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四十一章 奇怪戏曲

    我们当时见他一直没有上来,怀疑他被水流冲走,所以沿着下流河道,不断的搜寻他的下落,没曾想阿顺他们还没回来,他倒是先回来了。

    管德柱让我们在一旁坐下,喝了一口茶,犹豫了半天,才算开口:“当时我下去之后,见到了你们所说的那个王婆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见到我之后,特别恐慌,拼了命了想要杀害我,我和她扭打在一起,最终被她扯下了手臂。”

    我瞪大了双眼:“竟然是她?”

    管德柱叹了口气说:“可不是,她这个人是很厉害的,我之前就和你们说过,千万不要招惹她,没想到最后还是和她扯上了关系。”

    我愧疚的低下头,这一切都是怪我,如果不是我去调查她,也不会引发这么多事情了。

    我看了眼他的手臂,疑惑的问:“你这手是怎么接回去的?”

    他这里又没有医疗措施,这只手搁置了这么久,就算带到医院,恐怕也接不上,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接的。

    管德柱面有难色,顿了顿说:“这个是秘术,我就不和你说了。”

    每个人都有秘密,我能理解,识趣的转移了话题:“你在水里到底发现了什么?”

    那天晚上,我看着老婆婆跳进了水里,上来后变成了曼妙可人的王寡妇就觉得不对,搞不懂那水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她拼死也要杀掉管德柱,莫非那水底有她什么秘密被发现了?

    管德柱皱着眉头说:“要说发现还真有,我在水底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树,那棵树枝条很柔软,还开了花。”

    杨大宇诧异的说:“水底下竟然长着一棵树,这也太奇怪了吧,难道它靠喝水生长吗?”

    我也觉得这棵树很奇怪,搞不好那个老婆婆就是因为这件事,然后和管德柱大打出手。

    管德柱阴沉着脸,十分严肃:“其实我也在调查这件事情,希望能够搞清楚吧。”

    我问:“那个老婆婆现在在哪?”

    管德柱说:“在家呢。”

    这件事太过诡异,十分有必要搞清楚,那个王寡妇明明死了,又为什么出现了?老奶奶在水底下呆这么久,她到底在干嘛?

    我就是因为王寡妇的事情,才一步步走到现在,如果不是她,兴许我还在幸福快乐的生活着,她改变了我的命运,这件事,我必须要调查到底。

    彩蝶靠近我耳边,小声提醒:“其余的事先放一放吧,目前需要看一看婷婷的尸身。”

    我打了个激灵,这确实才是当务之急,寒暄了两句,我离开了阿顺家,沿着山间小道向着寒冰洞走去。

    山间道路复杂,走着走着,就迷了方向,我迷茫着注视着周遭,任凭如何回忆,却再也找不到了原先的路,不禁焦急万分。

    彩蝶说:“你再好好想想,不要急。”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是真的想不起来了,远处植树茂密,已经没有路了,那天来的时候,是夜晚,又遇到了一些阻碍,根本就没有记住那条路。

    杨凝说:“要不我们回去吧,问一下那个管叔,兴许他能知道在哪里。”

    我说对,正准备返回,杨大宇惊奇的指着远处,欣喜万分:“你们看,那里有个山洞,你说的寒冰洞是不是在那里?”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确实有一个不显眼的山洞,洞口黑乎乎的,因为前面挡着几棵大树,看的不是特别清楚,不过这并不是那个寒冰洞。

    彩蝶狐疑的看了眼,向着那边走去,杨大宇屁颠屁颠的跟着,又对我们挥了挥手:“明哥,快过来。”

    我快速跟上去,小声提醒:“这并不是那个寒冰洞,来这里干嘛?”

    彩蝶说:“我刚才在这个山洞里看到了一个人,他好像一直在窥视着我们。”

    杨凝掏出手枪,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以防不测,我忙摸出手电筒,用光线照射着里面,黑乎乎的山洞里,隐约有水滴声传来,“啪嗒,啪嗒,啪嗒……”

    突然一个女子唱起了戏曲,非常突兀的开口,惊的我们四处张望,光线照射到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影,然而这声音还在继续。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我这一听,这不是著名的牡丹亭吗,女子声音凄楚,在洞穴里回荡着,仿佛就在耳边,不过我们找遍了整个洞穴,却没有发现一个人。

    杨大宇张口结舌说:“明,明哥,我们不会遇到鬼了吧?”

