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十章 邪门

    我给他解了绑,杨大宇看到我手腕的手铐,擦了擦眼睛,猛地坐起来,惊呼了口气,其状态完全不亚于元大诗人的垂死病中惊坐起。

    他忙问:“明哥,你这是怎么回事?咋还让自己吃饭的家伙给铐上了?”

    我说:“这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以他这胆子,若是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恐怕头发都会竖起来。

    我苦笑着站起来,背对着他挥了挥手,再次钻进了车厢里,继续睡觉。

    这一睡醒来时,我已经到了警局,正趴在办公桌上,手铐也被解开了,正对面是嬉皮笑脸的杨大宇,他扑闪着大眼睛盯着我:“明哥,你终于醒了。”

    我被他怪异的表情吓了一跳,忙打了个激灵坐了起来。

    看到熟悉的办公室,我诧异的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没有一点感觉。”

    杨大宇笑嘻嘻的说:“你回来快一个小时了,之前你可能太困了,在车里怎么都喊不醒,我们只好把你带回来了。”

    杨大宇颇为自豪的扬了扬手臂上的肌肉:“是我把你带进办公室的,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我惊讶的看着双手,仰起头:“那这手铐是田大队长亲自给我打开的?”

    杨大宇摆了摆手:“不是,是嫂子给你打开的,她今天和田大队长吵了一架,把钥匙搞到手给你打开了手铐。”

    杨大宇咳嗽了声:“还有,嫂子说让我照看着你,要是再出什么事唯我是问。”

    我想了想,转移话题,问:“今天兴隆夜总会的那起命案是怎么处理的?”

    杨大宇犹豫了下,说:“那起案子还在调查中,具体要怎么处理还不清楚,田大队长好像交给了下面的人,不过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线索,听说检查的法医说那两个人是被吓死的,面目狰狞,瞳孔放大,带着极度的恐惧感。”

    我忍不住问:“检查的法医是谁?”

    杨大宇回答:“还能是谁,当然是我们的老朋友杜伟韬了。”

    “杜伟韬?”

    听到这个名字,我的身体不由得又是一颤,今天临走的时候,他明明说就算辞职也不算为这两个人做检查的,从他当时的态度和言语来看,绝对不像是假的,但是为什么又突然改变了主意?

    我的脑子再次凌乱了,一连串的疑惑冲击在心头,他明明知道那两个死人是不能碰的,一旦牵连上,就会惹上诡异莫测的事情,昨晚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带着满腔困惑走出办公室,这件事不能耽搁,一定要找他弄清。

    杨大宇屁颠屁颠的跟着,看着他无忧无虑的样子,我不禁羡慕起来,如果昨晚的事情我也能忘掉该多好,哪怕那只是一场噩梦,总比现实更让人恐惧,更让人无措。

    走出警局门口,刚好碰到了杨凝,我们匆匆打了个照面,她在我身旁说:“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聊聊。”

    我点头,很快走出警局,杨大宇在我身后说:“明哥,你这是走桃花运了吗?就连警花都约你,你可知道这警花向来高冷,只要是男人,谁都不待见,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好像是她第一个主动约的人。”

    我不搭理他,此刻也没那个心情,三步并两步,心急火燎的走在斑驳的路面上。

    我只想快点找到杜伟韬,这个时候,路面上车流汹涌,凉风从远处吹过来,头发都凌乱了。我抬起头,只见漫天的乌云涵盖在头顶上方,就像一股黑暗势力在酝酿着,等待着新一轮的进攻。

    我赶到尸检所的时候,已经用了三十多分钟,杨大宇气喘吁吁的说:“明哥,你为啥不打车,还会快点,最主要不会太累。”

    我看着尸检所的大门,蹙起眉头,兴许是太过焦急了,以至于忘了打车过来,不过索性还不晚。我在门前大老远就看到了从解剖室走出来的杜伟韬,他带着口罩,穿着一身白色大褂,分外显眼。

    我走进院子里,对着远处的身影叫了声:“杜伟韬。”

    杜伟韬转过身,露出一脸喜悦的表情,夹带着那么一丝惊讶:“刘明,你怎么来了?好久都没就看到你了,你小子最近挺忙的啊,把兄弟忘的一干二净。”

    我停住了脚步,身体猛地一怔,他这话不禁让我愣住了,难道说就连他也失忆了?还有他手上的手铐是谁打开的?

    心头再次涌出了一丝疑惑,我顿了顿身子,朝着他走了过去,试探性的问:“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不记得了?”

    “昨晚?”杜伟韬揉了揉额头,一本正经的说:“昨晚我一直在家啊,怎么,昨晚你来找我了?”

    我叹了口气:“看来你是真失忆了。”

    “什么情况?”

    杜伟韬疑惑的盯着我:“什么失忆了,你是说你当年失忆的事情吗?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他期待的看着我:“你当年的失忆可是一个很大的谜团,大家都想知道,不过你好像不能想,最好也不要想,因为好像想了之后,会连同目前的记忆也一并消失掉。”

    跟过来的杨大宇来了兴趣,对着杜伟韬说:“我从调过来的时候,就听说明哥失忆了,甚至忘了我这个多年的朋友,我一直很想了解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大家好像都不愿意说,既然你知道不妨和我说一下。”

    杜伟韬摇了摇头,态度严肃了起来:“这件事情不能说。”

    “算了。”

    我摆了摆手,经过昨晚的询问,对于当年的事情也了解了些,我知道现在问他也没有什么用,他的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有关昨晚的记忆,恐怕很难再找回来了,这事情邪门的很。

    不过我很不解,为什么只有他和杨大宇失忆了,而我没有,那个诡异的村庄到底有什么?

    杜伟韬不愿意告诉他,杨大宇撅着嘴,带着一脸酸楚的表情,探究似的看着我,我推开他的头,打量着解剖室,皱起了眉头。

    杨大宇委屈的说:“明哥,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多爱护兄弟,都不舍得拍我一下,你看看现在。”

    我烦躁的转过身,杨大宇快速退到了杜伟韬身后,笑嘻嘻的看着我,我没空搭理他,问杜伟韬:“那两具尸体在哪?”

    杜伟韬挑了挑眉:“在解剖室呢,怎么了?”

    我严肃的说:“这两具尸体不能留着,必须得赶快火化了,要不然后患无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