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三十一章 大限之日

    他用钢钳般的手紧紧握住铁窗,深黑色的指甲看的我心头一颤,田大队长抬起头,嘴里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刘明,你终于又来了。”

    我心慌的说:“田队长,我有件事想问你。”

    犹豫了许久,我才艰难开口:“我之前经历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那天你为什么偷偷把办公室的门关了?”

    田大队长咧嘴嘿嘿一笑:“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谁也帮不了你,谁要是想帮你都会死的。”

    我沉思了下,坚定问:“你到底是在配合谁,背后的那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给我营造幻象?”

    田大队长猛地一愣,眼神略有慌乱,我心头一喜,看来我猜对了,确实有人在背后谋划着一切,田大队长是那人的一枚棋子。

    我盯着他说:“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你快告诉我吧,兴许我能帮你,你被什么控制了对吧。”

    田大队长全身抖动着,眼睛顿时变得血红一片,他的声音沙哑可怖,面部也扭曲起来,我听到了阴冷讥讽的笑声:“你,你不可能知道的,你谁也帮不了,这是你的命,你的命……”

    我看他全身颤抖的厉害,血红色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倒影,不由得往后退了退。

    一旁的警员发现了情况,很快把他拉走了,一边走一边骂:“奶奶的,又疯了。”

    我失魂落魄的走出监狱,一连串的念头冲击着大脑,快要把我吞噬,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已经让我疲惫到了极点,我一边走一边思考,到了偏僻的街道处都浑然不觉。

    身边蓦然响起了一句话,让我全身一震:“少年,我看你呈现阴寒之相,全身透露着一股邪气,恐怕是不详的征兆啊,需不需要我为你看一下,指点迷津呢。”

    我转过身,只见一个老大爷蹲坐在地面上,抽着旱烟,面前放着一张破碗,他穿着厚厚的脏衣服,宽大的上衣遮住了全身,甚至看不到他的脚,不过很明显个头很小。

    我紧张的注视着他,这人我是见过的,当时刚进灵水村,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他还和我打招呼,不过很快就不见了,当时我问了阿顺和虎子,他们说村子里没有这个人。

    我诧异的蹲下,指着他:“那天在灵水村见到的是不是你?”

    他抽了口烟,对着我吐了口烟雾,极其浓郁的烟味呛得我咳嗽起来,他在我面前也开始变得虚无缥缈了。

    只见他挽了下衣袖说:“是不是我不重要,不过我能救你。”

    我狐疑的盯着他:“难道说我有危险?”

    他弹了弹烟杆子,然后掐了掐手指,面不改色说:“这可不是一般的危险,稍不注意,将会有性命之忧。”

    我看他这一身打扮,十足的要饭气质,不像是算命的,该不会骗吃骗喝的吧?

    我略一犹豫,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放在他的碗里:“行了,我知道你也不容易,就给我说实话吧,有什么困难也可以说。”

    他眉头一凝,瞪着我:“你不信我?”

    我摇了摇头,这人穿着打扮委实奇怪,而且两次出现在我面前,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别的意图?

    他用烟杆敲打了我一下,疼得我直打哆嗦,只听他气愤说:“信不信我由你,你这钱也不能白拿,我奉劝你一句,切记不要走夜路,尤其是出现血月时,将很可能是你的大限之日。”

    我正想走,猛地定在原地,心跳的厉害,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那句话再次涌现在我的脑海里:“你将会看到三次血月,一失二丧三死。”

    我快速转身拽住他,把他提了起来,怒气冲冲的问:“是不是你,这一切是不是你搞的鬼?”

    他忙摆手:“少年切勿冲动,我虽不知你为何如此气愤,看来很可能和血月有关对吧?”

    我点头,他拽着我的胳膊,悬在空中说:“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会算卦,民间传闻血月乃凶月,是凶兆,会发生冤案。”

    我的眉头紧锁,紧盯着他,看他还怎么忽悠说,只听他继续说:“红色月亮为至阴至寒之相,兆示人间正气弱,邪气旺,怨气盛,戾气强,我看你面色正是呈现阴寒之相,全身透露着一股邪气,所以一定要多注意血月啊。”

    听到这句话,我心头颤了颤,不确定的问:“你,你说的是真的?”

    他拽住我的手,说:“如果你不信,可以问我一些事情,如果我算得出来,你把我放下如何?”

