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二十八章 修罗场

    我目瞪口呆的指着他,呐呐说不出话来,他扶了扶衣袖,走进了卧室,虎子走到我身边,说:“明哥,你快去收拾东西吧,最好把所有东西都带上,我们很有可能一直顺着溪水去寻找管叔。”

    我望了眼阿顺卧室方向,不解的问:“你和阿顺呆在一起有很多年了吧?”

    虎子笑了下,说:“从我小时候就和他呆在一起了。”

    我犹豫了下,问:“你有没有觉得他有些不正常,尤其是他的性格,有没有分裂的现象,我总觉得他昨晚和今早像是两个人。”

    虎子迟疑了会,摇了摇头,我心头的疑惑更甚,难道除了我,他们都没有察觉出来吗?

    阿顺背着包走出房间,见我迟迟未动,似乎有些不高兴,我快速跑进卧室,收拾好东西和他们汇集在一起。

    阿顺手中拿着一个破旧的罗盘,阴沉着脸正在打量着,我见这罗盘只有半截指针,和昨天管叔所拿的一模一样。

    我忍不住问:“管叔把这个给你了?为什么这罗盘如此奇怪,指针只有半截呢?”

    阿顺转了下罗盘,缓缓说:“他的并没有给我,这罗盘一阴一阳,一共有两个,我一个,他一个,这两个罗盘相互吸引,又可合二为一,用处非常大。”

    我轻点了下,怪不得这两个罗盘如此相似,阿顺打量着罗盘指针,轻叹了口气说:“能不能找到阿爹就靠它了。”

    我们再次来到了溪水旁,阿顺手托罗盘,站在石台处,面色阴沉,溪水清澈见底,缓缓流淌,我和虎子立在一边,静静的等待着。

    不多会,阿顺从石台上走下来,对着我们摇了摇头:“阿爹不在这里。”

    虎子疑惑的抬起头:“难道说管叔给水冲走了?”

    阿顺说:“很有可能,我试探过了,这个罗盘并没有反应。”

    得到这样的信息,大家心情都不好,我们又沿着溪水旁的小路一直向下而去,这走了一路,依旧没有什么发现,看来真被虎子说对了,我们很有可能得多走一段。

    这溪水弯弯曲曲,一旁道路曲折,杂草丛生,走起来非常艰难,阿顺眉头紧锁,走不几步就会看一眼罗盘,然后摇了摇头,一脸叹息。

    我见这山林阴森茂密,不禁想起了那天来时的景象,心头一沉,慌张的朝四处观望着,只见近处,草木枯黄,远处迷雾重重,诡异的暗像之下,隐约有什么东西飘荡着。

    我心头一凝,问阿顺:“这里是不是有脏东西,我怎么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窥视着我们。”

    阿顺凝神说:“不用搭理,只管办自己的事就好。”

    阿顺虽然这样说,但是我心里还是有些担忧,不时朝远处看一眼,这一看吓了一大跳,只见远处的暗林里,那条幽暗曲折的山路上,如今已经挂了一路的灯火,一盏接着一盏,像一条映着粼粼波光的河流,壮观又诡异。

    我慌乱的拍了拍虎子,指着远处:“你快看,这是怎么回事?”

    虎子扭过头,眼神一晃,忙说:“这是咋回事?”

    阿顺眯着眼打量着远处,拽着我们就走,这山雾来的蹊跷,还有接连不断的红灯笼,仿佛在迎接着什么人,我尽量往好处想,莫非这是在为我们指路?不过看虎子心慌意乱的样子,应该是我想多了。

    阿顺加快了步伐,我在身后跟着,一边疾走,一边回头,回头的一瞬间,我才发现突然冒出来许多诡异的人,他们脸色苍白,眼角流血,正朝我招手。

    雾气蔓延着,在身后追来,天色也开始阴沉了,阿顺边跑边说:“快点,不能被雾气追上了。”

    我知道这事情比较严重,丝毫不敢耽搁,这一跑直接到了山下的尚乡村。

    我和虎子停下来气喘吁吁,却见阿顺像是没事人一样,一脸平静,这种平静就有点诡异了,要知道我们从山腰跑下来,一路马不停蹄,足足用了两个多小时,可他就像没事人一样,脸不红气不喘。

    想到今早的事情,我心头的疑惑更重了,这个阿顺太不同寻常了,我的心里涌出一个大胆的猜测,莫非他不是人?

