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二十六章 人偶娃娃

    正想着,突然草丛中几双眼睛再次亮了起来,眼睛的颜色变成了绿色的,我大叫一声,忙不迭的往前跑,阿顺停下来,惊讶的打量着我,问:“怎么了?”

    我指着远处的草丛,心慌意乱的说:“那,那里有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肯定不简单,它们扑闪着绿色的大眼睛,十分诡异。”

    他们朝着那个方向看去,随后对着我摆了摆手:“在哪呢?”

    我扭过头,只见那个位置黑乎乎的,茂密的草丛中并没有诡异的眼睛,我快速从地下捡起石子,再次朝着那个方向扔去,哗啦一声,跳出来一只动物。

    我惊慌失措的往后退了退,虎子提醒说:“是一只兔子。”

    伴随着兔子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些明亮的萤火虫,阿顺问我:“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摇晃着头:“不对啊,我记得我没有看错,我看到的眼睛是绿色的。”

    虎子说:“会不会是因为萤火虫挡住了兔子的眼睛,所以看到的时候才会出现那种现象。”

    我不置可否,因为我不知道那种情况会不会发生,不过内心里的忐忑不安正在加剧,我的直觉往往是很准的,而且刚才我所看到的并不止一双眼睛,但是却跳出来一只兔子,这并不对。

    虎子挥了挥手:“既然虚惊一场,那我们就继续赶路吧,看这情况,再走半个钟头就能到了。”

    赵婷婷的身体更加冰凉了,她的双手耷拉在我的肩膀上,无比苍白,目前时间对我来说非常珍贵,我不能在这里耽搁下去,便把疑惑藏在了心里,继续前行。

    我们三人,一人背着死尸,一人抱着血淋淋的手臂,行走在山间野林,我这辈子都不会想到,竟然会经历这样的事情,人生果然是荒诞不经的,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我在想,说不定下一秒婷婷就会站在我面前,对着我笑,对着我闹。

    想到此情此景,我心满意足的仰起头,却见这时,乌云遮住了月光,星光惨淡,四周被黑暗吞噬,身边的草丛里似乎有东西一闪而过,带过来一阵阴风。

    阿顺严肃的立在原地,背影沉重,他对着四周大喊:“是谁?”

    没有人回应,他的声音传的格外遥远,虎子护在我身边,小声说:“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你千万不要怕,有我们在,绝对能够保你安全。”

    我点头,谨慎的注视着周遭,抱紧了婷婷的大腿,然而四周寂静无声,并没有什么东西出来,我知道在这种环境下,太过安静并不是好事,往往安静的背后隐藏着更大的危险。

    果不其然,只听“嗖”一声,不知从哪里伸出来的一条藤蔓缠住了我的双腿,我大叫一声,便被藤蔓拉倒在地,直接摔了个狗吃屎,仿佛骨头都摔错位了,全身疼痛难忍。

    虎子眼疾手快,拽住藤蔓用力一扯,“啪”一声,藤蔓断成了两截,我暗自惊呼,他这力量可真大。那藤蔓在地下翻滚着,似乎知道疼痛,不过它并没有放弃,接踵而至的是更加猛烈的攻击,一条藤蔓化成了更加细长的几条。

    阿顺站在我的面前,快速从袖筒里掏出一张纸符,哗的一下扬起一道火光,他一边对抗着,一边说:“你们先走。”

    我看情形不对,抱着婷婷往前飞奔,这一跑忘了看身后,停下来才发现虎子不见了,而前面的地面上,站着一个苍白的小孩子。

    我在原地喘着气,暗自想一个小孩子能有多厉害,他咧嘴的一瞬间,密密麻麻的牙齿暴露出来,我全身顿时起了鸡皮疙瘩,整个人都有些发抖了。

    他冲着我嘿嘿的笑:“哥哥,我想要你的眼睛,你可不可以给我。”

    我咽了口吐沫,发现想走已经走不掉了,不知为何,我的双腿发软打着寒颤。

    我哆嗦着说:“眼睛是人的指明灯,非常重要,哥哥给你别的东西行不行啊,我可以给你做玩具,可以给你买好多好多吃的。”

    他朝着我摇头:“我不要,我就想要你的眼睛。”

    他一步步朝我走来,眼神里夹带着炙热的火光,他走的很慢,就像一个机器人,走路的样子非常死板,不过那张恐怖诡异的小嘴,实在太吓人了。

    我大叫起来:“快来救我,再不来救我,我就要死了。”

    小孩子嘿嘿笑起来:“哥哥,不会有人救你的。”

