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三十七章 照片真相

    等了大概半小时,就在我们心灰意冷的时候,头顶上面终于传来了声响:“明哥,是你们吗?”

    我忍不住破口大骂:“操,你刚才死哪去了,这绳子怎么回事?你想让我们死在这吗?”

    杨大宇忐忑不安的回复:“明哥,这不怪我啊,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就晕倒了,醒来的时候已经这样了。”

    事已至此,我知道再骂也没什么用,忙让他去找绳子,等了半天,他终于把绳子扔了下来,我们接连上去,也算有惊无险。

    老奶奶刚上来就晕倒了,杨大宇怕我再怪罪他,积极的把老奶奶背起来。我仔细的观察着四周,隐约看到一个角落里,闪过一双眼睛,似乎有人刚才在偷窥着我们。

    那么杨大宇晕倒,绳子被切断,很可能就是那个人做的,我义愤填膺的朝着那个角落跑过去,视线扫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人。

    我诧异的转过身,老杜问我:“刚才你干嘛去了,这么急?”

    我说:“刚才隐约看到一个人,但是我去看的时候,又没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

    我看时候不早了,快速返回老奶奶家里,我紧紧握着纸伞,叫了声婷婷,她没有回复我,我想打开纸伞,却发现这纸伞像被什么粘住了一样,根本无法打开,我又怕破损了,所以不敢用力,只好把它放好。

    大宇递给我一根烟,站在门口给我说起了当时的事情。

    杨大宇吐了口烟,说:“其实我在那一直见你们不出来,也挺着急的,但是吧,由于你之前的事情,我也不敢趴在井口看……”

    我抽了口烟,严肃的盯着他:“说重点。”

    杨大宇摸了摸头说:“我就是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回过头的时候,只觉得脖子一沉就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绳子已经断了,我听到下面有声响,就猜你们应该在,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

    我眯着眼:“你的意思是说你被人打晕了?”

    杨大宇咧着嘴,摸着脖子:“可不是嘛,现在还疼呢。”

    我看了眼他的脖子,那里没有一点伤痕,也不知道有没有内伤,我呼了口气,掐灭烟头再次走进了屋子里。

    趁着他们三个讨论的当头,我悄悄摸进了老奶奶房间,她还未醒,鼾声如雷,不过那双深黑色的眼睛却睁的老大,就好像在注视着我,刚进房间把我吓了一大跳。

    我走到衣柜旁,悄无声息的拉开了柜门,里面放着厚厚的被子,被子挡住了后面的东西,我拿掉被子后,一股寒流钻进了衣服里,冻的人直打哆嗦。

    透过被子后面依稀可以看到一个空间,我想了片刻,就怕里面像我猜测的那样,所以犹豫不前,不过最终还是没有挡住好奇心钻了进去,然后我又用被子挡住,以免寒流涌出惊醒了她。

    转过身时,我发现这里是一个很小的空间,里面放着很多冰块,一个女子一丝不挂的躺在冰块上,冻的眉毛都凝结了,我不知道她是谁,不过冻在这里,肯定已经死了,或许这人对婆婆很重要。

    她的面容非常陌生,不过有着娇好的容颜和雪白的肌肤,如果活着肯定会是一个绝美的人。

    我冻的全身打颤,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稍微观察了会,便赶快走了出去,好在此刻老奶奶还没醒。

    我哆嗦着走出门外,透透气,这一走不知不觉走到了街道远处,大街上很是凄凉,可以说没有一个人,我总觉得这个村子也有问题。

    突然不远处响起了一声口哨,这是流氓哨,以前经常见到混混对着美女吹,我看不顺眼了,就会骂两句,人家见我是警察,也不敢乱说话。

    我诧异转过身,看到了今天的那个算命大师,他手拿算命幡,摸着胡须对我挑了挑眉,示意我过去,站的位置正是一个不显眼的角落。

    我好奇的走过去,问:“你怎么还没走呢,叫我过来干嘛?”

    他笑嘻嘻的说:“我是来帮你的。”

    我更加不解了,问:“你能帮我什么?”

    大师搓了搓手,示意我得先给他点钱,他才能说,我想到他今天得到了老杜的认可,应该是有两把刷子,便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

    “行了吧,可以说了?”

    大师声音沙哑,犹豫了会说:“既然你这人还不错,那我就给你看看好了。”

    他观察着我的面相,皱着眉头,捏手掐诀,不时变换着,好像在做什么演算,等了会,他谨慎的对我说:“你身边有危险人物,不得不防。”

    我狐疑的打量着他,算了半天就说了这么一句话,我靠,这不是废话吗,让我也会说,他故作高深的摸着胡须,应该是在等我继续问下去。

    我说:“那你觉得我身边的危险人物是谁啊?”