    虎子喘了口气,直起腰问:“阿顺,你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吗?”

    阿顺沉下脸:“我不知道,但是我刚才感觉有很大的危险在靠近。”

    我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找不到你们村了,这个山林太危险了,进去的人还没到目的地就已经死在途中了,婷婷到你们村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搞不好就是在途中被这些东西害的,当年我出事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说完回过头,希望他们可以给我说一下当年的事情。

    阿顺叹息着说:“其实以前并不是这个样子的,自从你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这个山林变成了恐怖的修罗场。”

    我惊讶的指着我自己,被他这句话震撼的已经说不出话来,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哪有这么大的能力可以把山林变成这个样子?田大队长被逮捕的时候,我去见他,他也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我是一个祸害,谁都帮不了。

    虎子拍着我的肩头说:“你可不要胡思乱想,虽说确实是从你来了之后开始变的,但是并不是你造成的。”

    我稍放松了些,继续问:“你们可以给我说一下当年的事情吗?”

    阿顺沉重的看着我:“这件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知道多了对你不好。”

    我说:“可是我有权知道啊,如果有些事情不弄清楚,恐怕这一辈子都会放不下,你们就行行好,告诉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起去的四名警察,只有我活了下来其余都死了,为什么我从那以后就失忆了。”

    我隐隐觉得他们知道这件事情,因为阿顺说过,他阿爹帮我压制了阴阳眼,他们几年前就见过我,那时候的事情,他们或多或少了解点。

    阿顺摇了摇头:“不可以让你知道的。”

    我问:“为什么?”

    阿顺静静的看着我,语气加重:“如果你知道了,你一定会后悔的。”

    我想着他这句话的意思,这件事情应该很不简单,而且对我来说有很大的恶劣影响,或者是一个无法接受的打击,我的内心里挣扎着,突然有些犹豫了。

    阿顺继续说:“你不要急,等你有一天真的想好了,我再告诉你也不迟。”

    我心想这也成,便也不提这事了,回顾四周,我这才发现到了万村长家门口,近前的深色小溪在落日余晖下波光粼粼。

    我说:“那日王寡妇就是在这里被发现的,当时她飘在水面上,就好像被什么挡住了,上流的水也冲不走。”

    虎子看了眼,诧异的说:“可我看这水里也没有什么遮挡物啊。”

    我重重说:“奇怪就在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才发现自己的眼睛不正常的。”

    阿顺打量着溪水,皱起眉头深思,我转过身,看着阴森的小房子,忍不住又说:“那个给我犀角香的万村长就住在那。”

    阿顺眼眸深沉,视线转移到万村长小宅院里,说:“我们过去看看,这个人给你犀角香是用来害你的,我们必须调查清楚,看他到底卖的什么药。”

    我说好,带着他们两个到了万村长家院里,我在他家找了半天,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院子里空荡荡的,落满了树叶,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有打扫了。

    虎子说:“估计跑了。”

    看来这个万村长确实有问题,那天见他的时候就觉得不对,他显得更加苍老年迈,头发稀落落的,皱纹横生,就连嗓音也透露沙哑古怪,那时我还傻兮兮的接下了犀角香,以为他是对我好。

    我问阿顺:“他用犀角香让我看到鬼,真的想让我死吗?”

    我觉的他想让我死的话,大可不用大费周章,而且那天他确实也和我说了许多要注意的事情,总觉得他另有用意。

    阿顺思考了下,说:“他并不是想让你死,而是有着别的目的。”

    我问到底是什么目的,阿顺说:“他想不断的让你接触灵异事件,刺激你的眼睛,从而开启你的阴阳眼。”

    我的心头一沉,忙问:“开启我的阴阳眼到底有什么用?”

    阿顺大有深意的说:“我记得之前和你说过,你的阴阳眼很不同,他想开启你的阴阳眼,必定是想日后利用你,然后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握紧了拳头,奶奶的,原来故意对我好就是想让我相信他,然后利用我,这家伙人面兽心,竟然隐藏了这么久,我已经非常确定,当初的女尸案,他报案让我过去,肯定也是为了刺激我的眼睛,搞不好这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阿顺严肃警告:“如果以后再见到他,切不可相信他。”

    我坚定的点头,如果再让我见到这老家伙,得把他削一顿不可,我可不管什么尊老爱幼,他毁了我的美好生活,害得我如此痛苦,这些帐是算不清的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