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二十二章 画皮

    获得了重生这几个字像是一股电流击中了我的心头,我跟踪老婆婆去水边的时候,明明跳下去的是老婆婆,走出来的却是王寡妇,一个大胆的猜测不禁涌出心头,她们两个会不会就是一个人?老婆婆通过某种方法获得了重生?

    虎子一脸迷茫,因为他下午没有去老婆婆家,刚才又没有看到老婆婆的双手,无法形成对比,不过他虎躯一震,说:“如果真有这事,那就有意思了,我倒想探究一下。”

    我说:“你们以前就没有见过她吗?怎么觉得你们对老婆婆非常陌生?”

    阿顺说:“你不知道,王寡妇在的时候一直照顾她,她从来都是呆在房间里,一直没有出来过,我们自然非常陌生。”

    回到阿顺家里,管德柱端给我一碗汤,不容拒绝的说:“把它喝了?”

    我有点受宠若惊,刚从水里出来,又经历了外面的冷风,确实急需一碗汤来暖暖身子。

    端着这碗汤,幸福感爆棚,我整个人感动的都快流泪了,等快喝的时候看到里面的汤料,我不禁怔住了,奶奶的,这里面黑乎乎一片,发出一股烧焦的烂纸气味,根本不清楚放的什么,能喝吗?

    阿顺期待的看着我:“明哥,你怎么不喝?”

    我问:“这里面都是什么东西啊,能喝吗?”

    管德柱笑了笑,举起碗自己先喝了一口,说:“以身试验,可以了吗?”

    我捏着鼻子,一口气把汤喝完了,怪异的味道让我整个人呛了起来,我正想问这到底是什么玩意,管德柱开口了。

    “这碗汤我加入了一些中药和秘法,你喝了之后对身体有好处,而且有着驱邪避祸的功效。”

    我膛目结舌的看着这碗精汤,吹得要不要这么离谱,一碗汤而已,还能驱邪避祸?当我是傻子吗?

    管德柱盯着我说:“从你来的那一天起,我就见你印堂发黑,势必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特意研制了这味良药,希望可以有所作用。”

    见他如此有心,我不禁感激涕零,出门在外,一切不易,能遇到这样一个对我关怀备至的人,真是不胜感激,不过无事献殷勤这句话我还是知道的,他为此做这么多,难道就没有一点别的想法?我不信没有。

    管德柱盯着我的脖子,看的我心里一寒,我忙不迭往后退了退,上次闻我的身子,已经让我产生了心里阴影,他对我这么好,莫非是基佬?看上我了?

    卧槽,越来越不敢想,我畏缩的往自己房间里退,他问我:“你跑这么远干嘛?脖子上的印迹不想消除了吗?”

    我问:“什么印迹?”

    阿顺盯着我看了下,说:“是一道青黑色的手印。”

    我摸了摸脖子,冰凉的触感下夹带着一丝疼痛,青黑色的手印再次让我联想到死去的王寡妇,刚才在水里的时候,一只苍白的手抓住了我,一定是那只手留下的印迹。

    我忙说:“那水里有东西,我这脖子上印子就是那东西抓的。”

    阿顺补充说:“阿爹,明哥看到了到了王寡妇。”

    管德柱郑重的问我:“你确定看到她了?”

    我焦急的说:“这种事我能骗你吗,事关生死啊。”

    管德柱静默的立在房间里,脸色非常严肃,那双眼睛一动不动,气氛仿佛凝滞了,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时也不敢接话了,等了会,管德柱才说:“明天带我去看看。”

    阿顺问:“阿爹,那个王寡妇家的老婆婆好像有问题,你对她了解吗?”

    管德柱猛地一颤,脸色阴沉的盯着我们:“你们去找她了?”

    我们点头,既然要查找线索,她又是王寡妇的母亲,当然是要去她那里调查一下了。

    管德柱吐了口气,沉重的说:“以后不要再去她那了,最好不要和她牵连在一起,她那个人有点奇怪。”

    我脱口而出:“何止奇怪,简直可以用诡异来形容。”

    管德柱严肃劝告:“不管怎么样,你们不要招惹她。”

    看来这个老婆婆确实厉害,就连管德柱都畏惧三分,提及她的时候,管德柱脸色都白了,那个老婆婆应该隐藏的很深,若不是被我偷偷看到了,估计大家还都以为她是寻常人呢。

    管德柱不想提及这事,挥了挥手:“行了,你们去休息吧。”

    我回到自己房间里,想到河边那一幕,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明明跳下去的是老太婆,出来的时候顿时变成了王寡妇,最主要的是,她的面色红润,肌肤吹弹可破,这哪里像一个死人的样子?

