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五十章 再遇女鬼

    他手指着一处,我快速转过身,隐约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诡异的面庞在我眼前一晃而过,很快消失了。

    我从来没有发现自己身后有人跟踪,看这女鬼的速度,确实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她是什么时候开始跟踪我的?

    我记得第一次去夜探老婆婆家,回去的时候,只觉得双腿沉重,像是背着一个巨石,后来阿顺告诉我说,我被鬼压身了,当时好像就是一个白衣女鬼,我还看到了她苍白的双手,那双手就搭在我的肩膀上。

    当时我一直以为,那个女鬼是老婆婆弄出来的,可是老婆婆喂我吃了蛊虫,按理说不应该搞个女鬼跟踪我,因为我根本逃不出她的手掌心,难道说背后另有其人?从一开始我就被跟踪了?

    会不会还是假的万村长?我一直怀疑他是幕后黑手,他失踪了之后,会不会一直在跟着我?

    不过更让我奇怪的是,大师并没有借助任何东西都能看到女鬼,那么他的能力一定很强,我问大师:“你是不是阴阳眼?”

    大师咳嗽了下,点头说:“我确实是阴阳眼。”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然后又指着我自己:“和我的一样?”

    大师摇了摇头:“我和你的可不一样,我的阴阳眼是自己开的。”

    我又问:“莫非你知道我的阴阳眼是如何来的?”

    大师凝神未答,我准备继续问,远处传来了杨大宇的呼喊声,我转过身,只见远处他们几个正往这里赶来。

    再转身的时候,大师已经不见了,杨大宇气喘吁吁的问:“明哥,你在这干嘛呢,这里太阴森了,我找了半天才发现你。”

    我说:“这里挺宽敞的,哪里阴森了?”

    杨大宇指着四周,焦躁的说:“这里树木茂密,透露着一股邪气,光线又这么暗,怎么不阴森了?”

    我看了眼四周,全身僵住了,我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心跳的剧烈,我记得刚来的时候,这环境并不是这个样子啊,这是怎么回事?

    管德柱提醒说:“我们不要在这里逗留了,这里以前死过很多人,大多数是惨死的,冤魂不散,呆久了容易惹上什么东西。”

    我失魂落魄的走出这里,不经意回头的一瞬间,再次看到了那个女鬼,她飘荡着长发,双眼血红……

    管德柱拍了下我的肩膀,沉声说:“快点走,不要回头。”

    我想说这件事,管德柱似乎知道,他一直催促着我快走,这个地方应该是不详之地,我看到了阴暗四周不时冒出来的头颅,它们用死鱼一样发白的眼睛盯着我。

    忐忑不安的回到了村子里,管德柱严肃的说:“以后那个地方大家都不要去,那是村子里的禁地。”

    杨大宇说:“你们村子好奇怪啊,我来了这么久,竟然没有看到一个村民。”

    我见四周的村民不时来来往往,有说有笑的,有的拿着锄头还在干农活,杨大宇竟然说没有看到,我诧异不解,彩蝶默不作声,不过她应该是知道情况的,因为她的眼神不时停留在每个村民身上。

    杨凝说:“确实奇怪,来了这么久,从没见一个村民出来过。”

    我全身一颤,额头不由冒出了汗珠,冷风吹过,背脊发寒,这时我才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怪不得当初我问阿顺的时候,他一直不愿意告诉我,原来这个村子竟然是死人村。

    管德柱脸色阴沉的可怕,等了半天他才说:“村民们平时很少出来的,你们见不到也正常。”

    管德柱说完,特意向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不要说出去,我低下头,还未从震撼中走出来,经过斟酌,我也觉得暂时保密比较好。

    彩蝶笑着说:“村民们都喜欢在家做事,他们这里人都很奇怪,你们也不要刨根问底了。”

    我点头附和,杨大宇虽然满脸疑惑,但也不再问了。

    想了半天,我抬起头:“管叔,我还需要麻烦你一件事。”

    管德柱扬起手,话语轻柔:“你说。”

    我犹豫了下,说:“你能不能再陪我们去一趟寒冰洞,我要找到婷婷的尸身,我总觉得她的尸身有危险。”

    管德柱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倒是让我出乎意料,要知道那里危险重重,我们刚刚死里逃生,再次身陷险境,无论是谁都要思考再三的。

    我们商量好,刚走了几步,老婆婆从一旁走了出来,拦住了我们,气愤的指着我说:“好你个小子,说好了要带我去找雪茹的,现在想自己开溜,你不想要命了吗?”

