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八章 爱人的眼睛

    前台的服务员看样子已经等了很久了,见到我们来了,忙迎了过来,快速说明了情况,不由分说拉着田大队长就往里面走。

    她看到我们的时候,不禁诧异的皱了皱眉头,不过也没多问,我和杜伟韬尴尬的脱掉了外套,把手裹在衣服下面,遮住了冰冷的手铐。

    服务员把田大队长带到了201房间,首先看到的是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她们不安的立在房间门口,眼里充满了惶恐和畏惧的神色。

    田大队长只瞅了一眼,便满心好奇的走进了房间里,我们略一犹豫也跟着走了进去。

    房间里光线很暗,五彩的灯光闪烁着,刚进去就闻到了一股酒精和香烟的味道,这种气味刺鼻而浓烈,同时又夹带着一股怪异的香味,我隐约记得这种香味已经闻过两次了。我环顾四周,发现沙发上坐着的两个人。

    他们以怪异的姿势歪着头伸着腿,就好像一个扭曲病态的人,田大队长小心翼翼的走上前,看了那两人一眼,又是一屁股蹲坐在地,胡乱的扒拉着地面,惊慌失措的说:“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和杜伟韬面面向觎,心头涌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田大队长胆颤心惊的站起来,猛烈的喘着气,胡乱的拍打着胸口。

    看他惊魂未定的表情和刚才滑稽的动作,我讥讽的说:“田队长,这是咋了?你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什么案子没见过,死两个人能把你吓成这样?”

    田大队长指着沙发上那两个人,喉结动了动,说:“要不你去看看?”

    他这一说,我倒真不敢去了,这件事情本来就很诡异,万一再出现尸体复活,那我岂不是完了,大家都不敢上前,氛围紧张而压抑。

    就这样僵持了会,只听“啪”一声,包厢里五彩灯光灭了,取而代之的是明亮的光线,映着这光线,房间里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我们回过头,只见前台服务员靠在开关那,脸色苍白的说:“为了方便你们查案,我觉,觉得还是打开照明灯比较好。”

    她说的很慌张,说完就快速走了出去,没有丝毫的停留。

    我们转过视线,准备看一下那两人到底怎么回事,这一转过头,视线刚好和那两个人相撞。

    惊悚诡异扭曲的面孔,瞬间在我的瞳孔里放大,他们眼睛里流出的血迹沿着脸颊淌到了嘴角,分外慎人,尤其是他们脸上带着的奇怪笑容,你看着他们,他们仿佛在盯着你笑。

    “嘿嘿嘿”我仿佛听到了怪笑,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

    我的身体猛地一颤,快速扭过头,急促而慌乱的问:“老杜,你听到什么笑声了吗?”

    杜伟韬摇了摇头,表示他没有听到,他此刻的脸色非常阴沉,毕竟是长年和尸体打交道的人,倒也沉得住气,我不敢再看那两个人了,生怕再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

    田大队长在原地转了两圈,紧蹙着眉头,同样不敢上前,甚至看也不看一眼,犹豫了半响,只听田大队长说:“封锁现场吧,等会让人过来带走尸体,好好检查一下。”

    他瞥了眼一侧,眼睛慌乱的转动着,咳嗽了声:“杜伟韬,你是我们局的法医,检查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可一定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杜伟韬忙说:“这件事我做不了,你另请高就吧。”

    “你是我们局的法医你不做谁做?”

    “曾经是,现在不是了。”

    杜伟韬态度坚决,用孤注一掷的口吻说:“从今天起我辞职了,和警局再无半分瓜葛。”

    “你你你。”田大队长用手指指着杜伟韬,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无奈的走出房间,拿着手机不知道又在联系谁,估计在找人处理这里的事情。

    杜伟韬烦躁的走出门去,背影无比坚毅,我心虚的回过头,这一看不当紧,却见那两人动了动脖子,视线紧逼着我,诡异的笑了。

    我快速跑出门外,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一直跑出了富丽堂皇的兴隆夜总会,我才停下来,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秋日的气息格外的凉,外面落叶纷飞,天空昏黄一片,满眼肃杀,远方一大片乌云漫卷而至,像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

    我刚歇了会,远处就响起了尖锐的警笛声,我远远望去,有两辆警车过来了,田大队长站在夜总会门前朝着他们招手,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辆运尸车。

    警车很快在兴隆夜总会门前停下,走进来的都是警局同事,这次来到现场的还有难得一见的警花杨凝。

    这个美人胚子有不少人追求,我常在警局门外看到开着豪车的少爷、老板们,不过外表高冷功夫出众的她对别人从来都是不屑一顾。

    听说他以前有个男朋友,也是警局的,后来执行任务的时候死了,然后她就一直单身,一向隐秘的她突然来到了现场倒让我有些不解和好奇。

    大家在田大队长的带领下再次走进了夜总会,我转过视线抬起头看着远边的天空,一个人坐在夜总会门前叹着气,田大队长兴师动众的让大家过来,只会让他们都陷进去,陷进这个不可知的危险深渊里。

    我苦闷的抽了根烟,还没点燃,杨凝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我,呐呐的说了句:“刘,刘明。”

    我抬起头,撞上了严肃逼人的视线,不得不说她确实很美,精致的五官和发育完美的身材,有着勾魂夺魄的力量,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我很诧异,以前见面时打招呼她总是视而不见,今天竟然突然说起了话,心头涌出了不少疑惑,似乎被这样的眼神看多了,她倒也见怪不怪,只是眼神里带着不屑和高冷。

    她冷冰冰的问我:“你的左眼是怎么回事?”

    我忙揉了下左眼,心神不安的问:“我的左眼又红了吗?”

    “不是。”她紧盯着我,有些怀念的说:“你的左眼让我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我狐疑的放下了手,不解的看着她:“我的左眼到底怎么样了?像谁?”

    她脸旁依旧冷冰冰的,说话时带着伤感的神色:“我隐约记得你的左眼好像是单眼皮,但是现在变成了双眼皮,眼里透露着非常熟悉的场景,那是我从来不曾忘却的眼睛,太像了,实在太像了。”

    “到底像谁?”我再次忍不住问。

    “像我死去的爱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