    他咧着嘴,猛地一下张的老大,这时我才知道,他的嘴巴并不小,撑开的程度快要涨破了整颗头,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怪物,双腿哆嗦的厉害,吓得小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眼看这小怪物距离我越来越近,千钧一发之际,虎子从身后赶来,挡在了我面前,他用双手撑开那孩子的大嘴,猛地一撕,噗嗤一声,拽成了两半,扔到了远处。

    我本以为会看到鲜血淋漓惨不忍睹的画面,不过那孩子并没有流出一丝鲜血,他的身体内空空如也,甚至没有内脏器官,诡异的现象不禁让我猛抽了口气,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小孩子并没有死去,他吧嗒吧嗒站起来,一双小手缝合着自己的身体,似乎在穿针引线,手速快的不可思议。

    只一会,他又完好无损的站在我们面前,继续冲着我们嘿嘿的笑,不过这次笑容中透露出一股凶狠:“你们惹怒我了,我要你们死。”

    虎子脸色惨白,想必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事情,我缩着头小声问:“能解决吗?”

    虎子忐忑的说:“估计有点难。”

    那个小孩子转动着绿色的眼睛,用脚摩擦了几下地面,看样子是要冲过来,我的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不安的探视着周围,他这双眼睛,我刚才在草丛里已经见到了,而且不止一双,这么说的话,一定还有好几个这样的怪物藏在周围。

    我小声提醒:“一定要注意,这里并不止他一个怪物,还有隐藏在暗处没有出来的。”

    虎子点头,想了会,咬破手指,对着那个小家伙笑了笑,伸出手指:“你饿吗,我这里有吃的,你快过来,我喂你。”

    小孩子闻到了新鲜的血液,舔了舔舌头,眼神透露着贪婪,欲望的驱使下,他慢慢朝着虎子走了过来,虎子也走上前,只见那个小家伙一下子含住了他的手指,忘我的允吸着。

    我在一旁看的胆颤心惊,被虎子舍身主意精神所打动,感激之情一下子填满了整个心头。

    就在我徘徊不定,正想要不要上去帮忙时,只听那孩子哇的大叫一声,躺在了地面上,翻来覆去打起了滚。

    我一脸迷惑,也没见虎子做什么,这是咋回事?

    虎子笑呵呵说:“你以为我的血谁都能喝吗?”

    这小娃娃捂着肚子,痛的死去活来,虎子拍了拍手,怡然自得的说:“这下我看你还怎么得瑟。”

    孩子挣扎了会,突的一下站起来,朝着草丛里就要跑,只听“嗖”的一声,一把古铜色的匕首从我耳边飞过,命中了那孩子身上,那孩子尖叫了声,瞬间倒下,再也不动分毫。

    阿顺从身后赶来,阴沉着脸问:“你们没事吧?”

    我轻呼了口气:“暂时没事了。”

    阿顺凌冽的视线转到了旁边的草丛里,哗的一声,草丛动了下,再也没有声响,我猜测应该是那群东西觉察到厉害,逃命去了。

    随着他们的离开,四周明亮了些许,我抬起头,原来是月亮剥开了乌云,光线照了下来。

    阿顺走到那个孩子面前,拔掉了匕首,抓起孩子扬了扬说:“原来是个人偶。”

    我走到近前,定睛一看,其实也就是个布偶娃娃,怪不得他不流血没有器官,又能缝合自己的伤口,我蹙着眉头问:“这布偶娃娃也能成精?”

    阿顺用一副老人的口吻说:“这不是成精,而是有人在这娃娃身上注入了魂魄,通过控制魂魄来达到驱动娃娃的目的。”

    我惊呼,果然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两天的遭遇已经够我刷新三观的了,我小心翼翼的摸了下那个娃娃,质地柔软,应该是用上好的丝线制作的,只是这个小村庄会有这么好的面料和丝线吗?

    我的心头微颤了下,会不会从城市跟来的,我这一路走来,会不会一直有人跟着我?

    我开始思考了,从最开始的女尸案,到田大队长入狱,两个兄弟失踪,那个奇怪的老婆婆,小纸人的信,以及管叔出事,婷婷丧命,背后似乎有一双大手推动着一切,这看似不同的事情,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到底是谁?他要做什么?想到刚才人偶娃娃的话,他好像想要我的眼睛。

    我来灵水村的时候,万村长给了我犀角香,故意让我看到那些鬼灵,他的用意又是什么?他会不会就是背后所隐藏的那个人?毕竟女尸案就是他报的警,他把我引入了深渊,然后一步步的往下拉,我越陷越深,到了现在已经无法置身事外了。

    我摇了摇头,真是越想越可怕,为了救婷婷,我只能选择背后那人给我安排好的路,似乎一早他就已经选择了我,说不定在我几年前出事的时候,阴谋的转轮就已经开始转动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