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十一章 烧尸

    杜伟韬见到我认真严肃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拍了下我的肩膀说:“你竟然和我说尸体危险,要知道我做了这么多年的法医,接触了不下几千具尸体,什么样的没见过,顶多也就是尸毒有危险,哪还能有大的危险不成。”

    我直视着他的眼睛:“这样的尸体你还真没见过。”

    杜伟韬搓了搓手,略停顿了下说:“不得不说,这两具尸体确实不太一样,我工作这么多年,第一次碰到被吓死的人,不过,我并没有发现他们有你说的那么危险。”

    我大有深意的问:“既然你知道他们是被吓死的,那你是否有想过他们为什么会被吓死,你们本来就是运尸的,按理说这样的人必然十分大胆,可是他们还是被吓死了,你能猜测到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吗?”

    杜伟韬哑然失色,这个时候他总算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杨大宇在他身后扑闪着大眼睛,应该也是在想这件事。

    我走到解剖室门前,推门而进,房间里弥漫过来一股消毒液的气味,入眼处是两个解剖台,那两个人被白布盖住,分外祥和安静,死亡的气息笼罩过来,闷闷的环境可以让人窒息。

    我开了灯,快速走进解剖台,从一旁的桌子上顺手拿了瓶酒精,对着两具尸体倒了起来,房间里的气味浓杂在一起,刺鼻呛人。

    杜伟韬和杨大宇刚走到门口,看到我的动作,挥动着双手,声音都在发颤:“喂,刘明,你到底要干嘛?”

    我掏出打火机,并不理会他的呼唤,几乎在电光火石间,我把火光引向了解剖台的两具尸体,“轰”的一声,火光弥漫,映的房间里通红一片,火苗跳动着吞噬着尸体,疯狂而热烈。

    杜伟韬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来,拿起门口边的灭火器准备对着尸体灭火,我把他手中的灭火器夺下来,扔到了一边。

    杜伟韬拽着我的衣领,大声质问:“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干嘛,毁坏尸体可是要犯法的。”

    我非常理智的回答:“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需要你提醒我。”

    杜伟韬看着越燃越烈的两具尸体,心急如焚又无可奈何,我拉住他的手,让他无法近前。

    杨大宇已经看傻了眼,大气也不敢出,杜伟韬恼怒的盯着我,我能感受到他愤怒的喘息声:“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我说过了,如果尸体不及时处理就会后患无穷。”

    我看了下左手腕的机械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再过两个小时天就要黑了,还好行动迅速,要不然还真不好处理,万一他们再像昨晚那具女尸一样,恐怕我们必将难逃厄运。

    杜伟韬猛烈的扯开我的手,一字一顿的说:“刘明,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行为会让我们坐牢的。”

    尸体燃烧的非常迅速,夹杂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很快房间里传来了一股浓烈的烤肉味,火光慢慢的淡了下去,我看了眼尸体,对着杜伟韬重重的说:“对不起,可是我别无选择。”

    “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和大家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至少不用弄的像现在这样。”

    他指着尸体,急得直拍手:“你说吧,现在我该怎么办?”

    我喃喃:“先安全度过今晚再说吧,如果有命活下去的话,我们再说。”

    我隐约觉得那东西还会再过来的,一旦陷入了这件事之后,便很难逃脱了,这两个运尸的人是,我们可能也是,今晚将注定是一个难熬之夜,生死之夜。

    杜伟韬不解的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我扶着杜伟韬的肩膀:“我知道和你解释你也不会信的,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坐以待毙,今晚我们将会面临很大的危险,如果这件事不能解决,我们很可能会死在那个东西手里。”

    “那是什么东西。”

    杜伟韬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你到底经历了什么?难道和那两具尸体有关?”

    我解释:“不是那两具尸体,而是另一具女尸,她复活了,她要杀掉我们,昨晚的时候,她就想杀掉我们三个了,只是我们跑掉了,没有让他们得逞。”

    杨大宇站在一旁,迷糊的说:“明哥,你咋啦,以前是失忆,不会现在脑子也坏掉了吧,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你刚才说一具女尸复活了,而且昨晚要追杀我们三个?如果真有这事,我们怎么会不知道。”

    杜伟韬附和:“我也不知道。”

    他疑惑的盯着我说:“刘明,你怎么了,不会真的脑子坏掉了吧?”

    “我的脑子很正常。”

    我脱口而出:“你们之所以不知道,是因为你的失去了昨晚的记忆。”

    我指着杜伟韬:“此时此刻,你是不是觉得特别劳累,就好像一晚上没有睡觉,全身困乏,眼圈沉重?”

    我又指着杨大宇:“你是不是觉得全身疼痛,尤其是头部,就好像被人用东西重重砸了一下。”

    两个人朝着我确信的点头,眼中的疑惑神色更重,我说:“老杜非常困那是因为昨晚他一宿没有睡觉,我们两个一直在逃命,而大宇你昨晚被那东西控制了,我迫不得已才将你打晕,所以你的头部才会有痛感。”

    杨大宇听完还是猛烈的摇了摇头,杜伟韬依旧不信任我,我叹了口气,就知道和他们说也是多费口舌,但愿今晚他们见到一切不会被吓到。

    我正想今晚该怎么度过,要怎么防备,这时门口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两个人在外面讨论着,听声音就快到门口,这么具有磁性又夹带着地方特色的嗓音,不用说我也知道是田大队长来了,杜伟韬和杨大宇慌了神,两个相互看了眼,摆了摆手势,快速跑到了门口。

    田大队长还没进来,杨大宇就从门口探出了头,半截身子留在了解剖室里,只听他笑嘻嘻说道:“哎呦喂,我的大队长,你怎么有空来这里了?”

    田大队长在外面说:“自从我听到这两人是被吓死的后,这个心头很难安啊,这不准备过来看看情况,毕竟今天杜伟韬还和我说他绝对不会验尸的,突然之间又反悔了,我觉得呢这里面不太正常,所以,我带了一个法医过来,亲自验证一下,顺便也看一下他是不是在糊弄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