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四十二章 发现秘密

    我们忐忑不安的走过去,光线覆盖在她的面孔上,我彻底被惊呆了,就连双腿也开始发软,再看杨大宇,他脸色惨白,打着哆嗦,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明,明哥,这是咋回事?”

    我暗自为自己捏了把汗:“这我哪能知道,太邪门了,她怎么会在这里。”

    杨凝问:“这是谁,你们为什么这么紧张?”

    我心慌意乱的说:“这是王寡妇,之前那个女尸案发生的时候,死去的就是她,也就是因为她,我才卷入了灵异事件里,然后越陷越深,自从她的尸体不见后,我们一直找不到,原来是在这里。”

    杨凝诧异的说:“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在警局呆这么久,今年所有的案子我都有跟近,可没听说过有这个女尸案。”

    我心头猛地一颤,忙说:“这不会吧,那之前夜总会死去的两个兄弟,你总该知道吧,当时你也去了,他们就是被这女尸害死的。”

    杨凝说:“那个案子我知道,他们在夜总会那天,感冒后吃了头孢然后又大量喝酒,导致双硫仑样反应过于严重死亡的。”

    我和杨大宇面面向觎,这事情越来越反常了,先是万村长的事,然后又是这个女尸案,难道说我和大宇他们经历的都是假的?

    这个王寡妇太特码邪门了,先是出现在尚乡村河里,那个时候她已经死了,随后缠住了我们,再然后见到她是从灵水村河里出来,生龙活虎的,现在又跑到了这个寒冰洞里,看样子死了很久了,这太奇怪了。

    彩蝶指着王寡妇说:“很明显她死后画过妆,穿着一身戏服,这么精致的容颜,如果是一个戏子,肯定冠绝群艳。”

    光线下那一抹红唇十分耀眼,这时我才发现,虽然她脸色苍白,但是确实非常美丽,至于尸体放在这里的原因就不为人所知了。

    刚才彩蝶说有一个人从这里逃走了,会是谁呢?

    我们出去后把洞口封住,此刻外面雨水已经停了,天空阴暗无比,这一耽搁就是快一天的时间。

    我带着他们回到了阿顺家,管德柱好像等待多时了,面色焦急的说:“你们总算回来了,这山间野兽常有出没,有时候出去会有危险的,如果你们再不回来,我就准备去找你们了。”

    我忙说没事,问了一下寒冰洞的情况,目前我需要找到婷婷,她可不能有事。

    管德柱说:“这山上道路复杂,貌似有好几个寒冰洞,就算是我也不一定搞的清楚。”

    我这一听,心里凉了半截,如果阿顺不回来,我只能一个个的找了,思索片刻,我顺便问了下老婆婆的情况。

    管德柱说:“她生活在村子里很多年了,一直很隐秘,长年由她媳妇照顾,从来不出门,非常奇怪,不过村子里谁都不敢得罪她,因为她懂的一些秘术,确实很厉害,鬼灵都不敢靠近。”

    我在婷婷老家,她奶奶说,这个王婆婆是她双胞胎姐姐,当时忘了多问一些事情了,这个婆婆可不是一般的诡异,跳河、换皮、以及鬼压身,这些我可都见识过了。

    管德柱看了眼外面的天空,说:“时候不早了,等明天我再带你们去看看寒冰洞的事情。”

    我说了声谢谢,管德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到了晚上,我带着他们几个偷偷溜出来,跑到了王婆婆门前。

    我小声问彩蝶:“你知道这位婆婆吗?”

    彩蝶摇了摇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我说:“她是老奶奶的双胞胎姐姐,等她出来了,你们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

    彩蝶惊奇的注视着窗口,昏黄的灯光映在窗户上,一只大白鹅在门前徘徊,它踱着步就像一个人。

    老婆婆明明是瞎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点灯,彩蝶观察了片刻,对我们说:“那只鹅很奇怪。”

    杨大宇伸着头问:“那只鹅有什么问题?”

    彩蝶皱着眉头说:“那只鹅的眼睛有问题。”

    我们仔细打量着觉得没有什么问题,鹅眼都非常小,不同种类或者得病的原因可能颜色有点区别,我看它这眼睛没有什么不同。

    彩蝶说:“等下我扔个东西过去,然后你们赶快低下头,透过下面的栅栏看里面的情况。”

    我们各自点头,彩蝶从地下摸了块小石子扔了过去,然后我们快速蹲下,眼前的一幕让我惊的目瞪口呆。

    那只大白鹅听到了动静,伸长了脖子注视着周围,眼睛瞪的老大,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鹅眼睛。

    杨大宇吃惊的说:“这还是鹅吗?”

