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十七章 鬼手触摸

    突然想起一事,我问:“你们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个老人,大概一米四左右,穿着厚厚的衣服,抽着旱烟,胡子邋遢,给人的感觉脏兮兮的。”

    两个人摇了摇头:“没有看到,怎么,是你的朋友吗?”

    我说:“不是,是你们村子的,刚才我和他聊天,才一会人就没了。”

    虎子坚定的摆了摆手:“我们村子没有这个人。”

    “什么?”

    我惊呼了口气,那个人刚才明明就在那,看他的样子应该在这村子里生活很久了。

    我转过身,身后空荡荡的一片,凉风卷过来,我全身颤栗了下,忙问:“你们这里除了村子还有别的地方可以住人吗?”

    两个人再次摇头:“村子是最安全的,外面不可以住人。”

    我喃喃,“可是刚才我明明看到了那个人啊,活生生的一个人。”

    他们两个对视了眼,阿顺笑着说:“你就不要想多了,这件事我们会调查的,你不辞辛苦来到这里,先去我家歇歇脚吧。”

    “我从外面来到这里你们就不好奇吗?”我忍不住问。

    虎子笑了下:“如果是你的话,我们就不好奇。”

    “为什么?”

    我疑惑不解,难道我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或者说他们对我有所了解,曾经就见到过我?

    想到之前他们叫我阳哥,我就觉得不对,几年前追查大学生遇到恶灵事件时,我应该来过这里,很可能几年前他们就见过我,要不然开口第一句话也不会说都好几年没见了。

    可是我叫做刘明啊,难道说那时候我是化名来的,又或者说我在这几年改了名字,原本叫做什么阳?

    我困惑不解,心头乱糟糟的,他们两个笑笑没有回答,慢慢走着,我严肃起来,快速拦住他们:“你们得和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顺拉着我:“走吧,先去我家,慢慢会告诉你的,你就不要疑神疑鬼了。”

    我将信将疑,被他们拉到了家里,这时候已经晚上了,两个人点上了油灯,房间里明亮了起来,门外凉风呜咽,一只野猫叫起来,就像小孩子在哭,这声音让人心里无比忐忑,背脊发凉。

    不知为何,我的背后突然疼痛难忍,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啃噬我的骨肉,我慌乱的脱掉上衣,对着阿顺说:“帮我看一下我的后背,好疼啊。”

    阿顺举起油灯,慌张的说:“明哥,你这背后有一道青黑色的手印。”

    我全身颤了下,不可置信的扭过了头,可惜是在身后我又看不到,虎子拿来了镜子,映着灯光,我才隐隐约约看到了身后的印迹,那是一个宽大的掌印,就像烙进了皮肤。

    我突然想到了死去的那个女尸,当时杜伟韬给她做尸检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了她脖子上的那条印迹,杜伟韬说那不是挤压造成的,也不是中毒留下的,就好像是一个胎记,可是我特码从来没有这样的胎记啊。

    虎子问我:“你来的路上是不是遇到什么了?”

    我说:“我遇到的东西可多了,全都是稀奇古怪的玩意,说出来恐怕会吓到你们。”

    阿顺说:“你应该遇到脏东西了。”

    本来还以为会吓到他们,未曾想倒是他们主动提了出来,他们两个非常冷静,对于这样的事情好像见怪不怪,我对这个怪异的村子再次猜测起来,难道说他们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

    吱呀一声,破旧的木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昏暗的光线下,可以看到他高大的身影,阿顺叫了声爹。

    这人看到我,显然大吃一惊,不过很快缓过神来,对着我说:“你好,我是管德柱,这家的主人。”

    “管的住?”

    我在心里念了下,这里的人名好奇怪,我听人说过以前乡下人都喜欢取一些贱名字,比如大猫阿狗啊,名字贱容易养活,但他们名字,好像又与之不同。

    他安静的注视着我的眼睛,喃喃:“看来快要出来了。”

    突然甩过来这样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我不解的问:“什么快要出来了?”

    他大有深意的回答:“真正的你。”

    我更加诧异了,难道说现在的我不是真正的我吗?我这一切正常啊,我拿过镜子,仔细的打量着自己,除了身后那个青黑色的手印,再没有什么异样。

    我呐呐的说:“你这什么意思啊,给我说清楚。”

    他笑了笑,视线移到我的后背上,话锋一转:“你这手印确实是不干净的东西弄上去的,应该是被鬼手摸了。”

    我抽了口气:“原来你也见过鬼。”

    他笑而不答,凑近我的身体闻了闻,又拿起我的衣服闻了闻,翻找起来,我靠,我吓得跑到一边,老子可不是钙片,我性取向正常。

    他从我兜里掏出了那个香袋,扬了扬头,说:“看来有人给你设了套,怪不得我看你眼睛的时候觉得不对。”

    “什么情况。”

    我缩在墙边看着他,就怕他做什么不轨的事情,他们三个,我一个人,以一敌三,结果不言而喻,为了自己的清白,就算死,我也要抗争到底。

    阿顺疑惑的问:“爹,那个香袋有什么问题吗?”

    管德柱眯着眼睛说:“这个香袋大有问题。”

    我忐忑的说:“这个香袋能有个球问题,只是一个老人送给我保平安用的。”

    管德柱把香袋放在手里,问我:“你把这里面的香料洒在了身上对吧?”

    我说:“我不但把这些香料洒在了身上,还用火点燃了一些。”

    “这就说的通了,你在来的路上看到了不少不干净的东西对吧?”

    我快速点着头:“对,我看到了不少那东西,这一路可把我吓坏了。”

    他把香袋放在手里,反问我:“那你知道这里面是什么香料吗?”

    这我还真闻不出来,因为用途不同,市场的一些香囊用的香料也会不同,但是大多数都是一些中药,比如白芷、川芎、芩草、排草、山奈、甘松、马鞭草,茴香等,但是这个香料,很奇怪,带着奇异的香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