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二十七章 诡异脚印

    阿顺侧过头问我:“你在想什么呢,还走不走了?”

    我从思考中回过神来,忙说:“这就走,我们还有多远?”

    虎子指着远处:“那就是了。”

    我抬头望去,远处是一个幽黑的山洞,此刻阴风阵阵,冰冷的气息袭来,更加寒冷了,我打了个寒颤,只见山洞旁边的植被都很少,看来确实是寒冰洞。

    虎子挥手:“快走吧,我们快点进去找个位置。”

    到达洞口时,我才知道这个洞是朝下延伸的,一股寒气迎面扑来,洞壁湿滑陡峭,长满了苔藓,大家艰难向下攀爬。

    下到洞底,仿佛进入仙境一般,只见洞内云雾缭绕,地面上布满晶莹剔透的冰柱,在一处洞壁,还挂着一个高约四五米的冰瀑,看上去甚为壮观,我不禁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这里空间并不大,放眼望去,一切尽收眼底,我哆嗦着来回走了几步,阿顺指着一旁说:“这里面刚好有个冰洞可以放人,位置相当隐蔽,如果堵住洞口是不会有人发现的,你把她放进去吧。”

    我把婷婷放下,默默看了半响,摸了摸她的脸蛋,心里一酸,忍不住就落下泪来,这个陪伴了我多年、给了我关爱的女子,本应该快快乐乐在一起生活的,如今我们却阴阳两隔,这是多么令人悲痛的事情。

    虎子和阿顺怕打扰我,两个人离开了,我抱着婷婷边哭边说,把所有还未来得及说的话全部说给她听。

    正说的兴起,泪眼模糊中,我看到了不远处的冰面上出现了一排脚印,这脚印非常凌乱,正在向我这里延伸,诡异的是,我只看到了脚印,并没有看到了任何东西。

    看这脚印的形状,应该是一个人,我快速擦了擦眼泪,身体抽搐了下,紧张的抽了口气,正准备叫人,只见冰面上出现了一行字,“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稍放松了些,喏喏的问:“你是什么东西?”

    他擦掉了冰面上的字,没有回复了,我知道他没有走,看来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便继续问:“那你来这里要干嘛?”

    冰面上再次出现了字迹,“保护……”

    字还没写完,身后已经有脚步声传来,那东西快速擦掉了冰面上的字,顺便把脚印也快速抹去了,然后消失不见了。

    我向四周探寻,再也没有看到脚印,我喃喃:“保护?保护什么呢?莫不是婷婷的尸体?还是别的什么?”

    阿顺在身后问:“这么久了,该说的话也说的差不多了吧。”

    我点头,吻了下婷婷的额头,把她送进了冰洞里,虎子从一旁搬过来一大块冰块堵住了洞口,我望了眼四周,担忧的问:“这样就确定万无一失了吗?万一有别的东西,比如那些鬼东西,它们会不会做什么手脚?”

    阿顺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袖筒里捏出一张黄色符咒,符咒上方用朱砂写着敕令二字,下方写着风火雷电!只见他手腕一抖,把黄色纸符贴在了冰块上,又对虎子说:“借你的血一用。”

    虎子咬破手指,对着纸符一点,一抹鲜红落在了上面,做完这些,阿顺扭过头说:“这下万无一失了,你可以安心了。”

    我准备提一下刚才的事情,但是想到保护二字,又把这个想法埋在了心里,我望了下那东西离去的方向,同时又有些忐忑不定,既然我是阴阳眼,为什么看不到那东西的身影,难道说那个隐身的东西不是鬼?

    阿顺把那把古铜色的匕首递给我:“这把匕首你拿着,留作防身吧,专克鬼灵。”

    我看这匕首通体发光,斑驳的纹路透露着岁月的气味,刀柄处雕刻的是两条头尾交缠的小鱼,两条鱼扭曲形成了八卦图案,像极了阴阳鱼玉佩,就是这把匕首破了婷婷身上的封印,让她的魂魄逃走了。

    我重重的握着匕首,手指轻颤,指关节发白,阿顺说:“我知道你恨这把匕首,但是这把匕首对你而言用来防身非常好,而且还可以用来追查凶手。”

    我把匕首小心收好,他说的很对,他能用这把匕首将那个人偶杀死,足以说明这把匕首的威力,婷婷因为这把匕首魂飞魄散,我只要找到这把匕首的主人,就能知道,到底是谁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

    我对着阿顺说了声谢谢。

    阿顺像是看破了世事一般,缓缓说:“谢我做什么,活了一大把年纪,这种事情我见多了,能帮一把就帮一把,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一脸迷惑,看他年龄也就是二十岁出头,他怎么说活了一大把年纪?

