别开玩笑了田队长。”

    我晃了晃双手,心里一阵慌乱:“这么多年的同事了,你还不了解吗,我们怎么可能会做什么事。”

    田大队长眯着眼思考着,正想回答,这时手中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他接了个电话,脸色突然难看了起来。

    只见他踢了下副驾驶座位,气急败坏的说:“操,这两天是咋了,真晦气,昨天刚捞上来一具尸体,这才一天又出命案了。”

    我和杜伟韬对视了一眼,心头莫名一紧,但愿这起命案不要和这件事有什么关联,要不然这件事情可就不是一般的严重了。

    我转过视线问:“田队长,怎么回事?哪里的命案?”

    田大队长烦躁的说:“兴隆夜总会,死去的是昨晚那两个送尸体的人。”

    我的心里一咯噔,这下完了,看来还真是和这件事联系上了,我记得昨天他们两个开车离开的时候,回头的一瞬间我发现他们两个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当时杨大宇还问我。

    这一定是那具尸体搞得鬼,他们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我慌了神,透过车窗向着外面无助的张望着,他们已经死了,那我们岂不是?

    我不敢想了,六神无主,心乱如麻,田大队长一时也不回警局了,让开车的警员先去兴隆夜总会,这一路上非常安静,车里的氛围无比压抑,大家心头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一样,缄默不语。

    等到了夜总会门前,田大队长快速下了车,火急火燎的朝着夜总会里面冲去,事关我们的生死,我们也忙不迭的跟上,希望可以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