    我观察着四周,随后摇着头说:“这里没有鬼,如果有的话,我能看到。”

    杨大宇咧着嘴:“那这是咋回事?也太邪乎了吧。”

    杨凝蹲下身,捡起一块石头,仔细的观察起来,随后抬起头说:“你们看这块石头,即致密又通透,应该是含有大量的二氧化硅。”

    杨大宇说:“那又如何,这石头多了去了,还能有啥用不成。”

    杨凝不屑看了他一眼,在原地踱了两步,摸着石头对我们说:“二氧化硅据有良好的传导功能,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记忆某些声音,比如云南惊马槽在阴雨天会有兵马交战的声音,就是这个原因,我怀疑曾经有个女子在这里唱戏,她的声音被记录下来了。”

    这倒不是没有可能,脚下的石子大多都是通透致密的,应该含有大量二氧化硅,不过声音回放这应该需要条件的吧。

    正说着外面落下一道闪电,随后狂风骤雨接踵而至,我们几个没有打伞,只能在洞穴里干等着。

    彩蝶思索了会,跑到最里面的一处大石块旁边,呆了片刻,摸着下颚说:“你们把这个大石头搬开。”

    杨大宇搓了搓手,说:“先不管你为什么让我搬这个,反正好久没有运动了,正好练练。”

    我看杨大宇抱着大石块,憋的脸红脖子粗,只搬动了一点,眼看骑虎难下,我帮了他一把,猛一用力,这石块总算开了。

    一股凉气突然冒了出来,冰冷刺骨的寒意让我打了个哆嗦,我这一看才知道,原来这巨大石块后面还有一个空间,应该是个寒冰洞。

    杨大宇打了个喷嚏,惊讶万分:“我去,原来别有洞天啊。”

    彩蝶谨慎的注视着里面,轻声说:“刚才我看到一个人窥视着我们,我说怎么不见了,看来很可能在这里面。”

    我正想说下去,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面而来,我不知怎么全身一软倒在了地面上,然后没了知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了,我躺在彩蝶怀里,她正深情的注视着我,对着我一笑:“你终于醒了。”

    我揉了揉脑袋,问:“我这是怎么了?”

    彩蝶敲了下我的额头,说:“你们呀,刚才中了迷香,全晕倒了。”

    彩蝶指着冰冷的洞口:“然后跑出来一个人,可惜我没有抓住他。”

    我问:“看清楚他长什么样了吗?”

    彩蝶摇了摇头:“我们只有一个手电筒还是你拿着的,你晕了之后,那个人就出来了,我来不急拿手电筒,所以看不到他的面目。”

    我诧异的问:“为什么我们晕倒了,而你没有事?”

    彩蝶大有深意的注视着我,对着我吐了口气:“你猜?”

    这时我才意识到还在她的怀里躺着,温热的气息扑到脸上,让我心神荡漾,我忙从她怀里坐起来,稍微离远了些。

    彩蝶捂着嘴笑了,意味深长的说:“呦,少年郎,不敢看我啊,害羞了?当初你偷偷看我身体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害羞。”

    我扭过头,小声问:“你知道?”

    彩蝶红着脸点头,杨大宇在一旁猛地坐起来,盯着我:“卧槽,明哥,你竟然偷看人家的身体。”

    我忙摆手:“那是误会啊。”

    那天在老奶奶家里,我进了衣柜以后,哪曾想会见到彩蝶呢,再说当时我确实很好奇,就想看看到底是谁,她不穿衣服,还怪我了。

    杨大宇嘿嘿笑了,说:“行了,别解释了,我都懂。”

    看到他猥琐的笑容,我就想上去踹两脚,不了解情况,尽特码瞎猜测,杨凝也发话了:“男子汉敢作敢当。”

    我有理说不清,也不想跟他们争议这件事,彩蝶笑着说:“行了,那天确实是误会,你们就不要再提了。”

    彩蝶说完对我眨了眨眼,算是解围,我问彩蝶:“这个冰洞你进去了吗?”

    彩蝶说:“我本来是要进去的,但是把你们搁在外面,我不放心,就没进去。”

    我说:“既然这样,大家一起进去吧。”

    我拿着手电筒首先进入了寒冰洞,这里凉气逼人,阴冷的气息打在身体上,不由自主颤栗起来。

    光线照过去,四周都是冰块,杨大宇哆嗦着问:“明哥,嫂子的尸体就在这吗?”

    我说:“不是,她在另一个地方。”

    彩蝶指着远处,说:“你们看那里。”

    光线照射的地方是一个冰台,上面躺着一个人,她穿着红色的衣服,有点像是戏服,头发精心盘绕在一起,很是柔顺整洁,躺在这里,应该是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