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四十三章 蛊虫

    杨大宇在一旁看的心惊胆颤,我见他双腿发颤,一动不动,看到他这没出息的样子,我都想骂两句。

    不过这时王寡妇的速度也慢了下来,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她的青葱玉手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就连她的脸庞也开始皱纹横生。

    我心生诧异,一不留神,被她抓住了脖子,虽然她的速度慢了下来,那力道还是很足的,我使劲全力也掰不开她的手。

    杨大宇憋了一口气,咧着嘴冲了过来:“我给你拼了。”

    王寡妇一脚把他踹倒在地,杨大宇惨叫一声,再也没有起来,我快呼吸不过气了,双眼都瞪大了,再这样下去,只怕很快就会窒息而死。

    我快速从腰间掏出那把匕首,正要对她刺过去,王寡妇一把夺过,眼眼微动了下,惊讶的说:“没想到这把匕首竟然在你这里。”

    我双腿乱蹬,已经快没有一丝力气,彩蝶虚弱无力的说:“奶奶,你放了她吧?”

    王寡妇的声音苍老了许多,不过质问的声音依旧很凌厉:“你叫谁奶奶?”

    彩蝶说:“除了你还能是谁,我是你亲妹妹的孙女,难道不应该叫你奶奶吗?”

    王寡妇狐疑的盯着彩蝶,不确信的问:“就算你是我妹妹的孙女,我为什么要放了这个小子。”

    彩蝶难过的说:“因为他是我的爱人,如果你杀了他,我也不活了,到时候我奶奶一定会来找你的。”

    王寡妇把我扔到一边,我摔倒在地,猛烈的喘着气,这时我才发现王寡妇已经完全变成了老婆婆的模样,我心头疑惑不解,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她和王寡妇本身就是一个人?

    老奶奶靠近彩蝶,眯着眼问:“我怎么能确定你是我妹妹的孙女呢?”

    彩蝶凑近她耳边,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老婆婆确信的点了下头,随后走到我身边,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我见她白色的大眼睛里带着一股邪魅的神色,就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正要爬着离开,老婆婆一下抓住了我。

    别看她已经年迈,力气却很大,她卡住了我的脖子,眯着眼笑了,随后猛一用力,我张开了嘴,她顺势扔进了我嘴里一个东西,我没留意一骨碌咽了下去。

    彩蝶紧张的说:“奶奶,你不是答应我不杀害他们了吗?你这又是干嘛?”

    老婆婆再次把我扔下,笑着说:“我是答应你不杀害他们,但不代表会放过他们。”

    我见她转过身又给杨大宇和杨凝嘴里塞了一个东西,他们两个没法反抗,也只能干咽下去。

    彩蝶摇摇晃晃,气的全身发抖,她紧咬着牙关,怒瞪着老婆婆,老婆婆嘿嘿笑了,对彩蝶说:“你也不要担心,只要有我在,他们不会有事的。”

    我急忙问:“你给我们吃的是什么玩意?”

    老婆婆转动着眼睛说:“是蛊虫。”

    我这一听,顿时脸色惨白,抠住喉咙呕吐起来,老婆婆用拐杖敲了敲地面,咳嗽了下:“你呕吐是没用的,它会进入你的身体,潜伏起来,没有我的指令,它是不会出来的。”

    我已经吐了一大片,胃里翻江倒海,难受的要命,再看地下,虽然一大摊食物,但却没有蛊虫的痕迹。

    我冲她嚷嚷:“你个老妖婆到底要干嘛?”

    她的瞳孔收缩了下,看来是生气了,我敬畏的往后退了退,只听她说:“今天的事情,你们要敢说出去半个字,身体的蛊虫就会发作,到时候穿肠烂肚七窍流血而死。”

    杨大宇一屁股坐起来,忙说:“老奶奶你放心,打死我也不会说的,我们都不会说的。”

    我靠,这家伙刚才不会装的吧,我瞄了眼杨大宇,他快速低下头,继续捂着胸口,似有若无的呻银起来。

    老婆婆盯着我,苍老的面庞皱纹横生,白色的大眼睛仿佛带着森森杀意。

    我忙说:“你放心,这个秘密我也不会说的。”

    老婆婆欣慰的点了下头,我忙问:“刚才你拿的那把匕首从哪里来的?”

    老婆婆脸色阴沉说:“那原本就是我的。”

    我晃了晃手中的匕首:“那这把呢,也是你的?”

    老婆婆感伤的回答:“曾经是。”

    我急切的问:“那这把匕首后来跑哪里去了?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你一定要告诉我。”

    老婆婆扭过头,叹息着说:“送人了。”

    我又问:“送谁了?”

