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三十九章 嫁祸

    她点头,挽着我的手臂上楼,这种亲切的感觉再次让我想到了婷婷,她以前也是这样依偎着我。

    我把她推开,尽量保持着距离,满心伤感的爬楼,不知怎么就掉了泪,在一起的时候不懂她的好,真等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

    彩蝶说:“你哭了?”

    我没有回答,一个人回去,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抽着闷烟,一宿未睡。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我该怎么才能找到她呢?

    时间飞逝,这一晃就到了早上,正准备休息会,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杨大宇在门口喊:“明哥,醒了吗?快出来看看吧,出事了?”

    我慌忙站起来,看了下手表,才六点,杨大宇满脸惊慌,忙拉着我的往客厅里走,我诧异不解,等到了客厅里,看到如此场景,让我大吃一惊。

    客厅的地面上躺着一具冰冷的尸体,这个人正是田大队长,他脸色苍白如纸,胸口位置的血迹十分刺眼。

    我忙问:“是谁把他带进来的?”

    几个人忙摇头,我又问:“那是谁第一个发现尸体的?”

    杜伟韬站出来说:“应该是我第一个发现的,我起来比较早,通知了大家之后,他们才都出来。”

    “那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员。”

    杜伟韬摇了摇头:“没有,最主要的是,我发现门一直是关着的。”

    他这话的意思我明白,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我们之中的一个人把尸体带到了这里,我环视一周,这个人会是谁呢?

    彩蝶知道尸体的位置在哪,如果她带进来的话会比较方便,不过把尸体带进这里,这对她是很不利,毕竟是她杀害的,没有道理带进来。

    杨大宇一直都是一惊一乍的,昨天骗我们的事情还没弄清楚,他一向胆小,这次冒着这么大风险主动跟着我们,到底有什么意图呢?会不会他放的?

    杨凝隐藏的很深,我对她了解也不多,她之所以跟着我,是对我的眼睛产生了好奇,她觉得我的眼睛和她的爱人很像,所以一直想调查清楚,至于有没有别的目的,我就不知道了。

    还有就是杜伟韬了,多年的兄弟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帮助我,人很完美,可以说没有一点可以怀疑的地方。

    不过就像昨天大师所说的,千万要小心,有时候最亲密的人未必是可信的,婷婷临死前也曾告诉我,让我谁都不要相信。

    杨大宇转移话题,问:“他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会跑到我们这里,如果是被人带进来的,有什么用意吗?”

    我看了眼彩蝶,她的表现倒是云淡风轻,不过我也很诧异,这具尸体放到我这里,到底有什么用意呢?

    目前是白天,这具尸体带出去容易招人耳目,不管用意何在,也只能先放在这了。

    看得出来,每个人心思复杂,我一宿没睡,困意袭来,早上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身心俱疲,实在烦躁的紧。

    我抽了根烟,走到窗户边抽起来,不经意看了眼楼下,只见下面停了几辆警车,有好几个警员正准备上楼。

    我心头一沉,忙说:“快,大家把东西收拾好,跟着我走,有不少警察过来了。”

    他们意识到事情严重性,二话不说就跟我走,尸体放在我的家里,凶器目前也在我身上,说不定尸体上面还有我的指纹,警员真进来了,真是有理也说不清。

    这时我才算明白,把这具尸体放在我的房间里用意是什么,背后的那个人是想陷害我。

    我带着他们快速爬上楼顶,然后封锁住了楼顶的铁门,站在上面焦灼的等待着,冷风呼啸,冻的人直打寒颤。

    彩蝶靠近我身边说:“看来有人想要制你于死地啊。”

    我抽着烟,看着高楼下波澜壮观的风景,深呼了口气,我说:“或许那个人并不是想制我于死地,而是想让我流离失所,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

    彩蝶问我为什么,我没有回答,这是一种直觉,我总觉得有人在背后操纵着一切,他在控制着我的命运走向。

    田大队长一直以来害怕我,或许并不只是因为停尸间的尖叫还有我的奇怪复活,应该还有别的原因,从他的话里可以得出,他知道不少事情,包括背后的那个人,那个人所密谋的一切,他应该都有所了解。

    我突然有些好奇当年的具体事情经过,我不相信自己会这么残忍,杜伟韬曾说过,当年的我干练严肃、坐怀不乱,聪明伶俐,这么优秀的一个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等我下次见到阿顺,我一定要问清楚。

    他们几个缩在角落里,被冷风吹成了傻狗,杨大宇哆嗦着说:“明哥,你站在那不冷吗?快过来避避风吧。”

    我摇了摇头,风一直都在,一味逃避是没有用的,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彩蝶问我:“接下来你准备去哪?”

