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三十四章 鬼井

    其实我对灵水村同样无比敬畏,在那里经历的事情,恐怕我一辈子也忘不掉了,它就像慢放的恐怖电影,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杨凝顿了顿,轻声说:“如果以后有机会,我真想去灵水村看一看。”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带着他们去了隔壁的房间休息,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有两张床,我们四个人,可是却有一个是女的,所以睡觉的时候不禁为难起来。

    杨凝看出此中情形,拉着我羞涩的说:“要不我们将就着睡一张床吧?”

    这个冰山美人竟然主动提出了这个问题,倒是让我出乎意料,我心头一颤,左思右想,既然人家都不嫌弃,我又如何能推辞这番好意呢。

    杨大宇一旁的角落里嘿嘿的笑着,露出一脸猥琐的笑容,估计现在他的脑子里已经涌现出了大量不健康的画面。

    我的心里现在只有婷婷,这个冰山美人投怀送抱,恐怕目的不单纯,我透过窗外看着漆黑的夜色,心里极其复杂,没有一丝困意。

    等他们都睡了,我感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流蔓进了房间里,这股寒气就好像从冰箱里冒出来的,冻的我全身发抖,虽说是秋夜,但也不至于这么冷,这是什么情况?

    我怀着好奇心走出了房间,发现越是走近老奶奶卧室,这股寒气越发逼人,我心有疑惑,轻轻推开了她卧室的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漆黑一片,寒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冻的我直打寒颤,我全身哆嗦着,想要弄清楚怎么回事,便忍不住开了手电筒。灯光照过去,我发现老奶奶并不在床上,她的房间里空荡荡的。

    我环顾四周,发现冷气是从床边的衣柜冒出来的,一时诧异不解,便伸出手准备拉开衣柜,谁知才拉出一条缝,一只干枯细小的手从里面拽住了我。

    这一幕来的非常突然,我吓了一大跳,慌乱的挣扎着,这时衣柜的门开了,老奶奶瞪大深黑色的眼睛注视着我,一脸怒气的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张口结舌:“我睡觉被冻醒了,就顺着寒气过来看看咋回事。”

    我指着衣柜里面,喏喏的问:“这里为什么这么冷?”

    老奶奶快速关上衣柜,把我推出门外,可能因为太过激动,面目都扭曲了,她冲我嚷嚷:“不该问的就别问。”

    我又瞅了眼屋子里,只见她快速关上了门,挡住了我的视线:“快去睡觉吧,尽快找到婷婷的命魂,然后给我滚蛋。”

    随着“吱呀”一声,门被彻底关严实了,我站在卧室门口,心里无比复杂,我猜测这一定是她的秘密,那个衣柜后面应该是个密室,我展开了大胆的想象,里面说不定放着很多冰块,还有支离破碎的尸体……

    我的心猛烈的颤动着,身后蓦然伸出来一只手,吓得我连忙转身,拽着她就是拳打脚踢,好在这人身手敏捷,躲过了我的攻击。

    对方的声音很忐忑:“刘明,你干嘛?”

    我停下来定睛一看,原来是杨凝,我捏了把额头的汗水,喘了口气,问:“你来干嘛?”

    杨凝说:“我睡醒了,发现你不在,怕你遇到危险,就起来看看,你刚才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紧张?”

    我说了句没事就往自己卧室方向走,杨凝自然不信,又问了我几遍,见我不愿意说,也就不再问了。

    我躺在床上,这一睡就到了天亮,外面响起了悲鸣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吹唢呐,杨大宇一屁股撅起来,迷糊的问:“这外面咋了,噪声太大了。”

    杜伟韬平淡的说:“应该是昨天那个死人要出殡了。”

    我们穿好衣服,好奇的走出去,只见村子里的街道上,站着许多身穿白衣的人,他们跪在棺材旁哭的一塌糊涂。

    只见棺材旁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在棺材旁摔碎了一个瓦盆,啪嗒一声,声音非常清脆,然后不少人抬着棺材要走了。

    我知道旧时有“摔丧驾灵”习俗,在出殡之日,将要启动棺材时,先由主丧孝子在灵柩前摔碎瓦盆一只,叫做“摔丧”。

    据说要一次摔破,而且越碎越好,因为这是死者的锅,摔得粉碎才好带到阴间去,瓦盆一碎,有如一声号令,扛夫迅速起灵,摔盆者扛起引魂幡或牵引灵车驾灵而去,这叫驾灵。

    没想到这样的风俗,这个村子里还保留着,杨大宇嘴碎,上前问了一些邻居,回来给我们说:“听说这个人死的非常惨,迫不得已才火化的。”

