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二十一章 惊人一幕

    “吱呀”一个老婆婆探出了头。

    她的脸上皱纹横生,留着满头脏兮兮的白发,抬起头的时候,我的心里莫名一紧,只见她的双眼发白,没有一丝光泽。

    阿顺小声说:“她是瞎子。”

    老婆婆扒拉着木门,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她佝偻着身子,弱不经风的拄着拐杖,一个人住在这荒凉的屋子里十分可怜。

    我说明来意:“婆婆,我是警察局的,我们在山下发现了你女儿的尸体,今天来想了解一下你女儿的事情。”

    老婆婆听罢脸色苍白,抖动着双手:“你,你们发现她了?”

    我说对,向婆婆说明了王寡妇奇怪的死因,询问了下她死前有没有什么反常的行为,老婆婆一直摇着头,那双眼睛转动着。

    在门口聊了半天,也没见她让我们进去的意思,我透过门缝发现她的房间里漆黑一片。她虽然看不见,感知力却十分超人,故意拉上了门,我觉得她这里透露着古怪,说了几句便走了。

    回去的路上,我问阿顺:“这个婆婆多大了?”

    阿顺说:“有一百多岁了吧。”

    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一百多岁了,身体状况肯定不好了,她又是瞎子,一个人是怎么生活的?”

    阿顺回答:“以前王寡妇在的时候照顾她,现在的情况,我们也不太清楚。”

    这个婆婆给我的感觉很怪,尤其是那双眼睛,我并不是没有见过瞎子,他们的眼睛往往没有聚焦,空洞,没神,但是这位老婆婆不一样,她的眼睛里全是眼白,就好像一直在翻白眼。

    快晚上的时候,我一个人悄悄摸出来,再次跑到了老婆婆家门前,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门前的那只大白鹅死死盯着我,也是翻着白眼。

    不一会,老婆婆从房间里走出来了,她拄着拐杖步履蹒跚,费了好大劲才走出门外,我在她身后悄悄跟着,想要看一下她到底要干嘛。

    老婆婆本来走的很慢,一眨眼功夫健步如飞,就连我也跟不上了,我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再仔细看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

    秋天的落叶纷飞,在我身边盘旋着,冷风吹过,我打了个寒颤,正不知如何是好,这时那些落叶组合成了一个小人,它指着前面,示意让我跟着他。

    我只想快点找到老婆婆,便鬼使神差的跟着它去了,它仿佛窃喜了声,走的十分欢快,我有些心惊胆颤了,走了一段距离,越发得不对,它带着我的方向好像是王寡妇死去的地方。

    我停了下来,这时一卷风吹过,它又化成了落叶,瞬间消失无影,我正纳闷这到底是什么玩意,一抬头,看到了远处的老婆婆。

    她脱掉了宽大的衣服,全身干枯,真是皮包骨头,远远看着就像一副骨架,她抬起头看着月亮,翻着白眼,眼珠子转动着,不知道要做什么。

    在原地呆了片刻,只见她走到河边,一个猛子扎了进去,“呼啦”一声,泛起一声水波,随后没了声响。

    我抽了口气,这老婆婆听说她女儿从这里死了,敢情不会跳下去一起去死吧?或者说下去查看情况?

    可是她这身子骨,跳进水里还不淹死?不过想到她先前出人意料的表现,隐隐觉得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在树后面等了好大会,见她一直不出来,心中疑惑重重,莫非她真的淹死了?要知道一般人可不能憋气这么久?

    我正准备走上前看看情况,水里突然冒出了大量气泡,随着一声哗,水里跃出来一个人。

    这人身材妖娆,赤着身子,露着吹弹可破的肌肤,月光下的那张脸让我惊讶的差点叫出来,我快速捂住自己的嘴巴,怔怔的看着她穿上老婆婆的衣服,然后拿着拐杖走远了。

    她的面容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正是因为她,我才有了如今悲惨的遭遇,我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她就是王寡妇。

    可是她不是已经死了吗?她什么时候回来了,而且尸体怎么从水面冒了出来,那个老婆婆呢?

    我心中疑惑不解,又等了会,见婆婆一直没有出来,便走到溪边,蹲下身看了看,这一看不当紧,水底突然浮出来一张苍白诡异的面孔,我的身体仿佛麻痹了,无法动弹,水中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慢慢的抓住了我的脖子。

    我的身体在慢慢下沉,快要窒息了,溪水将我淹没,灌进了我的耳朵,鼻子,嘴里,我瞪大了双眼,以为自己要死了,使劲的蹬着自己的双腿,可惜在水中无法使力。

    我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缠着我的双腿,拉着我不断下沉,就在我觉得快要死去的时候,不知为何,我脖子上的那双手松开了,我只感觉一双孔武有力的手把我从水中提了上来,扔到了岸上。

    我趴在岸边不断的吐着溪水,干呕起来,阿顺在一旁拍着我的后背,问:“明哥,这大晚上的你一个人跑这里干嘛?”

