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二十三章 招魂

    我忙跑了出去,心里惴惴不安,除了赵婷婷,这还能有谁?

    我在村头看到了她,四周围着好多村民,她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一动不动,全身脏兮兮的。

    我快速把她抱起来,看着她苍白的面容,忍不住落下了眼泪:“你怎么来了,我又不是不回去了,不是给你留下了字条吗,让你在家里好好等着我,你为什么就不听我的话呢。”

    阿顺忙说:“明哥,你先把她带到我家吧,让阿爹给看看,在这里呆着也不是办法,万一生病了,拖延下去反而不好。”

    他说的在理,我抱起赵婷婷,急匆匆的跑了过去,她靠在我怀里,四肢僵硬,若不是还有呼吸,我都以为她死了。

    管德柱检查了下,说:“受了风寒,看她痛苦的表情,很有可能受到了惊吓,你不用担心,稍后我给你开点药,吃下去之后就会醒了,到时候你多哄哄她,希望她可以从惊吓中回过神吧。”

    我忙说好,把她抱到了我的房间里,喂她吃了药之后,她确实醒了,不过眼神呆滞,和她说话也不搭理我,我心急火燎的问:“她这是咋了?”

    管德柱说:“她这是掉魂了。”

    我心里不由得一紧,紧紧握住管德柱的双手:“管叔,你一定要救救她。”

    我听说过掉魂,民间传说,人有三魂七魄,是人的本命精神所在,人的灵魂平时附于人体,当人受到意外惊吓后,其灵魂就会离体旁落,难以回归,导致萎靡不振,精神恍惚,甚至卧床不起,这就是“掉魂”。

    我知道这件事比较严重,所以非常害怕。

    管德柱拍着我的肩膀说:“你不用担心,我这就给她招魂。”

    他从衣服里掏出几根银针,眉头一皱插在了赵婷婷几处穴道上,嘴里念念有词,我在一旁看的十分紧张,搓着手,不时的在房间里踱着步。本来两个兄弟就失踪了,我挚爱的女人可不能再出事了。

    管德柱一段经文说完,拔出了赵婷婷身上的银针,我快速扑到床头,看着我心爱的人,万分焦灼,赵婷婷微微动了下眼睛,慢慢的滑落出了晶莹的泪珠。

    她的脸色苍白,眉头皱的很紧,睁开眼的一刹那顿时扑了上来,身体在我怀里颤栗着,声音哽咽:“我终于找到你了。”

    她泪水很快浸湿了我的衣服,我紧紧抱住她,叹着气:“我不是给你留了信息吗,让你不要找我,我很快就会回去的,况且我也没说要来这里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赵婷婷快速从我怀里钻出来,不可置信的盯着我:“不是你告诉我的吗?你说要去灵水村调查事情,如果两天之内回不去的话,就永远不要找你了,我怕你有危险,从你走的那天就开始往这赶了。”

    “什么?”

    我坐直了身子,瞪大了双眼:“我从来没有和你这样说过啊,还有,你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

    赵婷婷意识到了不对,忙说:“那是你给我留的信啊,我看过了,是你的字迹。”

    她又说:“灵水村的山路崎岖,非常难找,我用了这么长时间很奇怪吗?”

    我猛烈的摇着头,我可从来没有给她留过信,这么危险的地方我怎么可能会让她来呢,用脑子想一想也知道的呀,看来是关心则乱,她一定是太在意我了,乱了分寸。

    由此可见,这是一场阴谋,暗中有人设局故意让我们来到了这里,可是为什么?他的目的何在?我们两个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人啊。

    我的身体颤了下,不对,从阿顺的话中可以得出,我是阴阳眼,这双眼睛很不一样,以前我就来过灵水村,或许和这里某些事情有些牵连,让我来这里,可以推出些蛛丝马迹,可是赵婷婷呢?她有什么?

    我的思绪越发凌乱,脑袋快要炸掉了,赵婷婷的下一句话更是让我惊慌失措,她说:“你的兄弟都很着急,都在等着你回去呢,如果你再不回去,恐怕他们也会来找你了。”

    “我的兄弟?”

    我紧张的抽了口气,咽了口吐沫问:“是大宇、老杜吗?”

    赵婷婷说:“当然是他们,难道你还有别的兄弟?”

