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二十五章 一魂一魄

    我被他这句话逼急了,轮着拳头站起来,抓住他的衣领:“她是在你们村被杀害的,说不定就是在你们家出的事,不管怎样,你要给我个说法。”

    阿顺同样拽住我的衣服:“阿爹就是为了你那点破事才下水的,他现在生死不明,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也得给我个说法。”

    虎子连忙把我们拉开,说:“你们两个行了,这样僵持着有意思吗,目前最需要做的是看一下还有没有什么补救的措施。”

    我嚷嚷着:“她都死了,还有什么补救措施,难道还能起死回生不成?”

    阿顺阴沉着脸,毫不避讳的说:“这个女的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也许你被骗了都不知道。”

    他这话让我怒意更盛,婷婷这么爱我,她怎么可能会骗我,她为了我,不怕危险,一个人跑到这里,她对着我笑,对着我哭,流露的全是真感情,这一切都不可能是假的。

    我指着阿顺:“你不要在这胡说八道。”

    阿顺侧过身子,紧盯着地面上的赵婷婷,嘴角咧了咧:“是不是胡说你还感受不到吗,其实从我们在村口发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

    这句话仿佛一道闪电击中了我,我膛目结舌的看着赵婷婷,喃喃:“这怎么可能,如果她已经死了,那之前生龙活虎的站在我面前,和我拥抱,对我笑对我哭都是假的了,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阿顺提示:“那你和她拥抱的时候,就没有感觉到她的全身冰凉,没有呼吸。”

    他指着赵婷婷的尸体:“你再看匕首插中的位置,可有一丝血液流出来?”

    我的全身一震,被他这句话堵的哑口无言,我记得握着婷婷手的时候,确实非常冰冷,我当时忍不住甩开了她的双手。

    我在哄她睡觉的时候,阿顺和管叔对着我又是摇头又是叹息的,我疑惑重重,却不知道什么情况,再看她胸口的匕首,那把匕首已经没入了她的身体,但是并没有流出一丝血液。

    我全身颤栗,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难道说她之前就已经是死人了?

    我摇着头,不对,这不对,我盯着阿顺:“如果她早已经死了,那为什么大家都能看到她?为什么她还能走动自如,有思想有感情,简直和活人无异?”

    阿顺叹息:“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你能感受这一切,是因为你有独特的阴阳眼啊。”

    “那你们呢,村子里的人呢?他们为什么都能看得见,我不相信他们也都有阴阳眼。”

    “那是因为……”

    阿顺说了半句停顿了下来,话语沉重:“现在我不能告诉你,不过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阿顺走到赵婷婷身旁,伸手拔出了那把匕首,仔细观察了片刻,又闻了闻,对着我们说:“这是一把很古老的匕首,上面涂抹了黑狗血,这对鬼灵来说是致命的。”

    我管它什么匕首,也不管它上面涂抹了什么东西,我只想婷婷能够醒过来,哪怕她是鬼灵,只要能像之前一样,我也愿意。

    我忐忑不安的问:“那,那还有办法能让她苏醒吗?就像先前那样。”

    虎子脱口而出:“借尸还魂。”

    阿顺猛地转过身,坚决说:“不行,这个法子太危险。”

    我慌张的说:“我不怕危险。”

    阿顺怔怔看着我,眼神透着亮光:“那如果她不再是她,或者说,她将永远无法醒来,你怕不怕?”

    “我怕,非常怕。”

    “怕就不能用这个方法。”

    阿顺收起匕首,仰起头看着月亮,大有深意的说:“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她会拥有感情吗,你可知道为什么?”

    我急促的说:“你就别卖关子了,如果我要是知道,还会问你?”

    阿顺沉吟了下,开口说:“每个人都有三魂六魄,人死后,三魂归天,六魄入地,而她有至关重要的一魂一魄没有离开,所以她虽然死了,但也和别的死人有所不同。”

    我狐疑的问:“那你们今天给她叫魂?”

