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三十二章 双胞胎奶奶

    杨凝瞪了他一眼,杨大宇双手抱胸快速躲到了一边,杜伟韬微微一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带着他们来到了村里,走在街头,我感到了阴冷的气息蔓延而来,抬起头时,只见不少人家门前挂着白色的灯笼,上面写着黑色的奠字,灯笼在冷风中摇摆着,四周隐约可以听见呜咽的声音。

    杜伟韬环顾四周,小声说:“怪不得从远处看都觉得家家户户亮着灯,原来是灯笼。”

    杨大宇打了个冷颤,从背后慌忙拽着我,忐忑不安的说:“明,明哥,我咋觉得这里不对劲呢?”

    我说:“我也觉得不对劲了,大家镇定下来,先跟着我往前走,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往前走了大概有几米,发现路边搭建了一个棚子,冷风吹过,布条发出呼啦的声音,杨大宇打量了眼,惊呼:“这是灵棚,他们村子里死人了。”

    灵棚我是听说过的,顾名思义就是停灵办丧事的棚子,听说农村人死了,都会搭上这样一个棚子,灵棚里边喷上一种特殊的液体,那味道闻起来有点像是麝香。

    我们悄悄走近,发现灵棚的入口很像门帘,在最上方有一块长布,就像牌匾一样,写着流芳百世。

    这过街灵棚的两侧,则是挂满了字画,那些画作内容大概是钟馗捉鬼,还有一些不知道的什么文字,看上去像经文。

    透过凉风刮开灵棚的入口,我往里瞅了眼,发现里面并没有死人,好像放着一个灰色的骨灰盒,然后旁边的香炉里插着三根香。

    在农村许多地方都是入葬,他们不会选择火化的,因为他们觉得尸首完整才能更好的投胎转世,可我看到这个死人是火化的,这样的情况让我诧异不解。

    不过时间也不早了,办正事要紧,我们也就没在这耽搁,我根据查到的信息,找了半天终于摸到了婷婷家。

    那是一个破旧的老院子,院墙斑驳,攀附着爬山虎,木门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轻轻一推就开了。

    院子里很黑,地面上铺满了落叶,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杜伟韬早有准备,掏出手电筒,光线照过去,射像黑洞洞的窗户。

    当照向最后一个窗口时,只见一个人趴在窗户边,直勾勾的盯着我们,诡异的是,那个人的眼睛漆黑一片,带着幽黑的光泽。

    杨大宇打了个激灵,哆嗦着问:“是谁?”

    很快那人不见了,灯光扫射前方四处,再没有发现她,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寂静吞噬了宅院,我有些心慌意乱,这个院子里实在太过阴冷,再看杨凝,只见她面目阴沉的掏出了手枪。

    我对着她摇了摇头:“千万不要冲动,刚才那个很有可能只是一个普通人。”

    杨凝眨了下眼睛,示意我前去开门,她在后面保护我,我看了眼大宇和老杜,他们两个也是这个意思。

    我心里暗暗说了句卧槽,这种事情竟然让我做,杨凝还在我身后推了一把,我深呼了口气,只得无奈的走了过去。

    还没等我推开堂屋门,突然“吱呀”一声门开了,我这一看,顿时大叫一声,往后退去。

    杨凝利落的拔出手枪对着前面,面容十分阴冷,杜伟韬问:“老人家,请问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啊。”

    回答的声音很沙哑:“这里是我家,我不在这里在哪里。”

    杨大宇惊呼:“原来你就是赵婷婷的奶奶。”

    我忙插嘴说:“她不是婷婷的奶奶,我见过她的,她是灵水村里一个非常奇怪的老太婆。”

    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忘记她的,在灵水村,她跳水,换皮,在我前去调查的时候,一个女鬼趴在我身上,险些害死我,这些诡异的现象一直让我寝食难安,一直到现在我都心有余悸。

    她转动着漆黑的大眼睛,幽幽说:“我是婷婷的奶奶,你在灵水村见到的那个人不是我,而是我的双胞胎姐姐。”

    我惊诧的盯着她,还别说她们两个确实非常相像,但是那双眼睛却有着天壤之别,王寡妇的婆婆双眼发白,而她却双眼发黑。

    不过仔细一想,我又觉得不对,随机快速摇了摇头,辩驳说:“如果你不是那个婆婆,又为什么知道我去了灵水村。”

    “因为这是婷婷告诉我的,前几天她回来了一趟,说要去找你。”

