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四十章 勾魂法

    我把灯光照过去,看到了堂屋后墙的柜子上放着一个玻璃瓶子,那个香炉就在它旁边,玻璃瓶里放着两个小木偶,木偶刻画的栩栩如生,怪异的眼神不禁让我想起了日本鬼片中的贞子。

    我身体不由自主颤抖了下,这两个小木偶总让我觉得不详,彩蝶在原地观看了会,走上前拿起玻璃瓶子,对我晃了晃。

    光线折射下,两个木偶的眼睛带着诡异的笑容,我只觉得背脊发凉,隐约感觉那两个东西在打量着我。

    我忙说:“彩蝶,你把这东西放下,这东西有问题,很有可能是不祥之物。”

    彩蝶笑着说:“确实是不祥之物,不过目前只是两个再简单不过的木偶了,里面的两个小鬼魂已经不见了。”

    杨大宇长大了嘴:“你,你说这里面的两个东西是小鬼?”

    彩蝶点头,她把瓶子打开,倒出两个小木偶,放到我们眼前,继续说:“这两个小木偶是用藤茎雕刻而成的,有人用勾魂法控制了它们并且饲养。”

    她说的神乎其神,也不知真假,不过我刚才看到这两个木偶确实觉得有些不对,杨大宇诧异的问:“啥是勾魂法,有这么邪乎?”

    彩蝶说,勾魂法乃是茅山术的一种,有想养小鬼的法师,会摸清楚夭折的男童女童坟墓,同时设法取得它们的生辰八字,趁夜深人静潜到小童的坟前,焚香祭告,施展勾魂术,将预先从树上斩下的一段藤茎,插在坟头上,令其自然生长。

    等到藤茎长得繁茂时,法师会起坛运起勾魂法,使坟中小童的魂魄附在藤上,念咒焚符,斩下坟头的一小段藤茎,再雕成一个约寸半高的小木偶,以墨及朱砂画上小童的五官。

    大工告成后,将小木偶收藏在小玻璃瓶中,用于饲养控制,达到自己的目的,一般会勾取一男一女两个魂魄。

    我听的心惊胆颤,难以相信我眼前的两个小木偶之前竟然攀附着两个灵魂,我忙密切打量着四周,担忧的问:“那两个小鬼跑哪去了?”

    彩蝶皱起眉头说:“一般来说,他们都会呆在这个瓶子里,目前不见了,主人又没有把瓶子带走,很有可能主人控制不了小鬼,被反噬了。”

    杨大宇眼神一凝,猜测说:“也就是说万村长很可能被小鬼控制了?”

    彩蝶打量着玻璃瓶,转了转瓶子说:“这件事情不好说,不过也是有这种可能性的。”

    怪不得万村长不见了,那天我见到他的时候,感觉他面容苍老,力不从心,应该是被小鬼折磨的,不过他应该也是有问题的,要不然也不会给我犀角香,故意让我看到那些鬼魂。

    阿顺说,因为不断看到鬼灵,刺激了我的双眼,所以这双阴阳眼才冲破了封印,提前被打开了。

    如果万村长是罪魁祸首,他到底想要做什么?那个叫做雪茄的女子,会不会和这有什么关系?

    杨凝冷静站在一边,等了许久,她问了一个我们还未想的问题:“彩蝶,你为什么懂的这么多?”

    彩蝶笑了笑:“遇到的多了,知道的事情便也多了,你们不用诧异,大千世界,还有很多未知的东西等着我们呢。”

    我突然想起一事,忙问杨大宇:“你不是出生在这个村子吗?按理说万村长你应该了解吧。”

    杨大宇缩着头,说:“我早就离开这个村子了,这些年都没回来过,哪能了解呢,不过我隐约记得小时候,确实有那么一个姓万的村长,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万村长应该年龄很大了,不像是现在这个万村长啊。”

    我心头狐疑不定,这时只听外面有人喊着说:“喂,你们是谁,在那里干嘛呢?”

    这声音是从外面传来的,声音里透露着质问和不满。

    我们走出门外,只见两个人拿着手电筒照着我们,光线耀眼,我忙用手挡住光线。

    杨大宇笑嘻嘻的说:“哎,我曾是这村的,好久没有回来了,过来看看。”

    两个人走过来,经过一聊才知道,原来他们是这村的居民,看到我们在这个房间里,以为遭贼了,就问了问。

    其中一个小伙子说:“你们啊,没事进这里干嘛,这里已经很多年没有人住了。”

    我的心里再次一颤,怪不得里面黑乎乎的,落满了蜘蛛网,不过这也说不通啊,里面的香和纸钱确实是不久钱烧的,而且我先前亲眼看到了万村长走进去了。

    杨大宇诧异的问:“这里怎么可能没人住了呢?这里不是一直住着万村长吗?”

