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三十八章 鬼上身队长

    杨凝咳嗽了下,大家才缓过神来,老杜疑惑的问:“老奶奶,她是谁?为什么我们一直没有见过她?”

    老奶奶说:“她是我的外甥女,叫做彩蝶,是和婷婷一起长大的,婷婷死后,我怕她遇害,把她藏了起来。”

    彩蝶说:“婷姐姐死了,我必须要让她活过来,然后把这件事调查清楚,所以这次我必须要去。”

    我的心还在狂烈的跳动着,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了,我打量着她观察了半天,虽然她的头发有些潮湿,但是面部略有红润,不像是死人,可是刚才在冰洞里,它明明死了啊,难道说她有死而复生的本领?

    如果她真有这种本领的话,一路上带着她,反倒是好事,不过我就怕她这样一个奇怪的人别有所图。

    老奶奶握着手中的纸伞,脸色阴沉的对我说:“你想好了没有,如果不愿意就算了。”

    我忙说:“愿意。”

    只要肯把婷婷的命魂交给我,我什么都愿意,这是不用思考的事情,彩蝶对着我眨了下眼睛,似乎十分高兴。

    杨大宇在背后拽着我,小声说:“明哥,那个美女好像对你有意思。”

    我打量着她,还别说,看来真是婷婷的表妹,弯弯的眉眼里有着婷婷的神韵,一颦一笑都很像。

    杨大宇又在背后戳了我一下,小声咳嗽着:“别把嫂子忘了。”

    我怔了下,不免有些心酸,老奶奶把纸伞递给我,郑重的说:“一切都拜托你了。”

    我说好,突然又有些迷茫了,那个至关重要的一魄漂泊不定,谁知道会在哪里呢,人海茫茫,世界如此之大,我又该从何处下手?

    老奶奶想必知道此事的艰难,叹息着摇了摇头,拉着彩蝶去一旁说事去了,我们回到自己房间里收拾东西。

    等一切准备妥当,开始返回,我坐在后面最中间的位置,彩蝶一直抓着我不放,靠在我肩膀上,弄得我很不适应。

    我把她推开,说:“你这是要干嘛?有你这样对姐夫的吗?”

    彩蝶捂着嘴笑了:“表姐目前不在,暂时由我照顾你。”

    我说不需要,尽量与她保持距离,想起一事,我扭过头问:“你是怎么活过来的,那个冰洞里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她尴尬的笑了笑,拍着我:“你乱说什么话。”

    我本想辩驳,见她不愿意说,估计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也就不再问了。

    这一路泥泞不堪,到处都是水洼,看来下了暴雨,车子走起来非常不容易,不过我们在这村子一直是阴天,没有见到一丝雨点,倒是匪夷所思。

    回到了市里,路面上积了许多水,交通都瘫痪了,我们只能在路边等待着,老杜烦躁的打开了电台。

    一条新闻让我为之一振,“各位市民请注意,因近日暴雨,白湖监狱转移了一批囚犯,原东林路分局队长田博文在转移过程中逃走……如有发现,请及时提供信息给警局,感谢大家的配合。”

    杨大宇慌张的站起来,被车顶撞了一下头部,他摸着头说:“明哥,田大队长逃跑了。”

    我说听到了,对他挥了挥手,让他坐下,田大队长已经不完全是他了,这种极端的情况下,他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监狱的防守一向很严,没想到下了暴雨,白湖监狱地势低,应该被淹了,转移囚犯的过程中,他钻了空子逃走了。

    他说我是灾星,一切因我而起,我一直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如果可以找到他,我一定要弄清楚来龙去脉。

    到家的时候,已经深夜,这两天他们也辛苦了,入睡非常快,我一个人站在窗口,抽着闷烟,注视着漆黑的夜晚。

    这时,一个人站在了楼下,他带着黑色帽子,灯光下的那双眼睛呈现猩红色,我全身一震,这不是田大队长吗?

    他朝我挥了挥手,我甩掉烟头,快速跑了下去,他时走时停,一直和我保持着距离,等到了一处阴暗的角落里,他才停了下来,背着对我。

    我紧张的说:“田大队长,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和我说,是当年的事情吗?”

    田大队长抖动了下,转过了身子,他的面容扭曲,眼睛血红,声音沙哑:“我,我是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我问:“是什么事?”

    田大队长突然嘿嘿的笑起来,面目更加狰狞可怖,他直直的盯着我:“我,我要你死。”

    我明显觉得他变成了另一个人,那双眼睛里带着炙热的亮光,他从身后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诡异的笑着向我冲来,速度快的不可思议,我躲闪不及,双手握住了匕首,撕裂的痛感传入了身体,鲜血流淌的到处都是。

    我大声问:“你不是田队长,你到底是谁?”

