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十三章

    法医把车停了下来,胡乱的拍打着方向盘前部的位置,疑惑的说:“上面出现了短路灯灭了就算了,这车灯不应该灭啊。”

    他从车前面找了半天掏出了一个手电筒,拉开车门,似乎想下去,我忙阻拦:“这个时候千万不要下去,外面有东西。”

    法医扭过头,不屑的说:“又不是在荒郊野外,这里能有什么东西。”

    我再次提醒:“有脏东西,通俗点来说很可能是鬼,你绝对不能下去。”

    法医讽刺的笑了下,对我的话置若罔闻,他拿着手电筒走出了车外,开了手电筒。

    灯光照亮下,依稀可以看到远处的场景,道路上空荡荡的,周边的建筑全都灭了灯,冷风扑朔,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我们来到了一座人迹罕至的鬼城。

    我紧张的张望着,就怕他出现什么事,田大队长犹豫了会,不知从哪里摸了把手电筒,也准备走下车,我快速拽着他:“你就不能再出去了,这件事非常严重,一不小心就可能出大事。”

    田大队长不信我,从他探究的神色中就可以看得出来,我劝说:“我是好心这才拉住你,再说你呆在车里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坏处,你不妨等一等,要是没什么事,你再下去也不迟,当然如果发生了什么事,你在车里也不会受到什么危害。”

    杜伟韬说:“田大队长,你就信他一次吧,我也觉得这件事不简单。”

    田大队长坐在了原位置,眯着眼思考着,这时,只听远处的法医说:“真是奇了怪了,就连手电筒也没电了。”

    他在远处拍打着手电筒,看样子心浮气躁的,突然,警车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触动了报警器。

    我的心里格外慌乱,杜伟韬和杨大宇面面向觎。

    法医转过了视线,诧异的看着警车,警车的前车灯亮了起来,忽闪忽灭,法医被强光照到,用手捂住双眼。

    我们看到他的背后,被这一幕惊吓到了,就连田大队长都握紧了手电筒哆嗦起来。

    法医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身后站着一个满头黑发的女子,瀑布般的头发拖到了地面上,幽长的指甲正朝着他伸过去。

    我焦急的探出头,对着他大喊:“快点回来,你的身后有东西。”

    法医像傻子一样立在那,一动不动,那个女尸的头发已经蔓延到了法医的身体上,慢慢的将他包围,他很快就变成了一个紧裹的粽子。

    杨大宇吓坏了,不时哆嗦着,紧紧拽着旁边的杜伟韬,杜伟韬一脸惨白,同样不知所措。

    田大队长猛地打了个激灵,扔掉了手电筒慌乱的坐到了驾驶座,开始发动引擎。警车嗡嗡作响,可就是开不走,前车灯闪烁不停,光线和黑暗交叠下,恐怖惊悚的场景不时在我面前呈现。

    田大队长不安的拍打着方向盘,只听轰隆一声,警车总算有了动静,田大队长猛地加速,车子向前冲去,前面的法医被撞飞了,跌倒在远处的地面上,血肉模糊。

    这时,四周的灯光相继亮了起来,车子恢复如常,明亮的光线下,四周的场景无比清晰,那个女鬼早已消失不见,停留在视线里的只有那个躺在地面的法医,仿佛刚才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队,队长,你杀人了。”杨大宇惊恐万分的捂着嘴说。

    田大队长看着眼前的一切,十分慌张的摇着头说:“不,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他不是我杀的。”

    “可是我明明看到了,是你开车撞过去的。”杨大宇辩驳。

    “我说了我没有杀人。”

    田大队长转过头来,紧握着拳头,因为愤怒和恐惧,眼睛里填满了血丝,说到最后,带着哭腔:“我说了,我没有杀人,是那东西,那东西造成的幻像,让我撞了过去,它趴在了我的车上面。”

    “它趴在了你的车上面?”

    田大队长焦急的回复:“对,它就在车前面,我吓坏了,就想开车撞死它。”

    我疑惑的皱起眉头:“可我刚才看到的不是这样,我明明看到它在那名法医身后。”

    我的心里一团乱麻,难道说那东西给我们弄了不同的幻象?

    我看了看杨大宇和杜伟韬,他们纷纷说:“我看到那东西在车头,对着我们张牙舞爪,特别恐怖。”

    我摇了摇头,为什么我会和他们看的不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大队长喉结耸动着,呼吸急促,他掏出手枪,颤巍巍的走了下了车,杨大宇惊慌的说:“田大队长,你要干嘛,不要命啦?”

    田大队长转过身,发颤着说:“我要看看他怎么样了,如果他要是真死了,我可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杨大宇顿了顿:“可是……”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不过现在既然路灯已经全亮了起来,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了,想必田大队长意识到这件事才会走下车的。

    不过他还是很小心,慢慢靠近法医,然后试了试鼻息,我只见他身体一僵,随后失魂落魄的对着我们说:“死了,他死了。”

    说着说着,田大队长傻笑起来,在原地转着圈,就好像在跳舞,周边的路灯恢复后,有不少车从这里经过,有些司机对着这一幕拍起了照片。

    我仿佛已经看到了明天的报纸头条,田大队长穿着警服,拿着手枪,在尸体面前晃悠着,就像一个炫耀的胜利者。

    “他这是咋了?”杨大宇忍不住问。

    杜伟韬说:“可能是受惊过度,没有承受的住,他,疯了。”

    我惊呼了口气:“这不可能吧,他做了这么多年警察,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杜伟韬解释:“可是他没有见过那东西,而且他无缘无故杀死了一个人,搞不好明天就会坐牢的,我们队长是骄傲的人,一个制约犯罪的人,突然之间呆在了监狱和罪犯为伍,你觉得他会受得住?”

    我摇了摇头,杜伟韬说的不无道理,四周车来车往,有不少人对着这边拍照,不多会就连记者也来了,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对我们百害而无一利。

    我忙走下车,对着他们两个挥手:“快把田大队长带走,有什么事我们回警局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