    我换了衣服趴在门缝里窥视着堂屋,等大家都睡了,我悄无声息的溜出房间,再次摸到了老婆婆家中。

    夜深人静,冷飕飕的风吹得我直打寒颤,尤其是脖子位置,真叫一个凉,管德柱本来说要给我看看的,提起老婆婆的事情,他也不管我这青黑色的手印了,我只希望这手印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我摸进了院子里,家禽趴在院墙角落,很是安静,映着月光,我打量着四周,唯独没有发现那只大白鹅。

    院子正中间的大树非常茂密,叶子随着风哗哗啦啦地响,不少树叶落了下来。

    我这一看,心里不免狐疑万分,因为眼前的这棵树是杨树,乡间有谚语说的好,前不栽桑,后不栽柳,庭院不栽鬼拍手。

    老太婆在院子栽上这么一颗大杨树,只怕阴气极重啊。

    房间里还亮着灯,我趴在窗户抠出一条缝,眯着眼看着里面,老太婆就坐在房间里,她用手抚摸着头发,那双手晶莹饱满,确实不再枯萎纤细了。

    她的面前放着一个巨大的铜镜,映着她皱巴巴的脸,只见她停顿片刻,用手轻轻拉扯着自己的脸皮。

    我快速捂住嘴,心头极速的跳动着,全身发颤,难道说传说中的画皮被我见到了?以前看画皮电影的时候,一直觉得这不现实,距离我很遥远,谁能想到有一天,这种现象会被我亲眼所见。

    我的脊梁骨涌出了前所未有的凉意,就好像有人拿着冰块敷在我的后背上,可是我的额头却冒出了大量的汗水。

    突然腿部猛的一痛,我转过身,那只大白鹅就停在我的脚旁,它用发光的眼睛怒视着我,“嘎嘎”叫了两声。

    未曾想这只鹅突然冒了出来,它这一叫势必会让房间里的人警觉,我快速转过视线,透过窗户缝隙,正对上了屋子里通体发白的大眼睛,那双眼睛诡异的转动着,我大叫了声,转身就跑。

    在院子里打了个趔趄,猛地摔了下去,我快速爬起来,什么也不顾了,慌不择路。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身体越来越重,就好像背着一个人,跑不多远,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跑到阿顺家的时候,我的双腿打着寒颤,都快跑不动了,阿顺刚好出来撒尿,只看了我一眼,忙提上裤子,惊慌失措的跑进了屋里。

    我有这么可怕吗?

    我的喉咙干的厉害,已经快说不出话了,我朝着院子伸出手,希望他们赶快出来帮我一把,抬起手时我才惊讶的发现,在我的手背上还覆盖在另一双惨白纤细的手,我的心冰凉如水,如坠冰窟。

    我说脊背怎么会这么凉,以及回来的时候这么累?阿顺看到我跑的这么快?

    现在我都明白了,我全身颤栗着,已经不敢回头了,我怕看到的会是一张腐烂诡异的脸庞。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了,阿顺说:“你不要乱动,刚给你上了药,休息一晚上就好了,到了明天所有的印迹都会消失的。”

    我问:“那东西呢?”

    阿顺无奈的说:“让它跑了。”

    我小心翼翼的问:“那,那东西是鬼吗?”

    阿顺点头:“对,她爬附在了你的身上。”

    我为了自己捏了把汗,这次出去又差点丢了半条命,如此这样下去,恐怕我还没调查出真相,已经一命呜呼了。

    我皱起眉头,不是说喝下管德柱给我的汤药就可以驱邪避祸吗?今晚喝下,就碰到了这种事,这说明他的汤药没有一点屁用啊。

    阿顺问我:“你去了哪?”

    我说:“忍不住去了老婆婆家里看了看。”

    阿顺脸色阴沉:“明哥,你不该去的,阿爹劝诫的地方,往往是去不得的。”

    我叹了口气,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哪曾想如此厉害,今晚就当买个教训吧,下次尽量不去就是了,我可不嫌自己寿命长。

    阿顺摇了摇头,离开了,我灭了灯,一个人躺在床上,心头思绪纷杂,这才过来不到两天就已经遇到了这么多事,实在不敢想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事情等待着我。

    我握紧了拳头,可是不管为了他们还是我自己,就算是再猛烈的狂风暴雨,我也得忍受着。

    我要给他们安全,我要把他们找回来。

    第二天一早,阿顺慌里慌张的把我叫醒了,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他拽了起来:“明哥,你快出去到村头看看。”

    我揉了揉眼睛,一脸诧异:“咋了,大早上的。”

    阿顺焦急的说:“村头晕倒了一个女子,她好像是从外面来的,嘴里一直喃喃着你的名字。”

    我猛地坐起来,拽住阿顺:“她长什么样。”

    阿顺苦笑着说:“她的头发凌乱遮住了脸,我没看清楚,身高大概一米六五吧,不胖不瘦的,背着双肩包,我们在她的手里发现了手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