    我吐了口苦水说:“还不是想调查情况。”

    虎子在我面前踱着步,一边走一边说:“你要出来怎么不和我们说说,刚才如果不是我及时把你从水里拽出来,恐怕现在你已经被淹死了。”

    我干呕了会,仰起头:“谢谢你了。”

    虎子摆了摆手:“谢就不必了,不过如果你下次再去哪,一定要带着我们,毕竟这样的突发情况,我们能救得了你一次,不一定能救你两次啊。”

    我点头表示明白,阿顺问我:“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你跑进了水里?”

    我说:“还不是那个老婆婆,我看她跳了进去一直没出来,就过去看看情况,哪曾想这水里面突然冒出来一个苍白的鬼脸,我的身体无法动弹,就被水里面伸出的手拉了进去。”

    阿顺皱着眉头喃喃:“这不可能啊,为什么我什么也感受不到,这下面不应该有东西的。”

    我说:“我还发现了王寡妇,她之前从这水里走出来了。”

    阿顺摇着头:“这更不可能,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坚定说:“我看的一清二楚,怎么可能搞错呢。”

    阿顺的神情非常严肃,他把我拉起来:“我们回去吧,这件事我要问问阿爹,看他是不是知道些情况。”

    路过王寡妇家的时候,我们看到了院子里的老婆婆,她坐在树下的椅子上,正摸着那只鹅的脖子,我的心里一咯噔,这不对啊,刚才他明明在水里没有出来啊,这是怎么回事?

    阿顺诧异的看着我,他的眼神里带着怀疑和猜测。

    我说:“我可没有骗你们,之前我确实见到了老婆婆从那里跳了下去,再也没有上来,还有,我跟踪她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其实她走路是非常快的,有时候就连我也跟不上。”

    这下就连虎子也不可思议的盯着我,眼睛转了转,似有不解。

    我提议:“既然你们都不相信我,要不我们进去问问如何?”

    我们走进了老婆婆的宅院里,老婆婆听到声音猛地抬起头,白色的眼睛紧盯着我,那只大白鹅叫着朝我冲了过来,它张着大嘴,看样子是想咬人。

    老婆婆温和的说:“阿翔回来,是客人。”

    那只鹅好像能听懂人话,跑到一半又返回去,在老婆婆旁边蹲下。

    我说:“不好意思老婆婆,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

    她打了个哈欠,拍了拍嘴:“没事,有什么事就问吧,等会我就要休息了。”

    我问:“你刚才是不是出去了?”

    她摇了摇头:“我一直呆在院子里从没有出去。”

    我喃喃:“这不可能啊,我刚才明明看到你出去了。”

    老婆婆说:“我本来就是一个瞎子,身体又不好,顶多也就是在院子里走几步,怎么可能会出去呢。”

    我的脑子乱了,如果她没有出去,那刚才从她院子里离开又跳入水中的是谁?

    我打量着她的头发,很干燥,并没有湿露露的现象,她还真有可能没有出去过,可是这一切又说不通,乱像之下,到底什么才是真的?

    我继续问:“那,你的女儿回来了吗?”

    她的身体抖动了下,话语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焦急:“你说什么?你不是告诉我,她,她死了吗?”

    我知道自己说多了,忙说:“她确实死了,刚才是我弄错了,你不要见怪。”

    她的白色眼珠子转动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氛围变得奇怪又尴尬。

    我随便找了个借口快速离开,走的时候不忘看了她一眼,这一看心神更加慌乱不安,我隐约看到了老太婆嘴角勾起的笑容,狡黠又诡异的笑容。

    我的大脑凌乱不堪,接连而来的诡异事件已经让我分不清,到底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幻象。

    我本以为阿顺会更加不信任我,谁知他沉吟片刻,说:“我刚才发现了,这个老婆婆确实有点问题。”

    虎子忙问:“什么问题,为什么我一点发现都没有。”

    阿顺喘了口气,说:“不知道刚才你们有没有仔细观察她的手,我记得今天下午去找她的时候,她的手枯细如柴,皮包骨头,但是刚才我看了眼,却发现她的手晶莹饱满,就像是获得了重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