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四十九章 优昙婆罗

    老婆婆说:“雪茹就是你们说的王寡妇,她是我的干女儿。”

    我心头一颤,原来他们竟然是这层关系,既然是寡妇,那说明她之前结过婚啊,老婆婆既然可以变成王寡妇,莫非她和我一样,身体里也有两个灵魂?

    我抽了口气,问:“王寡妇的灵魂是不是在你这里?”

    老婆婆点头,说:“确实在我这里,她当初遇人不淑,在水中被害,我一直想尽千方百计想要救活她,没曾想她的尸身不见了,所以就只好留着她的灵魂。”

    我突然想起了一个画面,王寡妇在水边洗衣服的时候,被什么东西拉了下去,那应该就是她死去的经过,原来那时我看到的是很久以前的画面。

    老婆婆激动的拉着我的手:“你快告诉我那个寒冰洞在哪,我要把她的尸身找回来。”

    我说:“你别激动,那个地方非常危险,我们几个人在那里险些丧命,如果真要去还是有所准备的好。”

    彩蝶也提醒:“那个地方确实凶险莫测。”

    老婆婆脸色阴沉的可怕,随后她坚定的说:“不管多么危险,我都要去。”

    我呼了口气:“你能不能和我说一下,那水底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进去了之后,不但伤口好了,而且还变成了另一个人。”

    彩蝶和杨凝也一脸期待的看着老婆婆,这应该是我们心头挥之不去的疑惑,我们迫切的想知道原因。

    老婆婆犹豫了许久,说:“这是我的秘密,本来是不想告诉你们的,如今估计想瞒也瞒不住了。”

    我说:“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老婆婆严肃的说:“那个水底长着一棵优昙婆罗树,它可以帮助人治疗伤口,甚至探知灵魂,复原此人的样貌。”

    我听得心惊肉跳,实在没有想到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树。不过常看到一些新闻,关于什么枯树逢春、树王返老还童之类的,不知道和这有没有什么关系,据我所知,目前世界上年龄最大的树是生活在美国加州的侏鲁帕橡树,它有13000多岁了。

    彩蝶喃喃说:“根据佛经记载,优昙婆罗为梵语,意为灵瑞花,三千年一开,与舍利子、贝叶经称为佛之三宝,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

    老婆婆说:“其实这也是我无意之中发现的,每当我想起雪茹的时候,我就会下去,只是……”

    我忙问:“只是什么?”

    老婆婆叹息着说:“只是前些天不知是谁,差点没有把这棵树毁掉,我之前怀疑是管德柱,不过如今来看,并不是他。”

    我说:“难怪那天管叔下水,你会疯了一样打他,原来是这个原因。”

    老婆婆探头看了眼窗外,小声说:“最近村子里不太平,可能有什么人来了,我养的大白鹅昨晚刚死了一只,你们平时出行要多注意安全。”

    我忙点头,聊了半天,我们才离开,走的时候,我看了眼门前的大白鹅,它盯着我们,眼睛竟然是血红色的。

    杨凝始终沉默不语,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走出门外,她们两个分别搂住了我的胳膊,让我很不自在。

    回到了管德柱家,杨大宇惊讶的看着这一切,随后嘿嘿笑起来,我们两个单独聊天的时候,杨大宇笑着说:“明哥,她们两个挺和谐哈。”

    我说:“去你的,不要胡思乱想,我只想要婷婷。”

    杨大宇咧了咧嘴:“我靠,大嫂再回来了,岂不是三个了,明哥,你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艳福不浅啊。”

    我踹了他一脚:“别在这给我瞎比比,下午再陪我去一趟寒冰洞,我一定要把婷婷的尸身找到。”

    杨大宇脸色一凝,心虚的低下头,小声说:“那个地方太可怕了,你这一说,我,我还真不敢去。”

    我问:“你特码还是不是兄弟?”

    杨大宇伸着脖子说:“当然是兄弟。”

    我说:“那兄弟现在找你帮忙,你帮不帮?”

    杨大宇回答:“那必须的。”

    我拍了下他的肩膀,笑着说:“那不就行了,下午一起去。”

    杨大宇嘟囔了两句,也不知道说什么,我笑着走进了卧室,这一看顿时身子一紧,那把纸伞不见了。

    我问遍了所有人,大家都说没见,难道说他还能长腿跑了不成?

    杨大宇提醒:“你还记得那天晚上我给你说的话吗?我出来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了那把纸伞在房间里乱跑,当时是我把它抓住的。”

    我疑惑的问:“它真的能跑?”

