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四十六章 树上鬼脸

    杨凝指着旁边的抽屉,我心头莫名的抽紧,看来有人或者某个东西在悄悄的给我们传递着消息,它把这告诉我们,到底要做什么?

    从最开始我死去的照片,然后管德柱给我施法的照片,紧接着又是这个我杀人的照片,这一连串的信息,莫非是要让我了解过去?

    那纸人送来的预言信件又该怎么说?

    我的脑子里一团乱麻,始终想不清楚,我甚至觉得我的世界是错乱的,我经历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可是它实实在在发生了,我的触感真实,这是真实的世界,真实的我。

    吱呀一声,彩蝶推门而入,杨凝快速抹了把眼泪,背过了身子,彩蝶说:“管叔在外面等我们呢,说要带我们去寒冰洞看看,不要让他久等,我在外面等你们。”

    彩蝶很快关上了门,我对杨凝说:“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找到真相的,如果真的是我做的,到时候要杀要剐随你,但是我也希望你能理智一些,千万不要被这张照片迷惑冲昏了头脑。”

    我走出了房间,很快大家聚集在了一起,管德柱一脸平静,背着一个小包,挥了挥手,示意让我们跟着他。

    上山的路十分陡峭,山路曲折,废了半天劲才走了没多远,我本想让管德柱看一下那天发现的山洞,可是在原位置找了半天,竟然没有任何发现,那个山洞就好像凭空消失了。

    杨大宇在前面转了好几圈,撅着屁股找了好多地方,诧异的说:“真他娘的邪了门了,说消失就消失。”

    管德柱皱着眉头,目视着前面的茂密树木,慢慢的走上前,随后气定神闲的说:“你们要找的山洞,应该就在这里了。”

    杨大宇跑进几棵大树后面,找了半天,探出头说:“管叔,不对吧,我看过了,这里没有山洞啊。”

    管德柱嘴里勾起一抹笑容,右手一扬,从兜里掏出一张黄色纸符,只见他嘴中念念有词,然后把纸符贴到了最中间的一棵树上,纸符竟然无火自燃,最诡异的是,那棵树竟然尖叫了起来。

    杨大宇惊慌失措的从树后面跳了出来,胆颤心惊的跑到了我身后,然后探着头,一边擦汗一边说:“我靠,这是树精吗?”

    这棵树的中间部位,冒出了一股浓烟,我看到了一个鬼魂被燃烧殆尽,等这尖叫声停止,树上出现了一个狰狞的面孔,面孔的双眼部位流出了鲜血。

    只见管德柱又一推手,那棵树硬生生的裂开了,轰隆一声,大树倒下,不可思议的是,树后面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山洞。

    杨大宇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我也非常惊讶,不解的问:“管叔,这是怎么回事?”

    管德柱说:“这个洞口被人用阵封住了,刚才那棵树就是阵眼所在,守在阵眼处的就是那个小鬼。”

    彩蝶喃喃:“怪不得找不到那个山洞了,原来是这个原因。”

    我蹲下身,摸了摸树木烧灼的地方,那个鬼脸裂成了两半,凹陷流血的眼睛看上去触目惊心。

    管德柱双手背后,走进了山洞里,我慌忙站起来跟上,杨大宇躲着那棵树,一溜烟跑了过来。

    到了漆黑的山洞里,我准备打开手电筒,管德柱拍了下我的手,小声说:“先不要开。”

    我不知道他要干嘛,不过还是听他的吩咐,小心翼翼的往前走,杨大宇他们跟在身后,四周的石头通透光亮,山洞里倒不是那么黑,隐约能够看到每个人的影子。

    我不放心往后看了眼,猛地怔住了,我发现山洞石壁上的影子竟然有6个,而我们只有五个人。

    我紧握着手电筒,全身绷紧,心里非常忐忑,我准备打开手电筒看一下情况,管德柱又拍了我一下手:“失什么神呢,快点走啊。”

    我小声说:“,管叔,我们中间多个人。”

    准确的说,我不确定是不是人,如果是人的话,想要插到我们中间,我们不可能没有一个人发现。

    管德柱说:“别急,再等等,我正在想办法,看怎么抓住他。”

    原来他一早就知道了,这样我就放心了,我放松了警惕,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慢慢向前走,我记得之前进这个山洞并没有多远,不知为何,走了这么久,还是没有走到尽头。

    我心里有些不安,我提醒:“管叔,这里不太对。”

    管德柱一直没有回答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看他的走的非常快,背影阴森森的,心里更加疑惑了,这时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手背非常疼痛,映着山洞里的光亮,我发现自己的手背上竟然有一个青黑色的手印。

    我全身一颤,紧张的注视着管德柱的身影,背脊发凉,这一路走来,只有他摸过我的手背,难道说他是鬼?