    她叹了口气:“可惜啊,我劝了很久,终究没有拦住她,我早和她说过,你们不适合在一起的,她太傻了,爱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你给不了她幸福,只能给她带来无尽灾祸。”

    我羞愧的低下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我的心里仿佛被什么堵住了,难过压抑的情绪快要把我吞噬。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婷婷为什么这么久才到达灵水村,原来她提前回了一趟老家,就像她辞职前说的,她要回老家办一件重要的事情。

    那么她回家到底要办什么?她有一个奶奶,又为什么从来不和我说?她隐瞒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老奶奶叹了口气,颤抖的指着我:“你是天降孤星,命犯天煞,七星偏位,这一辈子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可怜我那孙女太过执拗,非要跟着你,结果落得了死去的下场。”

    我全身一颤,喃喃:“你,你是怎么知道她已经死了的?”

    “因为我在她身上留了东西,能够感受到她的生命体征,她这一去,我就已经给她算了一卦,是大凶之卦,如果不是她偷偷溜出去,你觉得她会找到你个死小子。”

    他们在一旁的听得目瞪口呆,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高人,心中惊骇程度,估计不亚于我第一次经历灵异事件。

    我说:“既然来了,我就不妨和你说实话吧,这次来,我是要找到婷婷的命魂,帮助她复活的。”

    她讥讽的对我笑了笑:“就你,未免太过逞强了。”

    我咬了咬牙说:“不管怎么样,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弃的。”

    老奶奶拄着拐杖,阴冷的笑着说:“那也得能活一辈子再说。”

    我全身颤栗,这老奶奶每一句话都充满不屑和讥讽,挑战着我的心理,如果搁在以前,我早就摔门而出了,还有她刚才说的,她并不同意婷婷和我在一起。估计这也是婷婷不愿意带我来见她的原因之一。

    我思考了会,羞愧沉重的问:“你知道婷婷是被谁害死的吗?”

    她望着我,叹气的摇了摇头:“我虽然知道她这一去必有危险,却不知道她是如何死的。”

    她用发颤的双手指着我:“你还有脸问,如果不是你,我孙女又如何能够走到这一步,从小便被你拖累,如今长大了又被你害死,看着你,我就觉得心寒。”

    我紧张的呼了口气,怔怔的看着她:“你刚才说的从小便被我拖累是什么意思?”

    老奶奶说:“没什么意思,然后走到堂屋里,关上了门。”

    我紧张的拍了拍门,里面已经没有回声了,我的心里颤抖的厉害,脑子里一团乱麻,难道说她在我小的时候就已经认识我了?

    可是我们在不同的家庭,又相聚甚远,到底是如何认识的?我以前的记忆都消失了,根本不知道以前的经历,我揉着额头坐下来,难过的望着夜空,深锁着眉头。

    他们还未从我和老奶奶的对话中回过神来,怔怔的定在原地发愣。

    等了会,杨大宇极其震惊的扶着我:“明哥,天啊,我打死都想不到你竟然为了复活嫂子而来的,这人能够起死回生吗?”

    我没有答话,如果阿顺说的是真话的话,应该是可以的吧,毕竟婷婷见我的时候,确实全身冰冷,没有心跳,和死人一般无样,但是她确实有着感情,生龙活虎。

    杨凝在我旁边坐下,打量着我,大有深意的问:“当年你是怎么醒过来的?是不是也是用某种方法复活了?”

    我摇了摇头,当年的事情我早已经忘了,按照杜伟韬的说法和那张照片,我确实早就死了,死因和苏醒就像一个谜底吸引着我,我也想搞清楚,可是却没有勇气。

    她又问我:“你左眼的事情搞清楚了吗?”

    我犹豫着,不知道我阴阳眼的事情该不该说,这时,杜伟韬对着杨凝冷冷说:“你问这么多事情干嘛,是不是别有居心。”

    杨凝冷冷回复一句:“你管不着。”

    杜伟韬甩了甩手,怒气冲冲的说:“他是我兄弟,我怎么管不着了,当年你害的他还不够吗?现在又来调查这件事,他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生活,难道你还想让他失忆。”

    “等等。”

    我打了个暂停的手势,诧异的盯着杜伟韬,问:“老杜,刚才你这话什么意思?”

    杜伟韬憋了半响,舒了口气说:“这个杨凝故意接近你,只是想调查以前的事情,当年她逼过你好多次,让你回忆当时的经历,可是你不但没有想起来,原本的记忆也没了。”

    我明白了,怪不得以前老杜不让我回想过去,也从来不告诉我过去的经历,大家一直隐瞒着我,也就是最近我才知道怎么回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