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十九章 阴阳眼

    我不信,快速走下床,再次推开了那道门,果然里面只有一个房间了,这太诡异了,不过里面的气味依旧腥臭无比,我问:“为什么昨晚你提醒不让我进去。”

    阿顺说:“这个小房间里平时都会放一些我们捕来的野味,时间久了,有时候没有清扫,又腥又臭的,会影响休息的,不适合进去。”

    “那你们门上贴着黄色纸符是怎么回事?”

    阿顺解释:“我们家比较信仰这个,觉得杀生是不好的事情,可是为了生活也没办法,所以就贴了个纸符,算是悼念吧。”

    我又想起了昨晚的那个乌鸦,他们超度的时候,面对的就好像是一个人,最主要的是,那只乌鸦的笑容和眼神真的好像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可我觉得这种感觉非常真实。

    阿顺搓了搓手:“你不是说要去溪水的源头看看吗,等会我和虎子带你过去,你先整理一下,我们在门口等你。”

    我快速穿好衣服,看到手腕上火烧的痕迹,全身定住了,这不是我昨晚用油灯烤的痕迹吗,当时我觉得很痛,所以非常确定我并不是在做梦。

    我再次打开了那个房间,里面空荡荡的,还是没有出现那道门,我捏了下自己的脸,痛感袭来,我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幻象了。

    阿顺带着我来到了溪水源头处,原来在山头有一个天然形成的水池,听他说他们这里人叫这个地方为天池,因为村里的人都是在这里取水,天池养育了他们村庄世世代代的人,这里的水非常清澈,完全不似万村长门前幽暗的溪水。

    虎子咳嗽了下:“明哥,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村的王寡妇是从这里跌下去,然后被水冲走的?”

    我说:“暂时还不确定,只能顺着下游这个方向检查一下。”

    阿顺提醒说:“就算是从这里跌进去的,你也不能让村民们知道。”

    我问为什么,阿顺说:“这是村民们最敬仰的地方,决不能让它沾上了污渍,而且有些村民蛮不讲理,会说你乱说话,把你赶走的。”

    人言可畏,我倒是体会过,便点头说:“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乱说的。”

    我们沿着溪水到了一处石台处,我望着缓缓流淌的溪水,眼睛跳动了下,一种揪心的疼痛从左眼处传来,我隐约看到了一副画面。

    大雾弥漫的傍晚,茂密阴森的山林之下,晦暗秋日中的厄舍古屋远处,一个女子在缓缓流淌的溪水里敲打着衣服。

    氤氲环绕的水汽从远处蔓延过来,雾气象一张无形的网在慢慢收紧,“啪”的一声水波泛动,宛若黑洞的身侧一声尖锐的异响传来。

    女子心慌意乱的注视着远处,只觉得手下的衣服被人拽住了一般,缓慢移动,她惊讶的望着水面,瞪大了双眼,里面漂浮出来一张惨白惊悚的面庞,正诡异的对她笑着。

    女子仿佛中了魔咒一般,一动不动,对着水面嘿嘿笑着,只听“呼啦”一声,水中伸出来一只极致惨白腐烂的手,把她拉了下去,水波晃动,不多会没了声响。

    我疼痛的捂住左眼,蹲了下来,阿顺盯着我,惊慌的说:“你的左眼流血了。”

    我咬着牙说:“我看到了,那个女子被东西拉进了水里,就是从这里。”

    阿顺蹲下来,看着我的左眼,叹息着说:“终究还是没有压制住,看来这是你的命数。”

    “什么命数?”

    我惊讶的抬起头:“我的眼睛到底怎么了,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阿顺盯着我说:“你的眼睛里有东西。”

    我忙问:“什么东西?”

    昨晚管德柱说真正的我要出来了,当时我就觉得不对,我询问具体内容,他们又含糊其辞,似乎不想让我知道。

    离开村头时,阿顺明明说到了他家里,会把事情慢慢会告诉我的,这件事同样不了了之。

    果不其然,阿顺站起来转移话题,他指着溪边的石台:“村里人经常在这个地方洗衣服,这么多年了,按理说这里不应该有问题的。”

    我严肃的盯着他:“先不要说这件事,你告诉我,我的眼睛到底怎么了?”

    阿顺皱了皱眉头,在我的坚持下妥协了,他呼了口气:“你真的想要知道吗?”

    一旁的虎子提醒:“不能说,管叔明确告诉我们,知道了这件事对他来说不好。”

    阿顺犹豫了会,说:“但是一直把他蒙在鼓里也不好,当时他对我这么好,给我吃的,又送我照相机,他死后我一直良心难安,还是告诉他吧。”

    我懵了,忙说:“等等,你说的那个他是我吗?”

    阿顺说:“对,就是你。”

    我的小心脏极速的跳动着,咽了口吐沫说:“如果我刚才没有听错的话,你说我以前来过这里,并且送了你东西,还有,你,你刚才说我死了。”

    说到最后我的牙齿已经在打颤,我抚摸着自己的双手,温热的体温传来,这怎么可能是死人呢,我猛烈的摇着头,阿顺一定在说谎。

    虎子摆了摆手:“你可能听错了。”

    阿顺说:“算了,我还是和你说说你的眼睛吧。”

    他指着我:“你的左眼现在是双眼皮,你应该发现了吧。”

    我说:“对,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左眼突然变成了双眼皮,最近看到不干净的东西,眼睛会非常痛,有时候还会流血,非常奇怪,我去过医院检查,但是他们找不出什么症状。”

    阿顺大有深意的说:“他们当然查不出来,因为这不是病。”

    我惊慌的问:“那这是什么?”

    “这是阴阳眼,八卦书上记载,单眼皮称之为阴,双眼皮称之为阳,你原本是阴眼,但是自从你看到了那种东西之后,一次又一次,阳眼受不了刺激,它觉醒了。”

    我的身体晃了晃,这信息量太大,我得缓一会,阴阳眼我是听说过的,听说开启了阴阳眼,可以看到不干净的东西,能够通灵。

    他的意思说,因为看到了太多不干净的东西,阳眼才出现了,我的心里不禁涌出一种猜测,或许万村长并没有杀害我的意思,他给我犀角香,最想做的应该帮我打开阳眼,那么他的目的何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