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四十四章 惊天阴谋

    她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事情不对了,看她说的话不像是假的,而且确实是事实,我就是一个穷屌丝,也没有什么独特的魅力,人家确实犯不着这样。

    我疑惑的喃喃:“那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扭过头,问:“你刚才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杨凝想了会说:“我刚才觉得头有点痛,然后就好像没了知觉,再然后就跑到你这里了,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心里十分忐忑不安,难道说她刚才被什么控制了?没了思想?想到今晚发生的事情,我猛地打了个激灵,莫非是老婆婆的蛊虫?

    杨凝紧张的问我:“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为了不引起大家的恐慌,我摇了摇头,这件事情,明天有必要找老婆婆弄清楚。

    我随便找了个理由糊弄过去,虽然杨凝充满疑惑,但也没问,睡觉的时候,她在角落里一直盯着我,估计怕我图谋不轨,对她做些什么。

    看来她还是对我不放心,毕竟孤男寡女的,干材烈火,确实很容易发生什么事情,说不定她刚才以为我对她下了药。

    到了大半夜,她已经睡了,我被门房晃动的吱呀声惊醒,小心翼翼的探寻着四周,我才发现最里面的那间屋子门开了,一股阴冷的凉风从里面蔓延了出来。

    我没有忍住,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拿着手电筒,一直向着里面走,远方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光线照不到尽头。

    我慌张的四下观望,发现自己处身于无尽的黑暗里,身后的那道门已经不见了。

    我心里凉了半截,快速往回走,却发现无论如何也走不回去了,我加快了速度奔跑,跑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看到那道门。

    “这是怎么回事?”

    我对着远处大喊,没有一个人回答,寒风从四面八方涌进来,背脊发凉,我哆嗦着坐下来,正在无望的时候,门开了。

    我忙站起来,欣喜的朝着门口跑去,跑出了房间我才松了口气,光线照到前面,刚好覆盖到一个人身上,他站在卧室里,背对着我,手中紧握着纸伞,正细致的打量着。

    我心头一紧,大喝一声:“你是谁?快把纸伞给我放下。”

    他转过了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是杨大宇,他诧异的看着我:“明哥,你跑哪去了?”

    我呼吸急促,喘了口气说:“你不要转移话题,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来到这个房间里,又为什么要拿纸伞。”

    杨大宇解释:“我刚才上厕所的时候,看到这把纸伞在堂屋里移动,一时好奇就跟着它,然后来到了这里,我没有拿,是它主动跳到我手里的。”

    我愤怒的走到他面前,慌忙把纸伞夺过来,嚷嚷着说:“你特码以为我会信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别有所图,之前你就已经被我发现了,我之所以没有揭穿你,就是想知道你到底要干嘛。”

    杨大宇憋屈的摆着手:“明,明哥,我没有。”

    杨凝被吵醒了,她点了油灯,忙问我们什么情况,我怒瞪着杨大宇,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你特码给我看看,还说没有。”

    杨大宇接过照片,看了眼,顿时大惊失色,他对着我猛烈的摇着头:“明哥,我真的没有,我也不知道这是咋回事啊。”

    我瞪着他:“怎么可能没有,这照片上面明明是你。”

    杨凝看了眼照片,惊讶的盯着杨大宇:“那天井口的绳子是被你剪断的?”

    杨大宇依旧摆着手:“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杨凝看了下照片,她是刑侦部门的,经常接触这些东西,等了会,她脸色凝重的说:“这照片不是假的。”

    杨大宇委屈的低下头,眼看就要哭了,作为多年的兄弟,我于心不忍,叹了口气,氛围紧张又尴尬,这时,管德柱也推门进来了,问我们怎么回事。

    我把大致情况说了下,管德柱皱起眉头,问杨大宇:“你把那天的事情经过仔仔细细说出来,我来分析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大宇哽咽的说:“那天我本来在井口守着,突然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然后就觉得脖子一疼就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井口的绳子已经断了,我也不知道这张照片怎么来的。”

    管德柱深思了许久,对我说:“亲眼见到的东西也不一定是真的,我觉得你这兄弟应该不会骗你。”

    我忙伸出照片,问:“这照片并不是假的,说明这是实实在在发生的情况,有没有骗我,这不是一目了然吗?”

    管德柱叹息着说:“事情可能是他做的,但是也许是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

    我这心里更加迷惑了,忙问:“你这话怎么讲?”