    彩蝶阴冷的说:“这只鹅的身体里应该居住着一个灵魂,它是用来看门的。”

    杨大宇呼了口气:“这都可以。”

    彩蝶说:“这是用巫蛊之术制作的四目门童,专门用来看门。”

    正说着,老婆婆房间里的灯灭了,随着吱呀一声响,老婆婆推门而出,她拄着拐杖,一双白色的大眼睛转动着,月光下,背影十分佝偻。

    他们紧盯着老婆婆,呼吸急促了起来,彩蝶说:“真是难以置信,除了眼睛什么都像。”

    老婆婆对着大白鹅招了下手,说:“阿翔,看好门。”

    那只鹅点了点头,老婆婆拄着拐杖向着门口走来,我们快速躲闪到一边,悄悄跟着她,我说:“一会,你们会看到更加难以置信的画面。”

    彩蝶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老婆婆起初走的非常慢,到了中途突然加快了速度,快的惊人,眨眼间就没了踪影,杨大宇膛目结舌:“我靠,这,这还是老太婆吗?简直比青壮年走的都快。”

    我打了个静音手势,示意他说话小声点,这要是被老婆婆发现了,指不定会遇到啥事呢。

    杨大宇捂住嘴,点头表示明白,我带着他们继续前行,一直走到溪边,此刻,老婆婆刚脱好衣服,纵身一跃哗啦一声跳进了水里。

    杨大宇发颤着双手,指着水面:“她这是想不开了吗?”

    我摇了摇头,带着他们到一旁躲起来,我小声说:“她去水底干嘛,其实我也不清楚,不过等会无论你们看到什么,一定要冷静。”

    他们惊疑不定的点头,我们在旁边的大树旁爬下,杨大宇捡了一些树叶子挡住自己的脸,一双小眼睛眯着,注视着水面。

    等了许久,“呼啦”一声,水里冒出来一个女子,月光照耀下,这女子肤如凝脂,海藻般的长发在身后飘逸着,一双眉眼极其妖异,看这女子模样,正是王寡妇。

    杨大宇咯噔一声咽了口吐沫,我责怪的看了眼大宇,心里暗叫不好,刚转过头,却见王寡妇正在我面前盯着我。

    她已经穿好了衣服,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打量着我们说:“你们看到了多少?”

    我忙站起来,笑着摆摆手说:“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杨大宇抹了把鼻子上的血,吸了吸鼻子说:“我们确实什么都没有看到。”

    王寡妇盯着杨大宇,眼神里透露着一股杀意:“你们不够诚实。”

    我忙说:“你别激动,我们也是无意间到这里的,没想到碰到了你。”

    我诧异的打量着她,说出了心中的疑问:“你不是死了吗?在警局的时候,我还看到了你的尸体,当时你追着我们,想要害我们,现在怎么又好了?”

    王寡妇面有疑色,指着自己,呐呐的说:“我死了?还死在了你们警局?”

    杨大宇忙插嘴说:“你确实死了,不过不是死在我们警局,应该是死在这里,随后顺着水流流到了尚乡村,有人报警我们才去的。”

    王寡妇阴冷的注视着我们:“胡说八道。”

    我正想解释我们没有胡说,王寡妇一把将我拽了过去,嘿嘿一笑:“我知道你们发现了我的秘密,所以今天不管你们说什么,都要把命留下。”

    我见她杀心已起,想要挣脱她的束缚,却发现她抓得我很紧,根本脱不开,不知何时,她手中握着一把匕首,那匕首我非常熟悉,带着交错的阴阳双鱼,竟然和我那把一模一样。

    要看那把匕首就要划破我的喉咙,彩蝶及时出手,把王寡妇踹到了一边,两个人在原地打的难解难分,我看的眼花缭乱,现在才知道彩蝶的身手如此之好。

    杨凝举起手枪,一直密切观察着,由于两个人靠的太近了,她也不敢贸然开枪。

    “啪”彩蝶一不留神被拍了一掌,受伤飞了过来,我忙把她接住,这时她的嘴角已经流出了大量的鲜血。

    她紧紧抱住我,已经有些站立不稳了,我紧张的问:“你没事吧?”

    彩蝶镇定的说:“你放心,只要有我在,谁都伤害不了你。”

    我心里一暖,站在了她前面,作为一个大男人,在这种关头,我怎么可以靠一个女人来保护,就算要保护,也要我来保护她。

    “呯”一声枪响,杨凝终于忍不住开枪了。

    王寡妇仿佛有预料一般,快速闪躲在一边,手中扔过来一个石子,“啪”一声响,杨凝的手枪跌落在远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