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三十五章 诅咒

    我惊慌的注视着他们几个,杜伟韬叹气说:“是青黑色手印,和那天那个女尸脖子处的手印一样,就好像融进了皮肤里。”

    我这一听,忙不迭接过那碗汤,一饮而尽,喝完之后,只觉得脸颊发烫,我打量了四周,问:“那个大师呢?”

    杨大宇说:“他走了,多亏了他及时出手,我们才能把你拉上来。”

    杨凝见缝插针说:“确实是他帮的忙,当时也不知为何,我们三个竟然拉不动你,他扔下去一张黄色纸符之后,我们顿觉一轻,才把你拉上来。”

    我想着在井口的遭遇,一时全身颤栗,汗水都冒出来了,杨大宇紧张的问:“明哥,你在下面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我说:“我可能遇到女鬼了。”

    他们三个相互看了眼,噤若寒蝉,杨大宇咯吱一声咽了口痰,声音十分响亮,看样子是受到惊吓了。

    我转过视线,说:“奶奶,你能和我说一下死人那个宅院里的井吗?我就是在那口井里出的事。”

    老奶奶回忆着,深沉的说:“那口井是大跃进时代的产物,当时水很深,后来土地改革以后就没再用过。到了八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村里有人投这个井轻生,第二年井里水莫名其妙就下去了,是一口老井了。”

    我说:“这不对啊,刚才我见到的时候明明有水啊。”

    杨大宇摸着头反驳说:“明哥,你看错了吧,那口井里没有水啊,把你拉上来的时候,我们还特意看了看。”

    老杜他们也说没水,我心里犯了嘀咕,这就怪了,难道说我真的看错了?可是那个感觉又如此真实。

    我的心里忐忑不安,脑子里乱糟糟的,老奶奶问我:“你没事跑那里干嘛?”

    我说:“我看到了婷婷的命魂。”

    老奶奶面色一凝,忙拉着我的手:“快,快带我去看看。”

    我们再次来到了古井旁,我特意观察了许久,这下面确实如他们所说,没有一点水,可是刚才又是怎么回事呢?

    老奶奶把我推开,一个人窥视着井口,深黑色的大眼睛转动着,仔细观察,我才发现她的眼睛中间带着螺旋的纹路,十分诡异,我真怀疑她这双眼睛是不是能看到东西。

    等了会,老奶奶戳了下拐杖,转过身说:“我们下去吧。”

    杨大宇张口结舌说:“我没听错吧,下井,井里?”

    他说完还特意朝我们确认一下,老奶奶严肃的说:“你没听错,我们必须下去。”

    我说:“这井里有古怪。”

    老奶奶抬起头,皱巴巴的面孔微动着:“我知道,但是我们不得不下去,因为我在下面感受到了我孙女的气息。”

    “婷婷。”

    我轻颤着叫了声,心里抽紧了,我先前看到她的命魂跑到了院子里,然后不见了,原来是跑到了井里。

    我说:“既然这样,我必须要下去。”

    老奶奶说:“我先回趟家,去取点东西,你们在这里等我。”

    我点头,看着她离开,拐杖不时敲击着地面,佝偻的背影让我想起了一幕画面,我仿佛看到了多年前一个老奶奶牵着女孩子的手,向我挥手作别。

    突然脑袋疼痛难忍,仿佛被撕裂了,眼睛也随之睁大,我捂着头蹲下来,靠在井沿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杨大宇吃惊的看着我,急促的说:“明哥,你的右眼睛血红一片,好像要流血了。”

    我摸了摸右眼,仿佛已经没有知觉了,之前一直都是左眼出问题,但是这次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右眼,它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杨大宇紧张的说:“明哥,那个,那个人就是在这里死的,还是七窍流血,你说,你会不会是中了什么诅咒?”

    我站起来就想踹他一脚,杨大宇哆嗦着滚到了一边,我说:“你丫就不盼我点好,人家是七窍流血,我这是右眼出血,能特码一样吗?”

    杨大宇颤抖的指着我:“明,明哥,你的鼻子也流血了。”

    我摸了一把,手上确实有血,心头猛地一沉,卧槽,这该不会真被他说中了吧?

    杜伟韬和杨凝一脸担忧,他们紧张的看着我,让我先冷静下,杜伟韬开导说:“兴许只是凑巧,你也不要太……”

    他只说了半句话,脸色凝重的盯着我,再也不动分毫,杨凝犹豫了下,对我说:“你的耳朵好像也流血了。”

    这下我的心彻底沉入了谷底,我转过身盯着这口古井,莫非这里真的存在诅咒?

    老奶奶很快过来了,她拿了一根粗长的绳子和一把伞,我忙接过,心急如焚的说:“奶奶,我好像中了诅咒。”

    老奶奶诧异的扭过头,干瘪的嘴巴上下合拢着:“什么诅咒?”