    他对我嘶吼,话语里满是讽刺的味道:“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赵宇飞啊,你曾经并肩作战的好兄弟。”

    “赵宇飞?”

    我默念着这个名字,一时想不起来他到底是谁,他猛地踹了我一脚,我摔到在地面上,手心划破了一道深口子,鲜血淋漓。

    在我摔倒的瞬间,兜里的照片滑落而出,这时,我的心头猛地一颤,我知道他是谁了,四张照片中,其中有一个照片后面写着他的名字。

    我大声惊呼:“你就是当年的受害者之一,你鬼魂不散,上了田队长的身体。”

    他举起刀子,嘿嘿的笑起来:“你,你终于认出我了。”

    我惊慌失措的往后退,一边退一边忐忑的问:“你为什么要杀我,当年我也是受害者之一啊。”

    他一步步逼近,狰狞的笑着:“难道你不知道吗?你不可能不知道的啊。”

    我早已经失忆了,当年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就连我是怎么活下来的都不清楚,我怎么会知道。

    眼看他已经到了我面前,扬起血淋淋的匕首,就要刺下去,这时,我只觉得身子一轻,被人拉了出去。

    彩蝶冲我笑了笑:“没事吧?”

    我惊讶的看着她,没想到她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彩蝶从我腰里摸出那把古铜色的匕首,对着田大队长冲去,两个人混战在一起,黑暗的巷道里,只能听到匕首碰撞的声响,不时再擦起一道火花。

    我看的心惊胆颤,不敢近前,可又有些担心,忍不住走了进去,又被人一脚踹了出来,我捂着胸口蹲下来,猛地的咳嗽着。

    约莫过了几分钟,黑暗中的巷子里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这叫声太过凄凉诡异,仿佛带着地底深处的怨恨,让人耳膜发疼。

    我忐忑的走了进去,“啪嗒”一声,彩蝶点了张纸,映着火光,我才看清里面的情况。

    田大队长躺在潮湿的地面上,胸口插着那把古铜色的匕首,他的嘴巴一张一合,手指指着我,好像要对我说什么话。

    我快速跑到他面前,只听田大队长气若游丝的说:“当年是一个大的阴谋,是他引诱你们过去的,其实你,你才是他的最终目标,你,是你害了那几个同事们。”

    我的心狂乱的跳动着,这句话的震撼程度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怪不得当时阿顺不愿意告诉我,他说如果我知道了会后悔的。那是多么惨痛的经历,知道了足以让我后悔?

    现在我知道了,却始终不愿意相信,除了我之外,那三张惨不忍睹的照片里,他们死去的恐怖现状,是我造成的?

    我看着自己血淋淋的双手,使劲的摇着头,我很正常,我不是杀人狂魔,这一定不是我。

    我急忙拽着他问:“你说的是真的吗?他,你说的那个他是谁?他要对我做什么?”

    田大队长闭上眼已经不说话了,任凭我如何摇晃,他再也不动分毫,彩蝶叹气说:“他已经死了。”

    我失魂落魄的跪在那,心乱如麻,彩蝶撕破衣服,帮我包住受伤的双手,然后把匕首递给我:“我们走吧,此地不宜久留,很快就会有人发现这具尸体的。”

    我还在回想着他刚才的话,心头跳动的厉害,头顶划过一道闪电,光线映在田队长的胸口,我打了个激灵,站起来问:“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上有这把匕首的?”

    彩蝶嘟了嘟嘴,干笑了两声拉着我:“你凶神恶煞的样子真吓人,别胡思乱想了,我们先回去吧,看这样子好像要下雨。”

    我怔怔的盯着她:“告诉我,你是如何知道我有这把匕首的?又为什么知道只有这把匕首才能杀死他?”

    彩蝶放开我的手,无奈的说:“是奶奶告诉我的,你在井底不是杀害了那个女鬼吗,奶奶和我说,如果遇到了危险,就可以用你这把匕首。”

    我看她说的如此真诚,而且确实是事实,难道说是我想多了?可我心里总有一种不安的预感,经历了这么多事,又想到今天大师说的话,这种不安越发强烈。

    我收拾好照片,在路灯下仔细的看着照片里的赵宇飞,枯黄的落叶下,四分五裂的身体在视线里放大,他瞪大了眼睛,无辜的看着我,嘴角勾带着一抹嘲弄……

    彩蝶把照片夺走,塞进了我的兜里,安慰我说:“不要再看了,事情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我相信不是你。”

    我沉重的呼了口气,侧过头问:“你都听见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