    我忙说不是,事情进行到这一步,心中的惊骇已经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我来的时候,明明找过他们两个,但是大家都说警局里没有这两个人,他们两个就像从世界消失了,了无踪迹。

    我甚至怀疑他们两个是我幻想出来的人物,那两天痛苦不堪,我坚定了心中的信念,只想到灵水村找出答案,找到他们,可是还没开始,赵婷婷突然来了,她告诉我,杨大宇和杜伟韬就在局里,他们在等着我。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惊诧,恐慌,忐忑,一连串的情绪将我淹没,我抱住头,脑子里乱糟糟的,我觉得我快要崩溃了。

    赵婷婷抚摸着我,轻声问:“亲爱的,你怎么了?”

    我抬起头,慌乱的问:“你确定他们两个都在局里吗?在我走之前,他们就没有去任何地方,比如去别的市,或者因为某些事并没有去警局。”

    赵婷婷坚定的说:“我敢保证,他们一直呆在警局,除了休息时间,从来没有离开。”

    这不可能啊,难道说我的那些经历都是假的?

    我继续问:“田大队长坐牢的事情是真是假?”

    赵婷婷诧异的看着我:“你怎么了?田大队长被逮捕的时候,不是你亲自看着的吗?按理说你应该最清楚啊。”

    我揉着额头,叹息着说:“最近记忆比较混乱,有些事情,我已经搞不懂到底经历过还是幻想出来的了。”

    赵婷婷把我拉进她的怀里,担忧的说:“看来你的毛病又犯了,你当年从灵水村回来后,记忆时常不稳定,本以为你这几年快好了,没想到再次和这个村子接触之后,又开始了,我早就和你说过,你不可以和这里有所接触的,你为什么就不听我的呢?”

    管德柱在一旁咳嗽了下:“姑娘,话不可以这样说,他的记忆混乱是个人因素,和我们村子可没有什么关系。”

    赵婷婷怒气冲冲的顶了回去:“他的这一切不都是来到你们村造成的吗,怎么没有关系了。”

    管德柱不答话了,房间里静悄悄的,等了会,赵婷婷抓住我的手,不容拒绝的说:“跟我走,我们回去,再也不要呆在这了。”

    “可是,我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呢?”

    如果那件女尸的事没有搞清楚,我是不敢回去的,我不知道她还会不会一直盯着我不放,因为那件事,送尸的两个人死了,一名法医死了,田大队长坐了牢,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如果我回去了,谁知道下一个人会不会是我呢?

    同时,我的心里又有点狐疑,赵婷婷说杨大宇和杜伟韬一直呆在警局,他们为什么没事呢?

    她的手冰冷刺骨,仅仅拽了一会,全身哆嗦了起来,我快速把她的手甩开,赵婷婷双眼怒瞪着我:“你不走是吧,你不走我走。”

    她甩手走出门外,头也不回,我担心她,快速追了上去,到了门外,她已经不见了,空荡荡的四周,没有一个人影。

    我心慌意乱,到处走动着,正要沿着村头的方向而去,这时她从一颗大树后面走出来了,捂着嘴偷笑:“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放不下我。”

    我已经被她整的没了脾气,一直以来她就这样,无理取闹,敢爱敢恨,个性十足,我无力的摆着手:“咱别闹了成吗?等这事办完,我就和你回去,然后我们结婚什么也不管了。”

    她激动的抱着我,一双眼睛扑闪着:“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立定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她吻了我一下,冰凉的触感侵入了肌肤,我握着她的手,全身不住的打着寒颤,实在太凉了,她在外面晕倒了一夜,还没好好休息就跑出来,真不知道怎么受的了,我担忧的问:“婷婷,你不冷吗?”

    她摇了摇头:“有你在,我就不冷。”

    我的心里暖暖的,抱着她走进了卧室,给她盖上被子,管德柱看着我欲言又止,终究叹了口气离开了,阿顺走的时候,大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对着我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他们这是什么意思,隐隐觉得有那么一丝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我把赵婷婷哄睡着了,走到堂屋,这爷俩正在收拾东西,换好了一身紧身衣服,不知道要干嘛。

    只见阿顺拿着一大盘绳子背在身后,立在原地,气势十足,管德柱一手拿着罗盘,一手拿着匕首,俨然一副如临大敌模样。

    我靠近看到了那个罗盘,不知为何,罗盘指针只有一半,上面的纹路斑驳,透露着岁月的气息,应该是很古老的一个东西。

    我略一思索,不解的问:“你们这是干嘛?可是遇到什么事了?”

    阿顺扭过头说:“我们要去溪边看看,昨晚你不是在那里出事了吗,我们想去检查一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我忙说:“我也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