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十二章 诡夜停电

    田大队长准备走进去,门口又伸出来一颗头,这次是杜伟韬。

    田大队长愣了下,咦了一声,问:“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

    杜伟韬咽了口吐沫说:“田大队长你放心,尸体我已经仔仔细细检查过了,两人面部扭曲,翻白眼,瞳孔放大,心脏出血,内胆破裂,确实是被吓死的。”

    田大队长身边的法医点着头:“确实是被吓死的。”

    田大队长眯着眼,指着房间:“你们为啥不让我进去?”

    他用鼻子嗅了嗅,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搓着手说:“烤肉,这是烤肉的味道。”

    杨大宇笑嘻嘻的说:“这个暂时呢,房间里不太干净,太脏了,通风又不太好,里面啊,有尸毒,现在正在处理呢,大队长还是明天再来吧。”

    田大队长对着他们两个指着手,大有深意的笑了起来,他靠近门口,不由分说推着门走了进去,杨大宇他们拦不住,只好让田大队长走了进来。

    田大队长嗅着鼻子,正心满意足的笑着,突然看到了解剖台上的两具尸体,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他不可置信的指着我们:“我说这怎么有一股烤肉的味道,敢情你们这是在烤人肉啊,你看看这两具尸体都被你们烧成什么样了,本来尸检解剖的时候,人家家人就死活不同意,我争取了很久才说服人家,你们现在让我怎么向他们家人交代啊。”

    杜伟韬不好意思说:“我们这也是不小心把消毒酒精给泄露了,谁知道这倆烟鬼抽烟的时候,不小心又把火苗扑了上去,这不是,大火弥漫,挡都挡不住啊。”

    田大队长指着我们,气急败坏的说:“你觉得你们说这些话我就会信了吗?哪能这么巧,啊,门口的灭火器不知道用啊,你们当我是傻子啊。”

    我举起手:“田队长,这件事是我做的,和他们无关。”

    “又是你。”田大队长指着我:“你给我惹得麻烦还不够多吗,当年那件事一直……”

    说到这,田大队长脸色一沉,似乎想到了不堪回首的往事,他的眼神闪动了下,随后摆了摆手:“算了,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他加重了声音:“但是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过了,你们三个都跟我回警局,好好交代清楚,说说你们的目的,你们要干嘛。”

    田大队长给我们三个戴上手铐,动作行云流水,我知道他怒火当头,也不再说什么,不过确实也没有什么好反驳的,田大队长推着我们:“奶奶的,都给我出去,坐上警车回警局。”

    一路上田大队长都在抱怨:“你说我这是招惹了什么星君,非要派下来这三个人给我捣乱,接连两天,接连两天啊,一下子整出了三条人命,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哎。”

    听到这话我倒有点不舒坦了,张口说:“田大队长,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这三个人死的非常离奇,可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有些话可不能乱说。”

    杨大宇在一旁附和:“对啊,我们啥都不知道。”

    田大队长扭过头,一脸阴森:“你们要是和这事没有一丁点关系能焚尸吗?这肯定是毁灭证据,今天一早看到你们三个我就觉得不对,你们三个昨晚一起做什么去了,这我可不知道,还有今早的时候,杜伟韬明明说了宁愿辞职都不愿意验尸,现在又突然同意了,这难道不是疑点吗?”

    杜伟韬诧异的看着我:“难道说昨晚我真的和你们两个在一起?”

    说完这话,他又转过头,诧异的看着田大队长:“我今天早晨说了这些话吗?为什么我不记得了,没有一点印象。”

    “你可不要跟我装傻。”

    田大队长咧着嘴,扶了扶帽子:“你说这话的时候,现场可不止我一个人,我也是有证人的。”

    杜伟韬身体微颤了下,扶着我激动的说:“难道说,你之前告诉我的都是真的?”

    我扬了扬眉头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杜伟韬一脸惶恐,眼睛里填满了疑惑的神色,一双手不安的揉着,他喃喃:“这怎么可能呢,这不符合常理啊,这个世界上绝对不可能有这种事情的。”

    一旁的杨大宇也摇了摇头:“不可能,这不可能。”

    “什么可能不可能的。”

    田大队长被我们搞迷糊了,不解的盯着我们三个,他坐在前面,微皱着眉头,我们没有回答,各有所思的坐在车里,心头颤动着。

    警车由一名法医开着,他的技术娴熟,在夜色里缓慢行驶着,因为今天的天气不太好,晚上黑的比较快,此刻路面两边已经亮起了路灯,本该是下班时间,奇怪的是路面上并没有看到川流不息的车辆,我的心里疑惑重重。

    正走着,路面上的灯光闪烁了起来,就好像是线路接触不良,路灯忽闪忽灭,很可能一下子就会陷入黑暗之中。

    “田队长,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呢?”

    负责开车的法医开口问起了情况:“这个点,按理说道路上不应该有很多车的吗?还有啊,你们这的路灯也太邪乎了吧,怎么忽闪忽灭的,就好像短路了一样,这么一大片就没有人来修理吗?”

    田大队长看着窗外,眉头皱的深沉:“是啊,这是什么情况,你还别说,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了,这种情况还真是从来没有遇见过。”

    我看车窗外的世界非常阴沉,黑暗中透露着一丝诡异,远处的天空乌云密布,看不到星光和月亮,路灯照耀下尽是惨淡荒芜的光景。

    我的心里凉了一大片,隐隐有种直觉,那东西很可能又来了。

    外面的风声呜咽又苍凉,我在车里观望着,魂不守舍的,周边的路灯发出了乌拉的声音,就好像是漏电电流碰撞发出的声音。

    突然只听“滋”一声,不远处的电线冒出了一道火花,然后四周的路灯全都灭了,就连我们的车灯也灭了,我们顿时陷入了黑暗里。

    “这是咋回事?”杨大宇慌里慌张的问。

    “谁能知道。”田大队长说了句。

    我瞅着窗外,浓密的夜色之下,什么都看不清楚,黑暗像一张大网,把我们裹的密不透风,我们仿佛成了隐藏在黑暗中野兽的猎物,它在蠢蠢欲动着,就要迫不及待的伸出爪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