    小伙子笑了笑,对着杨大宇说:“兄弟,你这是多少年没有回来了,曾经这确实是万村长的家,不过他早就死了,现在村长姓张。”

    这句话彻底让我僵在原地,我全身冰凉,心头颤动的厉害,我忐忑的问:“你们确定吗?”

    他们指着万村长破旧的房子,笑着说:“这哪能不确定呢,你们看看这院子,看看这房子,早已经不能住了,要是有人会是这个样子吗?”

    我全身止不住的颤栗,开始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我之前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吗?

    我捂住脑袋痛苦的蹲下,一连串的画面在脑海中涌现,那个诡异的女尸,头发斑白的万村长,到底什么才是真?什么才是假?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两个村民劝我们快点走,说了几句寒暄的话就离开了,杨大宇揉着额头说:“这不对啊,如果万村长早死了,他那天为什么去警局告诉我和老杜去接你,可是这个房间确实有好久没住人了,在我的印象里,这个村里的万村长也早该去世了,这是怎么回事。”

    彩蝶安慰说:“你们先别急,这里面疑点太多,非常有问题,兴许你们见到的那个人并不是万村长,他只是打着万村长的名号在忽悠你们的。”

    我抬起头说:“可是那天在这里见到女尸的时候,这里的村民都出来了,也都喊他万村长,这是怎么回事?”

    杨凝转过视线,盯着那两个人离开的方向:“难道说他们两个说的才是假话?”

    彩蝶蹙起眉头:“不管真假,还是等到明天天亮再说吧,到时候询问一下这里的村民,看看是什么情况,比对一下。”

    我叹了口气,目前也只能这样了,我们返回万村长房间里,稍作休息,本来昨晚就没有休息,这一蹲下来就睡着了。

    天亮的时候,远处传来接连不断的鸡鸣声,这时,勤劳的村民都起来了,我揉了揉眼睛,走出房外,可以看到不少村民拿着锄头去田间劳作。

    我们在路上一替一个询问村民,他们都表示,村子里的万村长早死了,现在村长姓张。

    我问起了那天的女尸,他们纷纷表示,从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还奇怪的盯着我,估计觉得我在胡说八道,那疑惑嘲弄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神经病。

    我失魂落魄的站在那,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凉风,已经不知道该相信谁了,我的世界乱糟糟的,仿佛一切都是骗局。

    彩蝶深情地注视着我,温柔的说:“没有什么事情是解不开的,你要振作起来,我相信你。”

    她再次让我想到了婷婷,尤其是深情款款的眼神,还有语言动作,两个人太像了,通过这一点,我已经无比坚信,她们确实是表姐妹。

    她郑重的说:“你不是要找婷婷,要救活她吗?现在还不是你失落的时候,谁都可以放弃,你不能。”

    我喘了口气,对他们说:“我们走吧,去灵水村。”

    这一路非常的顺利,可以说没有任何阻碍,畅通无阻到让我难以置信,爬到半山腰,到了村头,杨大宇笑呵呵的说:“这里也不就那样吗?我还以为找过来有多难呢?”

    杨凝一句话让他哑然失色:“如果不难,为什么当年派了那么多人都没有找到这地方。”

    杨大宇摸了摸头,喃喃说:“也是,这真的很奇怪。”

    我沿着村子这条路慌忙到了阿顺家里,他家大门敞开,看来他们很有可能回来了,我心急火燎的跑进了屋里,却发现并没有一个人。

    杨凝皱着眉头说:“这是谁家,怎么感觉有种奇怪的腥臭味?”

    我说:“是阿顺家,这股腥臭味是从隔壁一间房间里传出来的,那个房间经常放一些野味,平时没有清理房间,一旦打开,气味会非常重。”

    这么浓重的气味,应该是有人打开了那间屋子,我正想过去,这时管德柱走出来了,似乎并没有想到是我,他随之一愣僵在原地。

    我也没有想到是他,呆了半天,嘴里才蹦出了几个字:“管,管叔。”

    我见他手臂完好无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是怎么接上的?

    他笑着说:“没想到你又来了。”

    我问:“阿顺和虎子呢?”

    管叔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等我回来之后,就发现他们不见了,这几天也没有见他们回来。”

    我诧异的盯着他,说:“他们找你去了,你是怎么回来的?那天你下水之后就再也没有上来,拉上来的只有一个苍白的手臂,当时吓死我们了。”

    管德柱咳嗽了下,脸色阴沉的说:“这事一言难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