    管德柱在原地踱了两步,说:“不知道刚才你们有没有听到,你这兄弟说他先是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随后脖子一疼才晕倒的。”

    杨凝眉头紧锁,问:“你的意思是说,这一切和那股香味有关?”

    管德柱郑重点头:“若不是当年我在这方面吃过很大的亏,只怕也想不起来会有这回事,我怀疑那股香味是幻香,闻到了之后,会处于别人给你营造的幻象之中。”

    我的心头抽搐了下,不可置信的问:“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东西?”

    杨凝面色凝重的说:“应该是致幻植物做成的香料,在非洲就生长着一种能令人产生幻觉的植物“魔鬼草”,植物体内含有裸头草碱、四氢大麻醇等,一旦接触了,就会出现幻觉,在中国西南边陲人烟罕至的地方,也有类似植物生长,我想这个幻香,应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吧。”

    管德柱大有深意的看了眼杨凝,赞叹说:“虽然你只说对了一半,但是已经很厉害了,毕竟很少能够有人可以往这方面想。”

    管德柱继续说:“这种幻香首先要让别人闻到,然后结合某种秘法,可以让受害人见到任何画面。”

    杨大宇憋屈的扭过头:“看来我是被人家用幻香迷惑了才做出了这种事情,奶奶的,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干的,绝对饶不了他。”

    不管怎么说,真相大白,我心里算是松了口气,不过怀疑自己多年的兄弟,同时又有些内疚。

    杨大宇突然扭过头,诧异的说:“明哥,我记得,好像之前,这种奇异的香味,我们在尚乡村溪水边,还有老杜的法医解剖室里都闻到过。”

    他这么一说,我的心跳动的更厉害了,因为这种奇异的香味,我可不止在这两个地方闻到过,我还在兴隆夜总会闻到过,当时那个气味就弥漫在那两个运尸青年死去的包厢里。

    想到最近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我被自己的猜测惊的全身冒汗,太厉害了,这是一个很大的局,一直以来,我们都被受骗了,背后一直有个人制造幻象,一直推着我们向前。

    女尸案发生的时候,我们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那个时候可能就已经中了幻香,所以那个女尸案其实是不存在的,杨凝说没有这个案子,包括尚乡村的人也说没有,我一直理不清头绪,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算是明白了。

    在法医解剖室,那个女尸一直追着我们,包括田大队长开车的时候,我们碰到了女尸,但是后来调取摄像头,并没有发现那个女尸,这就是问题所在。

    还有兴隆夜总会死去的那两个人,其实并不是被吓死的,他们是感冒后吃了头孢然后又大量喝酒,导致双硫仑样反应过于严重死亡的。

    万村长早就死了,那个房子破旧不堪,早已经没有人住了,我怀疑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假万村长做的,可是我还是有一点疑惑不解,他为什么要用王寡妇的幻象,打开我的阴阳眼之后,让我来灵水村寻找王寡妇,让我寻找真相又为了什么?

    这其中一定有一个很大的原因,说不定是个惊天阴谋。

    我问管德柱:“你见过王寡妇和老婆婆一起出来过吗?”

    管德柱回忆着说:“二十多年前倒是见到过,后来就从来没有见过了。”

    不管怎么说,从这句话中可以得出,她们确实是两个人,但是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两个人就像合二为一了一样。

    王寡妇从水里上来不久后变成老婆婆,老婆婆跳水之后又变成了王寡妇,这其中的秘密应该就在水中。

    我问:“管叔,你在水底还有没有发现什么奇异的现象?”

    管德柱说:“最奇异的还是那棵树,它的枝条很柔软,有点像触手,其实在水底的时候,如果没有那棵树的帮忙,那个老太婆是打不过我的。”

    那到底是多么奇异的一棵树?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想起了当时坠入水底的时候,下面有东西在拉我的腿,还有之前看到的王寡妇坠入水中的画面,不知道和那棵树有没有什么关系。

    管德柱严肃提醒:“你们最好不要对水底下的东西感兴趣,那不是你们能应付的来的。”

    我点头,表示明白,在原地沉思了会,我指着身后的那个房间,继续问:“管叔,你这屋子真的只是存放野味的吗?”

    管德柱平静的回答:“对啊。”

    他叹了口气:“你们怎么把这个屋子打开了,里面的味道太难闻了,会影响你们休息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