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二十九章 复活

    阿顺拿着罗盘继续走动着,我们一直顺着溪水走到了巫水桥上,下面水雾弥漫,汹涌澎湃的水流看的我心惊肉跳。

    阿顺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我朝他看去,只见他手中的罗盘指针猛烈的转动着,似乎要脱离罗盘的束缚,想要飞出去一般。

    阿顺大喜,笑着说:“应该就是这里了。”

    这时,远处一辆车鸣笛驶来,那车开到我们身前,走下来两个人,我这一看欣喜万分,快速走上前抱了上去,婷婷说的没错,果然他们没事。

    杨大宇揉了揉眼睛,惊喜的看了我好几遍,然后用十分夸张的表情盯着我:“明哥,是你吗?明哥。”

    我拍了下他的胸口:“除了我还会是谁。”

    一旁的杜伟韬惊讶捏了我一下,疼得我大叫一声,我说:“老杜,特码的你能不能轻点。”

    杜伟韬猛地抱住我,声音满是感伤:“大兄弟,你这几天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找了你很久了,局里已经定性为失踪案了。”

    我叹了口气:“别提了,这几天遇到了太多事。”

    想到这几天的遭遇,我的心情万分沉重,忍不住想要哭起来,不过泪水噙在眼角被我硬生生憋住了。

    我拍着他们的肩膀:“真的很感谢你们这么用心,婷婷和我说了,他说你们一直在找我。”

    杜伟韬和杨大宇狐疑的相互看了眼,转过头不解的说:“我们一直在找你嫂子是怎么知道的?”

    我诧异的皱起眉头:“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来找我的时候,你们不是知道的吗?”

    杨大宇晃晃了脑袋:“她去找你的时候我们哪能知道呢。”

    说了这句话,意识到事情问题所在,杨大宇猛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你的意思是说,嫂子在你离开那天去找你了?”

    这说着我也觉得不对劲了,呐呐的回答:“她确实找我了。”

    杨大宇拍了拍手:“明哥你是不知道,你不见的那一天,嫂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非要辞职说要回老家一趟,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我们拦都拦不住,后来她就关机了,我们也联系不到她,本以为她真的回老家了,敢情是偷偷找你去了。”

    杨大宇吸了口气,歪着头:“不过这也不对啊,现在就业压力这么大,好好的工作干嘛不要了呢?”

    我的心突突的跳起来,越来越强烈,这里面绝对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是什么原因让她故意隐瞒大家偷偷来找我?又为什么一定要辞去工作?

    我想起了那天她死去的时候对我说的话,“我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不管是谁,你都不要轻易相信,阿明,我爱你,如果可以,请你忘了我吧。”

    我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栗,她在警戒我,让我谁都不要相信,她说那天是我给她留了信息她才来的,可是我并没有留下信息,她的话里隐隐可以猜测出,她应该知道些什么,一定有什么人令她畏惧,所以她才悄悄的跑来告诉我,最终她死在了背后那个人手里。

    想着想着,心酸难过将我吞噬,我再也控制不住,蹲了下来,掩面痛哭,杨大宇吃惊的盯着我,蹲下来问:“明哥,你咋啦?为啥哭了?”

    他环视一周,又问:“嫂子呢?怎么没见她和你一起回来?”

    我悲伤的说:“婷婷她,死了。”

    杨大宇猛地一震,差点没有一屁股坐在地面上,杜伟韬显然也是始料未及,忙蹲下来问我啥情况,我说:“从她来找我的路上就已经出事了,最后不知被谁用一把匕首要了命。”

    杨大宇脸色惨白,喃喃自语:“真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我想起了离开时的诡异事情,尽量稳住自己的情绪,抬起头问:“那天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我到处都找不到你们,警局的人还说没有你们这两个人,我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他们两个惊讶的摇着头,惶恐的看着我:“明哥,没有的事啊,我们一直都在警局。”

    我摆着手:“这不对,那天清晨我起来的时候,发现办公室里并没有你们,最诡异的是,办公室门窗紧闭,都是从里面反锁的,你们是不可能出去再把门窗反锁的。”

    杨大宇举起手说:“那天清晨我们确实早早就出去了,不过,你说的很对,我们不可能把门窗反锁的,明哥,你确定看清楚了吗?”

    我拍了他一下,怒气冲冲的说:“当时我反复确认了几遍,能有假吗?”