    “本来她的那一魂一魄就要脱离本体了,我阿爹看不下去,又不忍让你伤心,就帮她把一魂一魄封在了体内,希望可以瞒住你,让你们度过一段幸福时光,但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是,有人用匕首破了这个封印,没了魂魄,她也就彻底死了。”

    我的心里一凉,焦急道:“那她一魂一魄到底是哪两个,我帮她找回来是不是就可以让她苏醒过来。”

    阿顺说:“每个人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人死后三魂归天,意思就是天魂、地魂、命魂会各自离开身体,她的身体里残留的一魂一魄,正是二魄灵慧,三魂命魂,三魂中,命魂则滞留于死后的家乡,那一魄则可能到处流浪,最终消失,你想找回来,恐怕很难。”

    我坚定的说:“无论多难,我都要把她找回来。”

    阿顺蹙眉叹息:“你可要想清楚,我曾经遇到过一个人,他也和你一样,想要找到爱人的破魂,可惜穷尽一生也没有结果。”

    我咬了咬牙:“反正,我是不会放弃的。”

    我这人向来没有什么目标,也从来未能长久的坚持一件事情,但是这一次,我愿意一直坚持下去,哪怕找一辈子,我也愿意,她为了找我丢了性命,我又为何不可呢?

    虎子说:“就算你愿意,她估计也等不了这么久,毕竟她的尸体不能一直放在这,会腐烂的。”

    我的身体一颤,刚才主要说寻找魂魄的事,把尸体给忘了,我可以把她带回家,然后买个大冰箱封起来。

    只是,这山路崎岖难行,背着一个人,不知道多久才能下去,万一途中再遇到什么事,耽搁了时间,这尸体会腐败的。

    这个诡异的村子如此落后,连电都没有,冰箱对他们来说,实在太过不切实际了。

    我的心里惴惴不安,这该怎么办?

    虎子在一旁提醒:“阿顺,山头寒冰洞,长年积冰不化,放尸体不是正好?”

    阿顺摇了摇头:“那里阴气太重了,对尸体不好。”

    我猛地打了个激灵,焦急的问:“寒冰洞在哪,那里有冰块?”

    阿顺一脸阴沉:“在快到山头的位置,不过我劝你最好别去,那是整个山里极寒之地,长年冤魂不散,一不小心误入歧途,很可能就回不来了。”

    我心疼的看了眼赵婷婷,坚定了心中的信念,我不管那是什么地方,哪怕是龙潭虎穴、黄泉碧落,我都要闯一闯。

    我祈求的说:“快告诉我吧,我必须要去。”

    阿顺露出了叹息的神色,他的言行举止和年龄很不相符,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他,他欢快的像个孩子,如今的表现又像一个摇头的老人,我的心头蒙上了一层迷雾,觉得很不可思议。

    他问我:“你想好了吗?”

    我点头:“我想好了,非去不可。”

    “好吧,如果你非要去的话,我们可以陪你去。”

    阿顺走到一旁抱起血淋淋的手臂,映着惨淡的月光,脸色阴沉的可怕,他蹙着眉头走到我跟前,顿了顿又说:“不过,我帮了你,你也要帮我。”

    我问:“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阿顺咂了咂嘴:“帮我找到阿爹。”

    我无力的摊开双手:“我没什么能力,怎么帮你找?”

    阿顺背过身子,阴森森的说:“到时候我会和你说的,现在和我去寒冰洞吧。”

    我将婷婷抱起来,跟着他往前走去,这一路格外寂静,山路崎岖,蜿蜒而上,杂草丛生,凉风冷飕飕的打在身上,止不住的哆嗦起来。

    树叶哗啦作响,走在草丛遍布的山道上,脚底摩擦地面发出沙沙的声音,山间寂静,这些声音,传的格外清晰,莫名的让人忐忑不安。

    我走不几步,回过头看了眼身后,这一路走来,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它悄无声息,隐藏在黑暗里,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伸出蠢蠢欲动的双手,扼住你的咽喉。

    我的目光在茂密的杂草从中四处寻找,试图抓出黑暗深处的东西,然而走了许久,并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大家一直相安无事。

    等过了一片茂密的小林子,我越发觉得阴冷异常,整个人呼吸都能看到哈气。

    虎子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小声提醒说:“快到地方了,大家注意点。”

    一股阴风吹起了我的头发,我背着婷婷,左右观望着,走了这么久,有些累了,我停下来喘了口气,突然茂密的草丛中探出了几双明亮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像是调皮鬼。

    我不确定那是什么,心里惴惴不安,毕竟山间野林很容易遇到野兽,为了安全,我必须试探一下,有备无患。

    我快速蹲下身子,捡起石子朝着那边扔了过去,那片区域瞬间陷入了黑暗之中,我以为它们被我吓跑了,轻呼了口气,暗自猜测,或许那就是几只兔子而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