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四十五章 养小鬼

    他上前准备把门关上,我用手扶着木门,大有深意的笑了下:“我对这个屋子很感兴趣,要不我们再进去看看吧。”

    管德柱脸色一沉,皱起眉头说:“你确定吗?这里面可是非常脏的。”

    我郑重的点了点头,他执拗不过我,只好让我进去,我拿着手电筒,光线照着房间里的情况,一目了然。

    这是一个很小的房间,想是许久没有清理了,地面上还残留着一些禽兽的毛发和粪便,气味十分浓郁,我走到四面的墙壁处,仔细的摸了摸,这确实是坚硬的墙壁,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空间,我也没有发现什么机关。

    那之前是怎么回事?我已经第二次经历这种事情了,管德柱似乎知道些什么,但他不会告诉我的,这诡异的房间里,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杨大宇捏着鼻子,说:“明哥,我们快出去吧,这味够熏死一头大象了。”

    我观察一周,没有发现什么,只得无奈的走了出去,管德柱又重新把房间封好,那张黄色的纸符在门缝处,十分醒目。

    此刻,已经天光大亮,卧室里的窗户,不知何时又被人打开了,而我们竟然毫无所觉。

    大家劳累了一宿,都准备回去再休息片刻,杨凝说时候不早了,忙活早餐去了。

    趁着大家都不在,我轻轻的拉开了床头木柜的抽屉,抽屉里一张照片呈现在视线里,照片已泛黄,不过那画面倒是很清晰。

    我被里面的内容惊的目瞪口呆,只见我躺在荒凉的地面上,双目紧闭,四周是四分五裂的尸体,管德柱站在我面前,伸着手,好像在施法,阴暗的背景下,像极了诡异的巫师。

    我背脊发凉,被这一幕彻底惊吓到了,快速把照片揣进了兜里,然后慌张的望着四周。

    凉风从窗口蔓延进来,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我顺着窗口望去,满眼萧瑟,看不到一个人。

    我哆嗦下,心中暗暗思索着,多年前的事情,他们一直不愿意告诉我,会不会他们和这件事有关系,我最不敢想的就是,当年的事情会不会就是他们做的?

    身怀秘法的管德柱,双重人格的阿顺,还有他们这间诡异的屋子,这一切都不正常,如果他们真的是罪魁祸首的话,我们恐怕已经深陷危险之中。

    我的脑海中再次涌现出了婷婷死去时候的画面,她对我说:“你不用管我,我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不管是谁,你都不要轻易相信,阿明,我爱你,如果可以,请你忘了我吧。”

    我更加担心婷婷的尸体了,如果他们有问题,那么婷婷的尸体会不会出事,毕竟阿顺和虎子还没回来,谁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我猛地坐起来,去了管德柱房间,他的屋子里黑乎乎的,弥漫着一股烟气味,我记得他不抽烟,也不知道这股味道从何而来。

    我开了手电筒,发现他不在,让我惊奇的是,他的桌子上竟然放着一个香炉,香炉旁边是一个玻璃瓶子,瓶子里有两个木雕娃娃,我看到了他们的身影,那两个娃娃坐在桌子上对我嘿嘿的笑着。

    我惊呼了口气,快速跑出了他的房间,杨大宇刚出来,我们撞在了一起,杨大宇摸着头问:“明哥,这是咋了,这么惊慌?”

    我说:“你跟我来,我在管叔房间里发现了东西。”

    杨大宇狐疑的跟着我,暂时我不能告诉他是两个小鬼,以他的性格,估计会被吓坏的。

    到了管德柱房门口,我深呼了口气,然后推门而进,光线照到了桌子上,我惊奇的发现,那个玻璃瓶子不见了,刚才也没有人来过,难道说它自己跑了?

    我慌乱的在房间四处观察着,光线移过的地方,并没有发现那个玻璃瓶子,杨大宇问:“明哥,你在找啥呢?”

    我摇了摇头,算了,还是不告诉他了,知道了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好处。

    刚关上手电筒,身后伸过来一只手,这一切来的触不及防,我吓了一大跳,忙转过身,彩蝶正笑意吟吟的盯着我:“怎么,才一晚上不见,就这么怕我了?”

    我暗自捏了把汗,喘了口气说:“我以为是别的东西。”

    不过看到她,我的心头一喜:“你终于回来了,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彩蝶靠近我,小声说:“昨天晚上做的很不错,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我迷茫了会,猛地一惊,怔怔的看着她:“昨晚的事情,果然是那个老太婆搞的鬼。”

    彩蝶捂着嘴笑了:“奶奶也是想替我试一试你。”

    我说:“你还真把自己当做婷婷了,记住你来这里的目的,是要帮我救她的。”

    彩蝶严肃的回答:“我从未忘记。”

    杨大宇听得一头雾水,一边摸着头,一边疑惑的打量着我们,彩蝶继续问:“你刚才如此惊慌是怎么回事?”