    虎子咳嗽了下,对我说:“不要想太多,他有时候就这样,总是胡乱说话,等你接触的多了,你就会知道的。”

    我点头保持沉默,跟着他们走出洞穴回到家里,操劳了大半夜,整个人已经身心俱疲,躺在床上,我很快就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我拉着婷婷一直跑,躲避身后的追杀,我们跑到了一处芦苇群里,茂密的芦苇把我们淹没,寒风扑朔,她迫不及待的抱着我,然后对我说了声,对不起,我也是被逼无奈。

    我感觉到胸膛猛地一痛,移下视线,她把匕首插入了我的胸口,阳光照射下,古铜色的匕首泛着光泽,撕裂的痛感快要把我吞噬,我的左眼一片模糊,隐约看到了她泪流满面的样子。

    我从噩梦中惊醒,这时,已经天光大亮,我的额头有豆大的汗珠滑落,窗外不知被谁打开了,外面风起云涌,冷飕飕的凉意从窗户灌进来,我忍不住咳嗽了下,正准备穿衣服起床,却看到了床头柜子上皱巴巴的纸团。

    我的心头轻颤了下,我不确定这个纸团是不是我扔出去的那个,窗户被人打开,这种可能性非常大,一种强烈的感觉在我心里回荡着,我紧张的拿起纸团,打开看到一行熟悉的血红色字眼:“你会看到三次血红色的月亮,一失二丧三死。”

    我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我来回看着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也不知道这个纸团是何时被送进来的。

    我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背后的那个人到底想提醒我什么?

    一失二丧三死,似乎前两条都已经实现了,那么这个死,又是针对谁?是我吗?下一个死去的人会是我?

    我慌乱的坐起来,快速从兜里掏出那四张破旧的照片,其中一个照片正是我,我的双眼发白,面容恐怖,看样子已经死去多时了,背后的景色是满地枯黄的落叶,应该是在丛林里,季节是秋天,正是现在。

    我喘了口气,这照片显示的到底是预言还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其余的三个人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他们也已经死了,惨不忍睹。

    “咚咚咚”敲门声在门外响起。

    传来了欢快清脆的声音:“明哥,起了吗?我是阿顺呀,快出来吃早餐吧,我亲自做的饭,非常好吃的。”

    我的眉头轻蹙了下,这语气和昨晚简直大相径庭,不禁让我想起了刚见到阿顺的时候,当时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乐观活泼小伙子,可是事后我却发现,他十分老成,透露着与年龄并不相符的气质。

    我忙收好照片和纸团,说:“行,我这就出去。”

    穿好衣服走出房间,阿顺已经坐在堂屋等了许久了,他兴高采烈的朝我招手:“明哥,快过来,来吃饭了。”

    我疑惑重重的走过去,阿顺推给我一个大碗,我低下头一看,是一碗再普通不过的面,他眨了眨眼睛,露出期待的神色。

    我在他面前晃了晃手,狐疑的看着他,莫不是昨晚受了太大打击,整个人都变了?

    他扒开我的手,兴奋的问:“明哥,你这是要干嘛?”

    我挠了挠头说:“你今天不太对。”

    他问我哪里不对了,我吃了口面,砸了砸舌头,说:“我觉得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子,和昨晚简直判若两人。”

    我皱了下眉头,问:“你这个样子,是不准备找你阿爹了吗?”

    “我阿爹?”

    阿顺迷惑的问:“我阿爹怎么了?”

    听到这句话,我差点没有趴下去,昨晚发生的事情,莫非他忘完了?

    我提醒:“你阿爹昨晚掉进了溪水里,不见了,我们捞上来的只有他的一只手臂,现在生死未卜,你还说今天一早,我们一起去找他呢?”

    阿顺猛烈的摇着头,撅着嘴:“这不可能,我阿爹本领高强,是不会出事的。”

    我盯着他,心里犯了迷糊,只是一个晚上而已,这也变得太彻底了吧。刚好虎子从门外走来,我快速站起来,正准备问问他怎么回事,这时只听阿顺阴冷的说:“还在犹豫什么,快速收拾东西行动吧。”

    我诧异的转过身,看到了阿顺阴沉的脸庞和坚定的眼神,他站起来,像是大人一样拍了拍衣服,紧盯着我:“没听见吗?昨晚可是和你说过的,我帮了你,你也要帮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