    我把刚才的事情一说,老奶奶脸色阴沉,不再说话了,她皱了皱眉,把绳子伸进了井里,另一端绑在了院子里一颗大树上,然后又把伞扔了下去。

    我这心里急啊,她一直不说话,我越觉得有问题,在屁股后面跟了半天,她处理完一切,沉重的说:“应该是下面的女鬼给你下的诅咒,等下去了之后再说吧,应该是可以破解的。”

    我紧张的喘着气:“你是怎么知道下面有女鬼的。”

    我虽然在下面看到了女鬼,但是我好像并没有告诉他们。

    老奶奶说:“当年跳井轻生的那个人就是女子,刚才你脖子上的印迹已经证明脏东西的存在了,这井阴气极重,想必当年那个女子冤魂不散,还在里面。”

    杨大宇在一旁听得直哆嗦腿,我扭过头说:“大宇,你不用下去了,在上面守好,杨大警花和老杜,下不下随你们。”

    杨凝和老杜异口同声的说:“我们下去。”

    我欣慰的看了他们一眼,转过身时,老奶奶已经没了踪影,我朝着井口一看,绳子晃动着,原来她已经下去了。

    我拽着绳子,一点点往下落,到了下面一股阴冷的气流冲过来,冻的我直打寒颤,我开了手电筒,这才发现正对着我的是一个洞门,里面黑乎乎的,长满了蜘蛛网。

    “奶奶。”

    我轻喊了声,声音在里面回荡着,可是却没有人回复,这下来也没有看到她,应该是进去了。

    老杜和杨凝很快下来了,看到如此场景,他们也是一惊,老杜仔细的观察着,感叹:“原来这里别有洞天啊。”

    杨凝比较小心,提醒:“这里无缘无故出现了这么一个空间,恐怕不简单,大家一定要密切注意四周的情况。”

    我们相互点头,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他们两个掏出手枪,非常谨慎,我拿着手电筒倒是自在多了,反正我已经中了诅咒,如果化解不了,早晚要死,既然都已经这样了,我还怕什么呢。

    冷风从前面飕飕的灌过来,气流中夹带着一丝腥臭味,十分冲鼻,杜伟韬嗅了嗅,皱起眉头说:“我怎么闻到了一股尸臭味。”

    这味道随着阴风飘来,更加浓郁了,我们纷纷捏住了鼻子,忐忑不安的往前走,走不几步,我看到了地面上散落的纸伞。

    我不由得一怔,这不是老奶奶拿的伞吗,怎么掉这里了?我捡起来心神不宁的继续往前走,又走了几步,再次看到了一个拐杖,我观察着四周,并没有老奶奶的身影。

    手电筒照射的地方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蜘蛛网,我往头顶上一照,彻底傻眼了,整个人呆在原地,瞪大了双眼,只见头顶上方蜘蛛网缠绕着好几个蚕蛹似的东西。

    老杜紧张的说:“蜘蛛网这么大,恐怕这蜘蛛也不小啊。”

    他这话正是说到我心里,我也是在担心这个,便拿着手电筒到处照射着,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冒出了一个猜测,老奶奶该不会被蜘蛛抓走了吧,要不然她的拐杖和纸伞怎么丢了呢?

    灯光一闪而过,老杜忙指着前面说:“先别动,前面好像有个蚕蛹似的东西,我们去看看。”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把灯光打过去,确实看到地面上放着一个蚕蛹似的东西,蜘蛛网包裹的严严实实。

    我们小心的走过去,密切的注视着周边,到了蚕蛹面前,杜伟韬便快速蹲下来,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手术刀。

    他轻轻的割断蜘蛛丝,刚打开一个口子,里边有一股恶臭味弥漫了出来,我捏着鼻子差点没有吐掉。

    老杜不愧是法医出身,他不但没有不适,反而很是兴奋的拉开了那个口子,光线照射下我们总算看到了里面的东西,那不是蚕蛹,而且一个融化了一半的死人。

    臭味越发浓烈,那个死人仿佛被抽干了,面目表情十分惊恐,杨凝不忍再看,快速扭过了头。

    我捏着鼻子说:“老杜,你见多识广,给我说说这是咋回事。”

    杜伟韬面色凝重的说:“这个人应该是被蜘蛛捉住了,带到这里来的。”

    我惶恐的问:“为什么他的尸体融化掉了一半,表情那么痛苦?”

    杜伟韬说:“那是因为一旦蛛丝捕到猎物,便随即注入毒素,使人肌肉僵硬,但保持意识清醒。它们在对猎物注入麻痹毒素的同时还会注入一种消化液,使猎物活活地被融化,供其吸食。”

    我身体猛地一晃,心跳的剧烈,这要是被蜘蛛捉住了,岂不是死的非常痛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