    我指着管德柱的卧室,小声说:“这里面有两个小鬼。”

    杨大宇猛地瞪大了眼睛,紧张的探视着黑乎乎的房间,彩蝶脸色阴沉的走了进去,随后对我摇了摇头。

    我说:“可能跑了,我刚才真的看到了。”

    彩蝶扶着我的肩膀说:“算了,不要想这个事了,跟我去一趟老婆婆家吧,她要见你。”

    我紧张的问:“她要见我干嘛?”

    彩蝶笑呵呵的说:“当然是考验一下未来的孙女婿。”

    我全身一紧,便被彩蝶不由分说拉了出去,这一路走的十分不安,这老太婆突然要见我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果不其然,到了老婆婆家里,她便观察着我的眼睛,看了老大会,随后赞叹说:“独一无二的阴阳眼,果然名不虚传。”

    我见老婆婆白色的大眼珠子转动着,脸上露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心想这老太婆又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突然她伸出手再次掐住了我的脖子,趁我张嘴的一瞬间又朝我喉咙里扔进了一个东西,我只觉得这东西十分圆润,带着一股刺鼻的苦味。

    我恼羞成怒,正要朝她质问,却听老婆婆说:“这味药可以压抑你体内的东西,防止它冲破封印,而且对你的眼睛极有好处。”

    我怔在原地,喏喏的说:“你会有这么好心?”

    我仔细想了下,全身又是一颤:“你说的那东西是蛊虫还是?”

    彩蝶笑呵呵的拉着我坐下,说:“当然是蛊虫,还能有什么,来吃饭吧,我亲自做的早饭。”

    我一边吃饭,一边胡思乱想,我总觉得老婆婆这话大有深意,之前第一次去阿顺家的时候,管德柱也说什么快出来了,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狐疑的盯着老太婆,她吃饭很快,呼啦啦一会就解决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的眼睛,不知道是得病了还是什么原因。

    犹豫了许久,我问:“婆婆,你的眼睛是不是能看见东西?”

    她扭过头的一瞬间,我从她眼睛里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好像是王寡妇,我颤抖的往后退了退,饭也吃不下了。

    只听老婆婆沙哑的说:“你别怕,你是阴阳眼,我是瞒不住你的,所以就给你说实话吧,我确实能看见东西。”

    我紧张的喝了口水,咕咚一声咽下去,等了许久,又问:“那,那你和王寡妇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能交换身体还是?”

    老婆婆脸色阴沉的注视着我,一字一顿说:“我奉劝你一句话,有些事情不要知道太多,因为知道的多了,会死的很惨。”

    我坐在位置上,全身都在发抖,因为我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杀意,彩蝶笑呵呵的说:“奶奶,既然你不想说的事情,不说就是了,你就别吓他了。”

    老婆婆也笑起来,只是那笑容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我和彩蝶离开的时候,我发现门口的那只大白鹅死了,它瞪大了眼睛,显然十分惊恐。

    我问怎么回事,彩蝶沉重的说:“昨天晚上有东西来过了。”

    我问是什么东西,彩蝶脸色一沉,对我说:“这个你就不要了解了,最近你一定不要离开我,这个村子已经到了多事之秋,恐怕今后的日子要不好过了。”

    我虽然没问,但是心里却非常疑惑和不安,那只大白鹅眼睛里填满了惊恐痛苦的神色,应该是遇到了特别可怕的东西。

    刚来村子就发生了这么多事,难道真的到了多事之秋吗?

    回到了阿顺家,杨凝把我拉到了卧室里,然后关上了门,我心里疑惑不解,莫非她又要色诱我?

    谁知她上来先给了我一巴掌,我没反应过来,摸着火辣辣的脸,疑惑的问:“你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打我?”

    杨凝鼻子一酸,落下泪来,她把照片递给我:“你自己看。”

    我接过照片,猛地瞪大了眼睛,图片上的内容,十分血腥,我拿着刀子不断的捅进另一个人体内,他的双臂已经没了,血流不止,而这个人我见过他的照片,他就是张阳。

    我猛烈的摇着头:“这,这是怎么回事?这绝对不可能是我做的。”

    杨凝声嘶力竭的说:“你当年的记忆没了,是不是你做的还不清楚,但是确实有这种可能,我检查过了,这张照片很真实。”

    我忙问:“你这张照片哪里来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