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十八章 灵犀角香

    见我答不出来,管德柱把衣服扔给我,冷静的说:“有一种香料,或许你们都没有听说过,它是用一种犀牛的角磨制而成的。”

    他默默念着,生犀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忘川之畔,与君长相憩,烂泥之中,与君发相缠,寸心无可表,唯有魅一缕,燃起灵犀一炉,枯骨生出曼陀罗。

    这句话非常熟悉,我好像在哪个网剧中听过,这个时候我总算明白他的意思了,也就是说万村长给了我这个,就是想让我看到脏东西,并不是想要帮我。

    平时我喜欢看一些稀奇古怪的书,记得有一篇文说古书上记载,有一种犀牛名通天犀,有白色象线一样贯通首尾,被看作是一种灵异之物,所以叫做灵犀。

    唐代大诗人李商隐也曾有诗云:“身无彩凤双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这里的“灵犀”就是指犀角的“通灵。

    我恍然大悟,胡乱的拍打着衣服,希望可以把那些香料全部拍掉,原来万村长一直在骗我,他让我拿着这东西上山,不是明摆着想让我送死吗?奶奶的,等我回去了一定找他算账。

    “怪不得这一路上看到了这么多不干净的东西,身后也莫名其妙的多了这么一道手印。”

    我越想越气,忙说:“管叔你把它扔了吧。”

    管德柱把这东西收了起来:“扔就算了,以后留着或许还有用,先说说你吧,不在你的市里好好待着过日子,来这里干嘛?”

    我无奈的说:“你以为我不想好好过日子吗,如果我不来,或许这几天我就会死在那。”

    虎子猛然一惊,忙问:“明哥,你这是遇到了什么事吗?”

    我生气的说:“这还不是因为你们这死了一个人,从溪水里冲到了下游,自从接触到这具尸体,我们局就一直不得安宁,我也因此卷入了一起灵异事件之中,我的两个兄弟不见了,我们队长也坐了牢,如果我再不来调查清楚,恐怕我也活不过几天。”

    管德柱沉重的说:“这两天我们村确实失踪了一个女人,大家一直在寻找,就是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原来是被溪水冲到了下游,怪不得一直找不到。”

    “你们溪水的源头在哪,我要去看看。”

    管德柱说:“今天天色已晚,你先休息一晚,明天我让他们带你去吧。”

    我说好,阿顺把我带进了一个阴暗的房间里,掌了灯房间里才明亮了些,这个房间很狭窄,里面还有一道门,那道门已经很破旧了,上面好像贴着一道黄色的符纸。

    阿顺提醒:“今天晚上老老实实睡觉,不要乱走,尤其是房间里的那道门,不要打开。”

    我疑惑的点了下头,阿顺关上门走了出去,我快速趴到门边,隐约听到阿顺对管德柱说:“爹,我今天捉到了一只飞眼鸦。”

    管德柱叹了口气说:“给它超度一下让它走吧。”

    虎子在一旁说:“管叔,今天的事不对,我总觉得是有人在背后操纵,就像当年一样。”

    管德柱重重的说:“我也看出来了,当年的事情或许只是完成了一半,现在背后的那个人又回来了,最近你们要密切留意四周,悲剧不能再重演了。”

    说完他们各自散了,客厅里的灯也被吹灭了,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有些压抑苦闷,想到他们说的话,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我终究还是没有忍住走出了门外。

    外面漆黑一片,我看着空荡荡周遭,蹑手蹑脚的走着。

    刚走出大门就看到了远处的阿顺和虎子,他们两个跪在地上,烧着纸钱,好像在说着经文,我听不懂,而他们面前赫然放着一只黑色的乌鸦。

    等这快结束的时候,阿顺才说了句我可以听懂的话:“愿这硝烟与抵抗的杀戮永远止息,愿一切的苦难婴灵早得安乐。”

    我皱起眉头,明明是只乌鸦,怎么和苦婴联系在一起了,真是太奇怪了,简直不能用常理来形容,我到底来到什么村子?

    见他们快要站起来,我快速返回,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猩红的火苗跳动着,就像是我的炙热不安的心,我看了眼那道封闭的房门,举起油灯解开了黄色纸符,推门走了进去。

    里面黑漆漆的,带着腥臭味,这道门仿如一张巨口,我忐忑的走着,前面竟然又是一道门,和之前一模一样的木门。

    我再次解开纸符,推门而进,里面的场景更是一模一样,而我这一口气接连推开了二十多道木门,就这样一直走仿佛永无尽头。

    我被这样的场景惊骇到了,我记得之前来到他家门前的时候,特意打量了一下,加上院落,他家并没有多大,可是一连串走了二十多个房间还没有到尽头,这是违背常理的,我摇着头,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可是事实告诉我,这不可思议的现象确实发生了,我用油灯烤着我的手,非常疼痛,这不是在做梦。

    突然“啪”一声,房门关住了,我心慌意乱的跑到门前,再也打不开了,两边的门都打不开了,就好像有人锁住了。

    我用身体猛烈的撞击着木门,依旧打不开,看似破旧的木门就像铜墙铁壁般牢不可破,我无助的坐下,不知为何,越来越困,再也坚持不住,倒在了地面上。

    清晨,我被一阵鸡鸣叫醒,猛地一下坐了起来,这时,我发现自己躺在了温暖的床上,阿顺看着我,笑着说:“明哥你醒了。”

    我指着一旁的房间,忐忑不安的说:“你,你那个被封住的房间太诡异了,进去了之后全都是房间,一个接一个,就像无底洞一样。”

    阿顺一愣:“这不可能啊,你做梦了吧,那里面只有一个小房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