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十五章 我是灾星

    下午,我们接到通知,田大队长意图谋杀法医,证据确凿,那组证据是昨晚的路面监控视频,还有各个司机拍的照片。

    我通过自己的关系搞到了视频,心慌意乱的打开了,画面一开始,我的便紧张的搓着手,既然监控是真实的,那么肯定能找到他们两个,说不定还能看到那个东西,不过越看到最后,我的心里越凉。

    视频上只有田队长开着车把法医撞倒在地,然后队长拿着手枪走出来,试了试法医的鼻息。

    这些都是我昨晚所经历的,印象深刻,可是,为什么没有杨大宇和杜伟韬,那个东西也没有看到,甚至连我的身影都没有。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难道说这是我以前失忆症留下的病根,喜欢幻想,给自己创造不切实际的画面?

    这不可能!

    我托关系,通过交警大队找到了前一天晚上的视频,我深深地记得,那天晚上我朝着一具女尸开了枪,可是打开视频后,我再次被画面刺激到了,上面显示,我确实在那条路面上呆了一个夜晚,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我在那徘徊,像是梦游。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太难以置信了,简直颠覆了我的世界观,一名警员问我:“明哥,你怎么了,怎么满头大汗的?”

    我忙拽着他问:“我们警局不远处的尸检所你知道吧。”

    他对着我点头:“当然知道啊。”

    “那里面的法医是谁,你清楚吗?”

    “这个必须清楚,整个警局都传的沸沸扬扬,他叫做黄立军,昨天晚上被田队开车撞死了。”

    “什么。”

    我瞪大了双眼,这些信息冲击着我的大脑,我头痛欲裂,捂住自己的头,快速跑出了门外,身后的警局还在叫着:“哎,你干嘛去。”

    我什么都不管,冲出警局一直跑,一直跑,穿过马路时,一辆大货车飞驰而至,在我面前来了个急刹车,我吓得一屁股坐下,额头流出了豆大的汗水。

    司机气急败坏的对着我嚷嚷:“操,特码的不长眼睛啊。”

    我惊慌失措的站起来,继续跑,等累了停下来,我已经到了总局。

    我搞不清楚为什么会跑到这里,冷飕飕的凉风钻进衣服里,我全身颤抖了下,耳边回响起了田队长的话:“如果你想知道当年的事情,别忘了来找我。”

    我咽了口吐沫,对,我是来找他的。

    我在总局认识一些朋友,请求了许久,他们才同意我去见田队长。

    田队长脸色阴沉的可怕,他穿着囚服带着手铐,冲着我诡异的笑:“你总算来了。”

    我忙问:“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说我是祸星。”

    田队长咧了咧嘴,眼睛歪斜着:“因为当年那件事情因你而起,如果不是你,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是你让大家卷入了这场深渊。”

    “原来你记得昨晚说的话。”

    我的全身颤栗着,这说明昨晚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我再也控制不住,激动的拽着窗口的铁棍:“快告诉我杨大宇和杜伟韬他们在哪?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嘿嘿笑着:“只要卷进去就再也无法翻身了,你谁也帮不了,包括你自己。”

    诡异的笑声冲击着我的耳膜,我的心仿佛跳到了极致,快要从喉咙里跃出来,我看到了田大队长血红的眼睛里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我大声质问:“你不是田博文,你是谁,快告诉我你是谁?”

    他继续笑着,笑的狂烈,身体晃动着,脸部扭曲成了诡异的姿态,旁边的警员快速把田大队长带走,嚷嚷着说:“犯人又疯了。”

    我失魂落魄的离开总局,慌乱又不知所措,最终他还是没有把当年的一切告诉我,不过可以从他的口中得知,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包括杨大宇和杜伟韬,他们两个确确实实存在,是我的兄弟。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漩涡,风暴将我淹没,我的眼睛变得混浊不堪,剧烈的疼痛感席卷了全身,我蹲下来,无助的握住自己的左眼,搓揉了一会,手心里是触目惊心的鲜红。

    我的左眼又流血了。

    我回到警局,继续询问杨大宇和杜伟韬的下落,大家都觉得我疯了,他们告诉我说这是不存在的两个人,就连我的女朋友赵婷婷也告诉我,警局里没有这两个人,我喃喃着,他们到底怎么了?失忆了吗?

    我回到了家里,带着自己的包裹去了灵水村,从尚乡村路过,我看了眼那条深色的小溪,万村长门前的小溪里并没有什么遮挡物,那么为什么那天女尸就停留在这呢?

    一连串的疑惑填满了我的大脑,我看着远方高大茂密的山林,阴风阵阵,树叶呼啦啦响起,心里涌出了冰冷的凉意。

    “你要去哪?”冷不防背后冒出了一句话。

    我吓了一跳,因为这声音太诡异了,是沙哑古怪的声音,我这一看,又是一惊,竟然是万村长,不知为何,两日过后,他显得更加苍老年迈,头发稀落落的,皱纹横生,就连嗓音也变了。

    我说:“我去灵水村。”

    他猛地一怔,眼睛差点没有凸出来:“你小子不要命了呀,去那里干嘛?”

    我说:“我想点调查点事情,非常重要的事情。”

    他咳嗽了下,眯着眼问我:“有多重要?”

    我沉重的回答:“事关生死。”

    “你确定要去了吗?”

    我郑重点头:“不得不去。”

    如果不弄清楚这件事,我将会面临生命危险,或许还可能失去身边的人,就像杨大宇和杜伟韬一样,他们两个就像人间蒸发,踪迹全无。

    万村长想了片刻,沉声说:“好吧,如果你要去,我给你指条明路,你一定要按照我的要求去做,要不然你很可能走不到一半就死了。”

    我心里狐疑不定,想了想,忙说:“你请说,我一定会按照你的要求做的。”

    万村长从兜里掏出一个香袋递给我:“这是我以前在寺庙求的,你带上它,可保你平安,切记走在路上时,把里面的香料洒到身上,如果到了晚上,可以点燃一些。”

    我忙说谢谢,紧紧握着那个香袋,用鼻子嗅了嗅,有一种奇异的香味飘了出来,像是麝香的味道,却又感觉不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