    我对这并不感兴趣,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婷婷的命魂,在原地停留了会,环顾四周时,不经意再次看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她在房角阴影下缓慢飘动着。

    我快速追上去,不知怎么跑到了一个偏僻的院子里,只见四周纸屑纷飞,根据不完整的纸屑判断,这些是被烧毁的冥币,而院子中央是一个古老的大井,井口布满了裂痕,隐约可以看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字眼。

    婷婷的命魂就是从这里消失,然后不见了踪迹。

    我紧张的向四周观望着,再没有发现她,老杜他们从身后火急火燎的赶来,杨大宇喘着气对我说:“明哥,你又跑这来干嘛?”

    我说:“找东西。”

    杨大宇说:“这里是死者的家里,刚才我们问过村民了,他们说这里是不详之地,就连死者的家人都不住这了,你来这里干嘛?”

    我迷惑的问:“你说这里是不详之地?”

    杨大宇使劲点头:“是啊,那刚下葬的人就是在这里死的,死的时候非常恐怖,他们请来的大师看过了,大师说这里五行相冲,阴阳失调,常有鬼灵出没,已经不适合居住了。”

    我问:“是那些村民说的?”

    杨大宇使劲点头,心虚的看着四周,眼神惶恐,我说:“村民们都是胡乱说,他们迷信,从来都是以讹传讹,不一定可信。”

    我刚说完这话,只听身后一人说:“你这话就不对了,这个院子的风水我刚看过,这里确实有问题。”

    我听身后这人声音沙哑,转过身去,只见一个人手拿算命幡,摸着胡须打量着我们,我觉得这人眼睛分外熟悉,却又一时想不出在哪里见过。

    杜伟韬回过头说:“我也看过一些周易之类的书,你就说说这里哪里有问题。”

    大师气定神闲立在那,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说出了自己的理由:房屋上确定选址规划方位、进行设计建造时必须遵循三大原则,天地人合一原则,阴阳平衡原则、五行相克原则。

    一旦违背以上原则,气场混沌、阴阳失调,生态环境便会与人相冲突,呈现凶相,于是就会有一些自然现象发生,而这些自然现象,就是所谓的灵异闹鬼现象。

    他指着这处房屋:“这个院子在村子的尽头,挡住了流通路径,难免会有什么脏东西找不到路跑进来,而且这房屋在山脚之下,长年得不到阳光,必然阴气很重,房子是坐西北面东南,巽山乾向,兑宫退气星、煞气星组合,不可有突出之物或者见水,这口井在这里就是最大问题。”

    杜伟韬点头,看来这大师确实有点门道,大师摸了下胡须,又指着前面说:“我劝你们不要在此逗留太久,因为这口井有很大的问题,村子里那人就是掉在了井里淹死的,捞上来的时候七窍流血,非常恐怖。”

    我不相信这么邪乎,狐疑的走到井边,朝下看了眼,这一看,只见下方有一个红衣女子飘荡着,她在水面上露着苍白的脸颊正冲我笑,我想离开,却发现全身定住了一般,再也动不了了。

    我只觉得全身一软,头朝下就要向井里倒下去,井里那个女子尖锐的笑着,面目狰狞可怖,带着欣喜万分的眼神。

    就在我快要跳下去的那一刻,上面有人抓住了我的腿,只听老杜焦急的说:“快帮忙,给我死劲往上拉。”

    下面的女子疯狂的尖叫着,对着我伸出了魔爪,试图把我拉下去,我瞪大了双眼,全身疼痛难忍,也不知怎么就晕了过去。

    等醒来时,我已经在卧室里了,老奶奶在一旁看着我,她明明是瞎子,虽然那双眼睛奇怪非常,但给我的感觉,倒像是一个正常人。

    杨大宇呼了口气,紧张兮兮的说:“明哥,你总算醒了,可吓死我了。”

    我想动一下身体,只觉得脖子处非常疼痛,已经无法坐起来了,便问:“我这是怎么了?”

    杜伟韬看着我说:“你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爬到井边,突然头朝下,就掉了下去,还好我出手及时,要不然你就掉井里去了。”

    我的脑子很痛,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方才觉得好一些,老奶奶端着一碗汤送到我嘴边,殷勤的说:“喝了吧,对你有好处。”

    我闻着这汤有一种刺鼻的气味,好像加了大量草药,碗里黑乎乎的。

    见我不愿意喝,老奶奶说:“如果你想把脖子上的手印消除,然后下床的话,就不要拒绝。”

    我心头一凉,难道说我脖子上再次出现了手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