    杨大宇说:“是真的,我没有骗你,当时我打量了半天,也不知道是咋回事。”

    我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兴许不是那把伞在跑,很可能是被什么东西带走了,那天在寒冰洞我就看到了一排奇怪的脚印,说不定也是这种东西搞的鬼,这样说的话,那婷婷的尸身岂不是?

    我的内心里急促不安,无比恐慌,婷婷可千万不能有事。

    这时,管德柱从门外走了过来,他的手里正拿着那把纸伞,我慌张的问:“这把纸伞为什么在你这?”

    管德柱说:“我在门口发现的,就给你带过来了。”

    我紧张的接过,仔细了看了看,不由得握紧了,管德柱疑惑的说:“这不过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纸伞,这把纸伞对你有什么意义吗,值得你这样视若珍宝?”

    我严肃的说:“这把纸伞可不简单,它是婷婷的救命稻草。”

    管德柱皱起眉头,不解的说:“这个破纸伞里面又没有什么东西,你怎么拿它来救命?还有婷婷怎么了?”

    当时他跳入了河里,后来的事,他并不知道,问起婷婷,我不禁叹了口气,沉重的说:“你当时不是封住了她的一魂一魄吗,后来她被人谋害了,那一魂一魄不见了,我找到了她的命魂,用这个纸伞装着,准备救她的。”

    管德柱脸色阴沉,无奈的说:“看来关于她还剩一魂一魄的事情你都知道,没想到之后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不过……”

    他指着我手中的纸伞,摇着头说:“可惜你这把纸伞里面什么都没有,我看过了,并没有你说的命魂。”

    我心头一惊,不可置信的松开纸伞,扑棱一声,纸伞撑开了,我记得之前,无论如何我都打不开纸伞,没想到这次竟然这么容易,空荡荡的纸伞呈现在视线里,我并没有看到婷婷的命魂,我是阴阳眼,如果她在的话,我一定能看到的。

    我心慌意乱摸着纸伞,问:“你发现这把伞的时候,它在门口什么地方?当时有看到其他人吗?或者说某些脏东西?”

    管德柱说:“我在院子正门口发现的,看到的时候,只有这一把纸伞,至于别的倒没有什么发现。”

    杨大宇一脸紧张的看着我,不过一直没有说话,杨凝依旧冷冰冰的,看不出喜怒哀乐,彩蝶没有什么反应,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婷婷是她的表姐,没道理她不担心啊。

    婷婷临死前告诉我,谁都不要相信,也许她的命魂不见了,和他们其中之一有关系也说不定。

    我看了他们一眼,紧张的跑出了门外,我在四处张望着,冷风吹过,枯黄的树叶翻飞,视线里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

    突然远处有人影闪过,那是一个手拿算命藩旗的老人,他穿着破旧的衣服,正慢慢远去,我心头一颤,隐约觉得这人就像先前所见的算命大师,便忙不迭追了上去。

    他突然出现在这里,一直给我引路,提供消息,说不定有什么意图,我可以借机探探虚实,顺便问一下婷婷命魂的事情。

    大师知道我要追他,走到一处空旷的地方,他才停了下来,转过身,眯着眼对着我笑:“少年,我们可真是有缘啊。”

    我说:“有个屁的缘,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一直跟着我,暗中给我提供消息,到底要干嘛?”

    大师疑惑的摸着胡须:“啥情况,少年,这话从何说起啊,我啥时候给你提供过消息了?”

    我说:“你就别装了,之前故意落下的照片,不就是给我提供消息吗,还有,你是不是在卧室里也偷偷给我塞了不少照片?”

    我甚至怀疑,之前纸人送给我的预言信也是他写的,这事我必须要问清楚。

    大师继续给我装糊涂:“这不对啊,我可从来不干这种事,你可别冤枉我。”

    我知道他不愿意说,也就不问了,话题一转:“那你跑这里干嘛?这里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你引我到这里又有什么意图?”

    大师拍着脑门笑了:“你呀,想的太多了,我周游世界,哪个地方不去。”

    我知道他是在糊弄我,我不相信这么巧合,我仔细观察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神没有一丝慌乱,不过我隐约觉得这双眼睛在哪见过,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有了这种感觉,可我又想不起来。

    正在我思考的时候,大师拍了下我的肩膀:“你小子想什么呢,这么出神,你知不知道你被跟踪了啊。”

    我拍了拍手,盯着他:“我就说嘛,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原来你一直跟踪我,快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大师叹了口气:“我觉得你就是榆木脑袋,不是我跟踪你,是你被某东西跟踪了。”

    我疑惑的看着他,大师又说:“跟踪你的应该是个女鬼。”

    我更加诧异不解了,忙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大师无奈的扶着额头,无力的说:“因为那个女鬼就在你身后不远的地方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