    他摇着头:“天机不可泄露,不过你啊,可千万要小心,有时候最亲密的人未必是可信的。”

    他这话说的大有深意,不禁让我猜测起来,他晃了晃算命幡,就要离开,身上突然掉下来一张照片,我不经意看了眼,大惊失色。

    他快速弯下身把照片收起来,揣进了兜里,对着我苦笑:“太不小心了,把东西弄掉了。”

    说着他就要走,我忙拦住:“哎,大师,你先别走,那张照片能不能让我看看?”

    大师摇头晃脑了会,露出一脸苦笑,他的笑容生硬,很不自然,我知道他不愿意让我看,于是忙从兜里掏出了我所有的零花钱,他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我看到了狂喜的表情。

    我问:“行了吗?”

    大师忙把钱揣兜里,然后把照片递给我:“小兄弟,有钱啥都好说。”

    我惊讶的看着这张照片,照片里的环境我并不陌生,因为就在那口古井旁边,让我震惊的是杨大宇,他手拿剪刀正对着绳子,其动作不言自明,他剪断了绳子,他骗了我们。

    我的心里带着满腔疑惑,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正想再问,大师已经不见了,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呼唤声:“明哥,你在哪呢?”

    我听这声音是杨大宇,急忙把照片收了起来,然后整理下慌乱的心情,从角落里走了出去。

    目前我并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我觉得还是不要找他质问了,还是多留心,暗自调查吧。

    我对着他扬了扬手:“大宇,找我有什么事吗?”

    杨大宇急促的说:“明哥,我见你一个人出去一直没回来,比较担心你,就出来看看。”

    我说:“没事,你明哥我福大命大,命格硬,轻易不会出事的。”

    杨大宇笑了笑,话锋一转说:“那个老奶奶醒了,她把那纸伞也带走了,我们想把伞留下,可是挣不过她。”

    我心头不由一紧,纸伞里面可是婷婷的命魂,我不能给她,再说她衣柜后面的空间里放着一具女尸,谁知道要干嘛,说不定这老婆婆心思歹毒,居心叵测,我不放心。

    我快速赶回去,到了奶奶卧室门前,老杜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里面房门紧闭,我拍了很久,老奶奶才打开门。

    她的立场很坚定:“婷婷的命魂,我不会给你的,你给不了她幸福,况且她原本就爱错了人,你们不适合的。”

    我说:“我们的感情,你不应该插手,无论如何,她的命魂我要定了,我要救她。”

    老奶奶紧紧握着那把纸伞,全身都在发抖:“我不同意你们在一起,这原本就是一个错误,我自己就可以救她了,不需要你。”

    我激动的说:“你可以救她?”

    老奶奶不答话了,等了半响,她对我说:“你们走吧,永远不要再来了。”

    我说:“就算你要救她也要找到至关重要的一魄吧,你只有一个命魂,怎么才能救她,我有阴阳眼,你需要我的帮助。”

    她阴沉着脸,依旧不说话,我继续说:“这样吧,等我救活了婷婷,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让她来决定,如果她不愿意再跟着我了,我毫无怨言。”

    婆婆想了许久,终究叹了口气,说:“我可以让你救她,不过要让一个人跟着你。”

    我问:“是谁?”

    只听一个清脆的女声回答:“是我。”

    杨大宇诧异的盯着四处,观察了半天,没有见到一个人,我惊慌的注视着那个衣柜,只听吱呀一声,走出来一个曼妙可人的美女。

    这个女子我刚才见过了,她就躺在冰块上,我紧张的注视着她,慌乱的心狂烈的跳动着,我试探过她的鼻息,她明明死了,而且一个正常人是不可能一直躺在冰块上的。

    我双手发颤的指着她:“你,你,你不是……”

    她走到我面前,紧紧握住我的手:“你,你什么,我不可以去啊。”

    我感受到她手中传来的温热气息,一时心头更加诧异不解了,明明是一个死人,怎么突然间变成了这样?

    我瞪大了眼睛,她快速放开我的手,笑了笑:“你们至于吗,看到本大美女也不用这样吧,一个个像是色鬼一样。”

    杨大宇眯着眼睛发着光,咯噔一下咽了口吐沫,又抹了把鼻子流出的血,往身上擦了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