    我略一寻思,便开口问了一些问题,都是一些试探算命大师常问的事情,包括出生,家中可有姐妹,结婚了没等等。

    他的回答很出乎意料,竟然全对,我快速把他放下来,忙叫了声大师,他摸着胡子说:“大师不敢当,也就是混口饭吃,今天遇到你也是缘分,就和你说两句,提点一下。”

    我急忙说:“你可一定要帮我。”

    他对着我摆了摆手:“命数有天定,我力量太过薄弱,帮不了你,一切只能靠你自己。”

    说着他叹息着离开了,我看他的衣服铺展在地面上,盖住整个身体,也不知道下面到底什么情况,刚才把他拽起来的时候也没有看到他的脚,莫非他是残疾人?

    我对着他大喊:“不知大师叫什么?”

    回复的声音浑厚,似有回音:“王破军,以后叫我王师傅就好。”

    我注视着他远去,本以为这样的人行动缓慢,谁知才一会就没了踪影,他刚才话中的意思,莫非以后我们还会再见?

    我回到了家里,杨大宇和杜伟韬已经等了很久了,忙问我:“事情办完了?”

    我没精打采的点头,这事情办的一点也不顺利,我慢慢的收拾东西,把衣服生活用品全都装起来,杜伟韬眼神犀利,轻蹙着眉头问我:“你这是要干嘛?”

    我说:“我要去一趟婷婷的老家。”

    杨大宇伸着头,咂吧咂吧大嘴:“明哥,你去那里干嘛,我以前从来可没听你去过。”

    我确实没有去过婷婷的老家,几年了,我一直想让她带我去见见家人,她说家里早已经没人了,父母早逝,亲戚到处飘零,每次回家扫坟祭祖的时候,她也都是一个人,从不让我跟着。

    一直以来,我从未起过疑心,可是我刚在警局的时候,顺便查了下她的资料,我惊奇的发现,她在老家里还有个年迈的奶奶,她是被这个奶奶一手带大的。

    如此亲密无间的两个人,我却从来没有见过,婷婷告诉我她家里没人了,我不禁诧异起来,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看,顺便去找寻她的命魂。

    我扭过头说:“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不去。”

    杜伟韬说:“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要做什么,但肯定有你的道理,不过你一个人上路我是不放心的,我送你。”

    杨大宇举起手:“我也去。”

    我们走下楼,还未开车就碰到了杨凝,她一如既往的高冷范,大美腿一迈,挡在了我们前面,语气冷冰冰的:“刘明,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诧异不解:“你找我干嘛?”

    “难道你忘了吗?我说找个时间聊聊,可你倒好,一转眼不见了,还玩了失踪。”

    她指着我的背包和车,意味深长的说:“如果不是我来找你,恐怕我们又见不上了吧。”

    我拉开车门,扬了扬手:“以后再聊吧,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

    她走过来,一手拉开车门坐在了我身边,眼眸深沉的盯着我:“你去那我就去哪。”

    我知道她看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左眼,她对我纠缠不休,无非也就是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是我特码怎么知道?

    杨大宇坐在前面小声嘀咕:“明哥这桃花运来的猝不及防啊,他这上辈子是积了什么德。”

    杜伟韬咳嗽了声:“我们现在还走吗?”

    我毫不犹豫的说:“走。”

    既然她想跟着,那就随她吧,婷婷的老家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生活条件十分艰苦,等到了地方,不用说她也会想着回来的。

    奇怪的是这一路上,她出奇的安静,只是不时看一下我的左眼,随后盯着窗外发呆,这个冰山美人孤单落寞的脸庞,看上去楚楚动人。

    等到了婷婷的家乡,已经很晚了,夜色浓浓,山路崎岖,车子迫不得已停在了村头远处。

    抬起头看去,只见家家户户灯火通明,那些低矮的小房屋在视线里延展开,寂静的夜色里透露着一丝诡异。

    杨凝探寻着四周,终于忍不住了,问:“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我说:“寻找一样东西,对我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

    杨凝问我是什么,我说灵魂,她怔怔呆在原地,眼神惶恐,不可置信的盯着我。

    我笑了笑说:“骗你的,不过我想见个人,顺便调查点事情。”

    杨凝看了眼手表:“你这事情办的时间可真好,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夜深人静,山风呼啸,你看看这阴冷的四周,就不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吗?”

    杨大宇在身面笑嘻嘻的说:“小美人别怕,我在身后保护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