    我不敢想了,心头颤抖的厉害,不安和恐惧慢慢把我吞噬,我哆嗦着小声说:“彩蝶,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没有人回答我,身后格外安静,我诧异的转过身,发现身后竟然没有一个人,只有四个诡异的影子。

    我的身体猛地一紧,呼吸凝滞,“我靠,这是什么情况?”

    正不知所措,只听耳边有人阴冷的说:“你在想什么呢,还走不走啊。”

    这声音是管德柱的,刚才他还在我前面呢,什么时候跑到了我身边?我瞪大了眼睛盯着他,忍不住往后退了退,虽然他和管德柱一模一样,但是他的周边带着一股冰冷的气息。

    我颤抖的指着他:“你不是管叔,你是谁?”

    管德柱扬了扬手:“傻小子,我不是他还能是谁,你想什么呢?”

    我厉声说:“你就不要装了,你不是人,要不然我的手上也不会留下青黑色的手印了,还有你身上的气息,和他完全不同。”

    他咧着嘴嘿嘿的笑了,诡异的笑声在我耳边回荡着,让人听了觉得毛骨悚然。

    我快速拿着手电筒,还未打开,身后伸出一直黑色的手把手电筒打落了,啪嗒一声落在了地面上。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身后的那四个影子是和他一伙的,那彩蝶他们呢?他们在哪?

    管德柱立在我面前,撕开了自己伪装的皮囊,他也只是一个黑乎乎的影子,不过露着锋利的牙齿,依稀可以看到扭曲腐烂的面庞。

    我惊吓过度,忍不住大叫一声,身后的影子快速捂住了我的嘴巴,我呜呜着,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一股腥臭味漫进了我的嘴里和鼻孔里,我的胃里翻江倒海,忍不住想要呕吐,最前面的影子得意的笑着:“抓到了,抓到了。”

    身后的一个影子附和:“把眼睛取出来,把眼睛取出来。”

    我心里凉了半截,转了半天,他们忽悠我来这里,原来是想要我的阴阳眼。

    我使劲的挣扎着,奈何身后四个影子拽着我,根本动弹不得,最前面的影子狂笑不止,他手里握着一个匕首,就要朝我的眼睛刺过来。

    我闭上眼,心如死灰,看来今天是难逃厄运了。

    突然我的身体一轻落在了地面上,身边响起了凄厉的惨叫,远处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彩蝶心急火燎的跑到我面前,紧张的问:“阿明,你还好吧,抱歉,我来晚了。”

    我松了口气,感激的说:“你们来了就好。”

    再看前方,那几个影子已经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彩蝶后面站着杨大宇他们,管德柱蹲下来问我:“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说:“刚才有人冒充你,一直带我来到了这,想要挖掉我的眼睛。”

    管德柱沉重的说:“你不能再走到最后面了。”

    我迷惑的说:“这不对吧,我一直跟在你后面啊,大宇他们才是最后面,我是第二位啊。”

    彩蝶拍着我说:“你记错了,其实你一直走在最后面。”

    杨大宇、杨凝也说我走在最后面,他们都这样说应该没有错,我心神慌乱,思索着前前后后的事情,但是想不明白,我问:“难道说我的记忆有问题?”

    管德柱拿起我的右手,仔细看了眼,沉声说:“你手上的黑灰应该是洞口那棵树上的,你被迷惑了。”

    杨大宇说:“我们走着走着,突然发现你不见了,一直在找你,找了半天,没想到你竟然在另一条道里,这要是一般人,恐怕永远也别想找到你了。”

    我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怎么还有一条道?”

    彩蝶叹息着说:“这是一条隐藏的道,一般人看不出来,我们进来的时候也疏忽了。”

    我又问:“为什么我摸了那棵死去的树就被迷惑了呢,这是咋回事。”

    管德柱一脸阴沉,话语沉重:“刚进来的时候,你看到了那棵树上的鬼眼,一定是那个鬼眼在迷惑你,由此来看,其实我们都上当了,是有人故意让我找到这个洞口,然后引大家进来。”

    这话刚说完,只听轰隆一声响,像是什么落了下来,声音在洞穴里传的格外遥远,杨大宇惊慌失措的问:“你们听到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彩蝶皱起眉头说:“很可能洞口被什么堵住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