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三十三章 摄魂珠

    杨凝对当年的事情如此上心,应该是放不下惨死的男友吧,多年来追她的人不断,她却一直单身,这份感伤值得尊重。

    我对她说:“你也不要着急,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再说我当年的记忆一片空白,着急也没用。”

    杨凝低下头,不说话了,我给大宇要了根烟,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抽着,非常感伤,这几天心里一直不是滋味。

    正抽着,我看了眼院墙外面,不经意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闪过,她的脸色苍白,对着我深情地看了眼,很快离开了。

    我快速扔掉烟头,慌张的跑了出去,杨大宇在身后喊:“哎,明哥,你这又是要去哪?”

    我快速奔跑着,试图找到那道白色的身影,可是一转眼,她却不见了,四周的光线很暗,街道上的灯笼都灭了,映着惨淡的月光,前方的一切都很模糊。

    我心跳的飞快,在四周来回转着,试图找到她的身影,可惜却没有一丝发现,她来过,又仿佛没有来过。

    我对着前方大喊:“婷婷,你在哪?快出来见见我吧,我真的很想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说着说着,眼泪不受控制的划出了眼角,泪眼模糊中,我看到了天空中血红色的月光。

    我心头猛地一颤,这是我第三次看到血红色的月亮,难道说,今晚我大限将至?

    只听远处呯一声枪响,子弹在我面前擦肩而过,然后一个人在我面前倒下了。

    我揉了揉眼睛,只见眼前的这个人穿着黑色的衣服,连衣帽盖住了整颗头,它拿着一个锋利的镰刀,像极了电视中死神的装扮。

    大宇他们从身后急急忙忙赶来,心急火燎的对我说:“你刚才愣在那干嘛呢?这个人拿着镰刀对着你的眼睛,好像要挖你的眼睛。”

    我急促的呼吸着,咽了口吐沫,说:“我刚才看到了婷婷,她来找我了,但是很快就不见了,所以我就站在那,一直在找她,我也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的。”

    杜伟韬脸色十分凝重,他提议:“要不我们赶快走吧,这个地方不安全。”

    我坚定的说:“不行,我必须要找到婷婷的命魂,刚才我已经看到她了,相信我,她不会一直躲着我的,我一定会把她找出来的。”

    杨大宇张开大嘴:“明哥,你疯了吗?你怎么能看到灵魂呢,刚才一定是你看错了,站在你面前的只是要害你的这个人啊。”

    他指着地面上躺着的那人,我们一齐看下去,却见地面上只剩下了一个干瘪的衣服和镰刀。

    杨大宇诧异的弯下身,掂了掂衣服,下面什么也没有,那个人就好像消失了一样,杨大宇双腿发抖:“明哥,这是咋回事啊?”

    我说:“这很可能不是一个人,或许他只是一个幽灵,是一个恶鬼。”

    杨大宇把黑色衣服扔掉,双腿抖动的更厉害了,声音也开始发颤:“可是刚才我明明看到了他发红的眼睛,而且开枪的时候他确实倒下了啊。”

    杨凝和杜伟韬也纷纷表示看到了,这件事让他们非常不解,我从杜伟韬手中拿过手电筒,在眼前的路面上照了照,发现了两个血红色的小珠子。

    我拿起来观察了会,只见其中一个小珠子已经接近碎裂的程度,很可能刚才那一枪就是击中了这颗珠子,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我觉得肯定不简单。

    我想了会说:“刚才的事情应该和这个珠子有关,等什么时候,我问一下婷婷的奶奶,她或许知道。”

    杜伟韬谨慎的看了眼四周:“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夜色深沉,如果我们一直呆在外面也不是办法,稍有疏忽很可能就会被偷袭,就像你刚才一样。”

    我看了看周遭,再没有见到婷婷的身影,便说:“我们先回去吧,住婷婷老家宅院里,晚上轮流值班,一次两个人。”

    杨凝蹙眉问我:“刚才那东西为什么要取你的眼睛?”

    我说:“可能是我的眼睛与众不同吧。”

    杨凝疑惑的注视着我,她也是为我的左眼而来,只是目的不同,她想调查当年的事情,还有他男朋友的死因,以及我的左眼为什么和她男朋友的如此相象。

    杨大宇盯着我,一脸惊奇的说:“明哥,你还别说,你的左眼变成了双眼皮,这一双眼睛确实很特殊,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传说。”

    杨凝阴沉着脸问:“什么传说。”

    杨大宇故作深沉的咳嗽了下,装作一副博学多识的样子:“我听说有这种眼睛的人是阴阳眼,单眼皮为阴,双眼皮为阳,可以看到很多不干净的东西。”