    我想了想回答:“等我们下去的时候,恐怕我已经成为了通缉犯了,我准备去一趟灵水村,先看看婷婷的尸体。”

    彩蝶紧张的问:“表姐的尸体安全吗?”

    我点头:“应该是安全的,那个地方很隐蔽,我用冰块挡住了口子,旁人看不出来,而且我让朋友贴上了一张灵符,就算有脏东西也不敢靠近。”

    彩蝶蹙着眉头,悲伤的说:“我和表姐一向心有灵犀,当初她死去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因为她死了,我再也感受不到她了,可是我现在觉得有些不同。”

    彩蝶摸着自己的胸口,吃惊的说:“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又感觉到她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却又发生了,除非……”

    我忙问:“除非什么?”

    彩蝶瞪大双眼看着我:“除非她又活了。”

    我扬了扬手中的纸伞,心跳的剧烈:“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她的命魂还在我这里,怎么可能会活了呢?”

    彩蝶猛烈的摇着头:“我也不知道,但愿我的感觉是假的吧。”

    她这么一说,我这心里更加忐忑不安,我记得那个冰洞出现了一排脚印,因为我看不见那个东西,也不知道是人是鬼,去的路上又碰到了人偶娃娃,我怀疑一路都是被跟踪的。

    那个灵符管用吗?我心神不宁的看着远方,万一有人去了呢?

    此时此刻,去灵水村显得非常迫切,我心急如焚,却又不能下去,这一等就到了晚上,警方离开后,大家聚在一起,我说:“我要去灵水村了。”

    杨凝思考片刻,说:“我也去,我请了年假,时间比较充足,一直想去看看,既然有这个机会,那就不放过了。”

    杨大宇犹豫了半天,举起了手:“我也去吧,反正我也请了年假。”

    我诧异的盯着他,以前可没见他这么积极过,灵水村这么危险的地方他都愿意去,这不是他的性格啊,难道说他真的有问题?

    我始终不愿意相信多年的兄弟别有居心,但是事到如今,我不得不重视起来。

    杜伟韬正准备答话,我说:“老杜,你就不要去了,去的人多了,容易引起警局不必要的猜测,你留下来,顺便留意一下情况,也好通知我们。”

    杜伟韬点头,我们商量好,便走下楼,我开着车带着他们来到了尚乡村,顺便检查了万村长的屋子,他确实不在了,院子里全是枯黄的落叶,满眼荒芜。

    我问杨大宇:“那天万村长让你们来接我的时候,有没有留下别的话。”

    杨大宇思考着,眉头动了动,说:“那天倒是没有留下的别的话,但是在他走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他一个人在嘀咕,貌似在说,快了,快了,等不了多久了,对了,她还提起了一个女人的名字。”

    “谁?”

    杨大宇摸着头:“好像叫什么雪茹。”

    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名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我不知道万村长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句话连在一起就是,快了,雪茹。

    彩蝶警惕的注视着周遭,她用鼻子嗅了嗅,指着阴暗的屋子说:“这里面不干净。”

    我掏出手电筒,照射着屋子,可惜室内被窗帘挡住了,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杨大宇轻敲了下门,随着吱呀一声,门开了,锁掉在了地面上。

    杨大宇吃惊的张大嘴巴:“这,这是咋回事?”

    杨凝说:“很可能他没有打算关门,或者说这家住户被盗了。”

    我拿着手电筒小心翼翼走进去,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好像是烧的纸钱和熏香的气味,果不其然,光线照过去,就看到了柜台香炉上插着三根香。

    三根香已经燃尽了,地面上的土盆里全是灰,隐约可以看到燃了一半的冥币,整个房间里阴暗无比,房间可以看到蜘蛛网,给人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杨大宇不时看着四周,伸长着脖子说:“卧槽,这地方还能住人吗?”

    这里非常凌乱,灰尘遍布,蜘蛛网又多,给人的感觉就像多年未住人的死宅,真不知道万村长是怎么生活的。

    彩蝶指着前面,惊奇说:“你们看那是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