    老婆婆用拐杖打了我一下,我全身哆嗦了起来,她阴冷的说:“你的话太多了,再说废话,我就割掉你的舌头。”

    我还想再问,彩蝶在一旁拉住了我,我们回去的时候,我和彩蝶走在最后面,我小声问彩蝶:“你刚才为什么冒充婷婷。”

    彩蝶虚弱的说:“如果我不冒充她,你觉得我们能活过今晚?”

    她这话说的也对,我忍不住又问:“那你刚才和她说了什么,她这么相信你。”

    彩蝶脸色一凝:“你的废话真多,阿明,你要记住,有些事情切不可以追根究底,好奇心害死猫。”

    我知道她不愿意回答,也就识趣的不问了,一路上走着格外安静,不过大家沉默寡言,应该是心思复杂,各有忧虑。

    彩蝶缠住我的手臂,一路上都在蹭着我的肩膀,她受了伤,这次我没有把她推开。

    她的种种动作都让我想起了婷婷,我心酸的摸着身后背的那把纸伞,一时悲从中来,什么时候,我才能救活她呢?

    路过老婆婆家门前,老婆婆转过身,对彩蝶说:“你留下吧,你受了伤,我给你疗伤,今晚就住在这里,我们好好聊一聊。”

    我怕她对彩蝶图谋不轨,忙问:“那我们呢?”

    老婆婆无所谓的说:“爱去哪去哪?”

    杨大宇拉着我,不断的使眼色:“明哥,快走吧。”

    我看了眼彩蝶,她对我点了下头,我才离开。

    我就怕她露馅,万一被老婆婆发现了,她岂不是危险了?

    忐忑不安的回到阿顺家,管德柱已经休息了,房间里非常黑暗,我悄悄打开房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前脚刚踏进卧室,堂屋里的灯光就亮了起来。

    管德柱坐在堂屋椅子上,沉声说:“你们回来了?”

    我尴尬一笑:“管叔,原来你还没睡啊。”

    管德柱打了个哈欠,说:“这不是等你们吗,你们出去之后,我这可是很担心啊。”

    我摸了摸头,又干笑了两声,指着门外:“我们睡不着,就出去转了转,也没啥事。”

    管叔打量着我们,皱起眉头问:“那个彩蝶姑娘呢?”

    杨大宇大嘴一咧,未经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被那个老婆婆带走了。”

    我见管德柱脸色凝重,忙说:“她们两个是亲戚,就是简单的做客,明天就回来了。”

    管德柱眯着眼睛,疑惑的说:“她们两个是亲戚?”

    我说对,两个人好久不见了,叙叙旧,管德柱一脸疑惑,不过也没多说什么,随后摆了摆手让我们早些休息。

    杨大宇去了阿顺的屋子,杨凝执意要跟着我住一间屋子,我没有办法只好到卧室最里面的那间空屋里,那间屋子里还贴着黄色的纸符。

    揭开纸符推门之后,一股浓郁的腥臭味扑鼻而来,我捏着鼻子走进去,杨凝又把我拉了回来:“你别进去了,这味道太浓了,影响健康,实在不行你就打地铺吧。”

    我思索片刻,关上了门,这里面气味确实太诡异了,而且黑布隆冬的,总觉得有什么东西隐藏在黑暗里,我记得第一次进去的时候,里面就像一个无底洞,无论怎么都走不完。

    为了自己的安全,还是小心谨慎些好,我打好地铺,瞄了杨大警花一眼,她脱了上衣之后,曼妙的身材跃入了视线里,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

    杨大警花若有若无的笑了,对着我勾了勾手,我心头一颤,她这是在挑逗我?

    我心慌意乱的拿起被子,把自己蒙了起来,这个时候可不能胡思乱想,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杨大警花钻进了我的被子里。

    她紧紧抱着我,温柔的说:“你害羞什么,都是成年人了,什么没有经历过。”

    我心头颤抖的更厉害,脑子一片空白,闻到了杨大警花身体上的香气,感受着她的抚摸,我已经完全不知所措了,这时只听吱呀一声门开了,我再也受不了了,快速掀开了被子。

    坐起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杨大宇,他站在门口,膛目结舌的看着我们,随后他脸一红,忙摆手:“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继续。”

    我呐呐的张开口还没来得及解释,哐当一声,卧室的门又被关上了,卧槽,这下有理也说不清了。

    我烦躁的推开杨凝,厉声质问:“你到底想干嘛,我记得你之前不是这样的。”

    杨凝摔倒在地面上,抬起头来的时候,迷惑的指着我,然后又快速捂着自己的胸口:“我怎么会在这里?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靠,她自己扑上来的,还怪我了?

    我生气的掀开被子:“我可没有对你做什么,倒是你钻进我被窝里,想要干嘛?怎么,是要献身吗,还是要陷害我?”

    杨凝揉着太阳穴,迷惑的说:“这不可能,我怎么会钻你被窝里呢,这么多年了,什么样的高富帅我没见过,那么多人我都不为所动,你觉得我会钻你被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