    杜伟韬皱了下眉头,沉声说:“我曾看过周易之类的书,混沌太极,轻清者为阳,上浮而为天;重浊者为阴,下凝而为地,阴阳眼集天地之变化,是非常厉害的。”

    我见他们猜出来了,便也不再隐瞒,叹了口气说:“有什么厉害的,自从有了这阴阳眼,便一直不得安宁,永远受它所困,甚至死在这双眼下都未可知。”

    杨大宇惊呼了口气:“怪不得刚才那东西要取你的眼睛,原来是想得到你的阴阳眼。”

    我走在前面,心情沉重,已经不想和他们讨论这个问题了,先前在灵水村就碰到了一个奇怪的人偶要取我的眼睛,这又不知道遇到了一个什么东西,接下来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呢?

    杨凝并肩和我走在一起,不时复杂看我一眼,然后疑惑的低下头,估计又在想什么事情。

    走了几步,到了破旧的院落,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里面昏黄的灯光,看样子老奶奶并没有睡。

    我刚趴到窗口,准备看一下里面的情况,只听老奶奶沙哑的说:“不用看了,进来吧。”

    我不好意思的缩回了头,轻轻推开了门,堂屋里一片黑暗,老奶奶端着油灯从卧室走进来才明亮了些。

    我看这堂屋非常亮堂,整洁干净,桌椅摆放整齐,最中间的一个长柜上放着一个灵牌,上面写着赵婷婷,灵牌前面放着一个香炉,三根香还没燃尽。

    看着赵婷婷的灵牌,我不由得心头一酸,怔怔看了半响,大宇他们从外面进来了,我才回过神。

    老奶奶转动着深黑色的大眼睛,面无表情的朝我看了眼,然后把油灯递给我:“我是瞎子,用不着灯,你们用吧,旁边有屋子,你们就将就睡一下吧。”

    我接过油灯说了声谢谢,想问刚才经历的事情,张了张口,看到她如此模样,叹了口气。

    正准备转身离开,老奶奶问我:“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我狐疑的打量着她,那双深黑色的眼睛泛着光泽,一直在盯着我,我说:“本来有件事是想请教你的,可惜你看不到,算了吧。”

    老奶奶阴冷的说:“我虽然看不到,但心里可明亮着呢,你有什么事就问吧。”

    我从兜里掏出那两颗血红色的珠子递给她,说:“刚才出去的时候,被一个人偷袭,险些丧命,好在支援及时,给了他一枪,我才幸免于难,不过让我们感到诧异的是,那人中枪之后不见了,地面上只剩下空荡荡的衣服和这两颗珠子。”

    老奶奶转动着眼睛摸索着,随后她脸上抽搐了下,眼睛瞪的老大,我看她慌张的神色,便知道这事不简单。

    她用发颤的双手把珠子收了起来,忐忑的说:“这是摄魂珠,刚才要害你的不是人,是鬼。”

    我顿时紧张了起来,看来我猜对了,应该是有人通过这种诡异的方法,驱动鬼灵来害我,身后的杨大宇哆嗦着说:“那,我们在这里岂不是非常危险?”

    老奶奶嘿嘿一笑,用拐杖戳了下地面说:“只要你们一直不出去就不会有事。”

    我看了眼婷婷的灵牌,悲伤的说:“我好像刚才看到婷婷的命魂了。”

    老奶奶紧张的拽着我,尖锐宽厚的指甲掐的我皮肤生疼,她慌乱的问:“我的孙女在哪?”

    我咬着牙说:“我刚才只看到了她一眼,然后就不见了,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不过肯定还在你们村里,我相信我一定会找到她的。”

    想必是看到了我痛苦的表情,老奶奶松开了手,感叹着说:“阴阳眼果然名不虚传。”

    我慌张的问:“你知道我是阴阳眼?”

    她笑了下,抖动着干瘪瘪的嘴唇:“滴水聚沧海,眼中藏乾坤,你这双阴阳眼可是很不一般啊,我怎能不知道呢。”

    她叹了口气:“看来找到婷婷的命魂,恐怕非你不可了。”

    她说完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摇着头走进了自己卧室,我呐呐的叫了声奶奶,也没见她回答,她关上了卧室的门,估计休息去了。

    杜伟韬一向观察入微,他一直站在一旁,打量着四周的一切,等老奶奶进屋了,他才说说:“这个老奶奶非常奇怪。”

    杨凝说:“我觉得这个村子都很奇怪。”

    杨大宇没头没脑的说:“再奇怪能有灵水村奇怪吗?”

    他这话一说,大家都愣住了,我看他们脸色都不太好,提起这个灵水村这个诡异的村庄,似乎每个人都有些恐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