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十六章 奇怪飞眼鸦

    万村长指着上面:“你一直顺着那条小道走,山林茂密,野怪常有出没,甚至有可能碰到怪异的东西,如果遇到什么事情,切记不要回头。”

    我再次点头,经过万村长指点后,上了山路,可能是长久没有人走动,道路崎岖难行,荒草已经把原来的路径覆盖了,茂密的山林之下,十分阴暗,我走着慢慢就找不到了路。

    远处是漫野的杂草,草丛之中有什么东西探着头,我有些恐慌,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这时身后的路径也不见了,我迷失在了森林里面,不知所措。

    “扑棱”一群黑色的乌鸦飞上了枝头。

    那是一大群肥大的乌鸦,它们的眼睛透露着红光,直勾勾的盯着我,我心头不由得一颤,我说怎么觉得刚才有东西在草丛里探头探脑,原来是这些乌鸦,只是它们的眼睛为什么是红色的呢?

    我感到很诧异,往前走了走,闻到了一股腥臭味,低下头才发现,我的身旁是一具腐烂的尸体,尸体千疮百孔,恶臭扑鼻。

    我这才明白,原来那些乌鸦正在啃噬他的血肉,它们盘旋在我的头顶,诡异的尖叫着,加速了我心里的恐惧。

    我忙不迭的往前跑,跑了一大截,停下来歇了会,想起万村长的话,赶紧把香袋拿出来,然后往衣服上洒了些香料,我怕效果不够,又掏出易拉罐瓶子点燃了些,一股奇异的香味将我包围,我心满意足的点着头,这下总该安全了吧。

    阴风从背后刮过,背后突然一凉,我顿觉不对,回过头时,几个人站在远处正朝着我招手:“救救我,救救我,留下来陪我们吧。”

    他们的面部已经腐烂,流着惨红的血,突然冒出来许多这样的人,我被这一幕吓到了,拔腿就跑,也不管累不累了,这一下浑然不觉跑到了村子里。

    竖立在我面前的是一座破旧的石碑,上面雕刻着“灵水村。”

    我蹲下来猛烈的喘着气,忙从包里掏出矿泉水喝了几口,这一趟跑的,快要了我半条命。

    这时,身边飘出来一句话,声音很是古怪沧桑:“小伙子,你是从哪里来啊?”

    我被这句话惊到了,以为是后面的东西追过来了,快速回过头寻找着,视线所及之处,满眼荒芜,没一个人影。

    “朝哪看呢?我在你前面呢?”

    我快速转过身,这才看到在我前方左侧站着一个人,他披着大衣,这身高估计也就只有一米四,胡子拉碴,一边抽着旱烟,一边瞅着我:“怎么,没见过人啊?”

    我忙摆手:“不是,只是有些惊讶。”

    他挑了挑眉:“你是从外面来的?”

    我说:“对,我是从山下上来的,你们村可真难找,用了我好长时间,这一晃都快晚上了。”

    他吐了口烟雾,摸着胡子说:“你这算是快的了,有些人想要找进来估计需要好多天,还有些人啊,永远也进不来。”

    我不由得窃喜了下,看来就连上天也在帮我,万村长给我的香料应该是很有作用的,要不然哪能这么快就过来了。

    他顿了顿,叹息了声:“不过能进来也不代表是好事啊,我看你印堂发黑,很可能要出事啊。”

    “什么?”

    我慌乱的抬起头,这时他已经不见了,眼前的地面空荡荡的,他仿佛从未出现,我在四周找寻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他的身影,我揉了揉眼睛,难不成又出现了幻像?

    一只乌鸦从我头顶飞过,发出嘎嘎的声音,只听“噗”一声,那只乌鸦落在了我的面前,我定睛一看,心里慌了神,快速揉了揉眼睛,这只乌鸦太奇怪了,它咧着嘴,眯着眼睛,这种神情简直就像一个人啊。

    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只听一个人说:“这飞眼鸦被我打下来了,就落在这不远,好好找一找,超度一下吧。”

    什么飞眼鸦,是指这只乌鸦吗?我诧异的又看了眼,只觉得这乌鸦体内仿佛住着一个灵魂。

    脚步声停了下来,我这才发现停在我面前的是两个小伙子,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他们看到我惊喜的说:“阳哥,你咋来了,都好几年没见了,我可想死你了。”

    他询问:“怎么样,这几年过的还好吗?”

    我一脸迷茫,什么阳哥,这是什么情况,我明明叫做刘明,还有我不认识他们啊,这两个小伙子面孔太陌生了,完全没有一点印象。

    我说:“你们可不要搞错啊,什么阳哥,我叫做刘明,以后你们可以叫我明哥。”

    “你就是阳哥,几年前你来过的你忘了吗?哦对了。”他似乎响起了什么,赶忙捂住嘴,再也不说话了。

    我不解的问:“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你们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说实在的,我的心里也挺慌乱的,最近发生的事情太离奇了,已经到了什么都有可能的地步,如果真有一个叫什么阳的人和我相似也不是没有可能,他们或许认错人了。

    果不其然,一个小伙子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我可能认错了。”

    通过了解我才知道,这两个小伙子一个叫做虎子,一个叫做阿顺,他们家就住在村口不远,走的时候,他们顺便捡起了地上的乌鸦,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我问:“这个乌鸦好奇怪啊,总觉得像个人,你们把它收起来,是有什么用吗?”

    想到他这里穷乡僻壤,没什么吃的,我紧张的说:“你们不会拿它下锅吧。”

    想到它的面孔,我的心里紧张起来,这么怪异的乌鸦我可不敢吃,而且这些乌鸦说不定和树林里那群一样,是吃人肉长大的,我哆嗦了下,实在不敢想了。

    阿顺回过头说:“我们才不会吃它呢,我们要把它带回去,给它做超度,好让它轮回。”

    我忍不住笑了,这果然是一个诡异的村子,如果说人死了,找人做超度情有可原,这可是一只乌鸦啊,一个普通的小动物,虽然是有那么一丝不同寻常,但也不用这么夸张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