    杨大宇捂着头,往后缩了缩不说话了,这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好像有什么东西掉进了水里,我快速回过头,却见阿顺不见了。

    我快速站起来趴在桥边,下面水流湍急,黑色的水花四处冲撞着,一个人就此淹没不见了踪影,水雾翻腾,从桥上看下去都让人胆颤心惊,这阿顺是疯了吗,竟然从这里跳了下去?

    杨大宇拍着栏杆:“卧槽,这家伙不要命了吗,这么深的水,上游的水势冲击力这么大,这一跳下去必定九死一生啊。”

    虎子也在一旁看着,气定神闲的样子倒是让我安心了不少,虎子说:“你们不用担心,阿顺不会有事的。”

    杜伟韬观察了会,把我拉到一边,小声问我这两人的情况,我把大致情况说了下。

    杜伟韬一脸惨白,叹息着说:“没想到你还是去了那个地方,怪不得婷婷会出事,我把所有事情瞒着你,就是不想你和那里有所牵连,你怎么又去了呢?”

    我沉重的说:“老杜,事到如今你也没必要再瞒我了,和我详细说说吧,说说那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你能早点和我说,兴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到了现在你必须得告诉我了。”

    杜伟韬摇着头,一脸沉重的走到车里,从私家车里拿出一个公文包,一边掏着东西,一边说:“其实那年我去案发现场检查,最初发现你们四个的时候,你们都没了呼吸,可以确定你们全都死了,四个人之中,你的尸体保存的最完好,其余的惨不忍睹。”

    我的心随着他这句话极速的跳动着,我摸了摸自己的身体,甚至怀疑他说错了,一旁的杨大宇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显然也是震惊不已。

    杜伟韬继续说:“本来我们已经准备为你安排后事了,但是却不知为何,你在停尸间里突然醒了,当时把前去调查的田大队长吓了个半死,要知道之前停尸间一直出现莫名的尖叫声,很多人都说有鬼,你的复活,一直是警局里讳莫如深的秘密。”

    杜伟韬摸索了半天,终于从公文包里掏出来一些东西递给了我,我这一看,全身止不住的颤栗,这是四张照片,其中我的照片一脸惨白,双眼瞪大,很明显死了,其余人的照片惨不忍睹。

    我快速从兜里掏出四张破旧的照片亮了出来,杜伟韬双手发颤,问我:“你这照片是从哪里来的?”

    我说:“是从灵水村。”

    这四张照片让我明白了一些事情,照片上显示的内容是过去,而不是预言,我确实死过,然后又莫名复活了,他们怕忌讳,从来不对我提起。

    可是我到底是怎么死的呢?我们四个到底在灵水村经历了什么?

    我把视线转向不远处的虎子,他对我摆了摆手,不知道是不愿意说还是不清楚,我估摸着是不愿意说,因为阿顺之前和我说过了,他说如果我知道了会后悔的。

    那是多么惨痛的经历,知道了足以让我后悔?

    看着四张照片我突然意识到,原来这四名都是警察,是我的战友,可是我为什么没有一点印象?

    我拿出那个叫做张阳的照片,模糊的画面冲击着视线,我的眼睛毫无预兆的再次疼痛难忍,左眼仿佛要被撕裂了,有什么东西要迫不及待的出来。

    我快速把这张照片收起来,忐忑的问:“张阳是谁?”

    杜伟韬面色凝重的说:“张阳是一名很优秀的警员,说起来和你现在的性格倒是有些像,他曾是杨大警花的男朋友。”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仿佛被重锤砸了一下,杨大警花曾说我的左眼让她想起了爱人,老杜刚才说他和我性格有点像,阿顺又说我的阴阳眼是组合的,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杨大宇愣了半天,指着我说:“明哥,你的左眼又流血了。”

    我摸了摸左眼,手心里是触目惊心的一片鲜红色,虎子在一旁摇着头:“明哥,我说你就不要再对以前的事情这么好奇了,这对你并不好,你的眼睛流血就是最好的证明,这只是开始,如果再继续下去,恐怕……”

    杨大宇惊呼了口气,忙问:“恐怕什么?”

    虎子说:“恐怕你就不再是你了。”

    我被这句话惊骇到了,杨大宇和杜伟韬同样非常震惊万分,我正想问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阿顺从一旁走来,他全身湿淋淋的,两手里各握着一个罗盘,头上还挂着一颗水草,模样狼狈不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