    我忙说:“这不是一时心急忘了吗?我这也是着急寻找婷婷的尸身啊。”

    说完这句话,我赶快捂住了嘴,我靠,一时心急口快,把这件事给露了,这也意味着彩蝶的身份暴露,我们瞒不住老婆婆了,万一她要是不高兴,驱动蛊虫,我们岂不是全完蛋?

    老婆婆大有深意的看了眼彩蝶,那双白色大眼睛转动着,探究的意味再明显不过了,彩蝶笑了下,走到老婆婆身边,耳语了几句,老婆婆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不再提这件事了。

    她话锋一转,指着我们:“看什么看,还不快点走,不想活了?”

    杨大宇忙咽了口吐沫,说:“走走,现在就带您去。”

    我不解的看了眼彩蝶,这次她不知道又和老婆婆说了些什么,老婆婆竟然没有追究此事,这真是太奇怪了,一路上她还不断的叫着奶奶,老婆婆就像没事人一样,欢快的应着。

    到了那个寒冰洞不远处,我发现门口那棵树已经烧毁了,地面上只有残留的灰烬,远处黑黝黝的洞口在闪着光。

    老婆婆着急,正要进去,管德柱忙拦住说:“等一下。”

    他从兜里掏出一个黄色纸符,随后扔进了洞里,突然冒出一片火光,一个黑色的影子尖叫着冲了出来,跑到了林子里,一溜烟没影了。

    老婆婆沉重的说:“看来有埋伏。”

    管德柱不答话,又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木偶,说了句进去探路,随后扔进了洞里,我看那木偶栩栩如生,可不就是在他房间里养的小鬼吗。怪不得当时两个小木偶不见了,原来是让他拿走了。

    我惊骇之余,一直好奇的盯着洞口的方向,不多会那个木偶回来了,我看到了木偶身上附着的小胖孩,他在朝着我笑。

    管德柱把木偶收了起来,一马当先走在了最前面,给大家带路,老婆婆在身后说:“那天在水底,发生了些误会,对不住了。”

    管德柱说了句没事,径直往前走,我们去了先前来过的通道,在里面再也没有发现任何东西,那些诡异的怪物似乎不见了。

    洞穴里非常安静,我隐隐觉得安静的表象之下,隐藏着巨大的危险。

    一股血腥味从里面飘来,腥臭无比的刺鼻气息令人作呕,杨大宇捏着鼻子,小心翼翼的说:“该不会又有什么怪物吧?”

    这股血腥味来的非常突然,搞不好真有什么东西,我打起一万分精神,谨慎的注视着周遭,越往前走,光线越暗。

    我准备从兜里掏出来手电筒,却发现手电筒不见了,我明明记得来的时候带上了手电筒,这是何时丢的?

    我正不知所措,一道光照亮了空间,彩蝶拿着火把说:“还好这里有照明的东西,要不然真不好往前走了。”

    杨大宇打着颤抖,哆嗦着说:“彩,彩蝶,你,你的火把有问题。”

    我扭过头,顿时吓了一跳,只见她的火把呈现出蓝色的光,火苗跳跃着,极赋生命力。

    彩蝶用手摸了下,躁动不安的火苗才安静下来,蓝色的火焰也慢慢转变成了红色。

    管德柱严肃的说:“这四周有脏东西,而且绝不是一般的东西。”

    老婆婆打量着前方,坚定的说:“管它什么东西,既然来了,就不怕它,小伙子,赶快带路,带我找到雪茹的尸身。”

    我摸了摸头,看着昏暗陌生的四周,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变了,和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并不一样。

    我说:“婆婆,这里变了,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个寒冰洞在哪,反正我们上次来的时候,那个冰洞就在下面,还被石头挡住了。”

    彩蝶附和说:“这里确实变化很大,之前我们被人迷惑了,一直走的顺风顺水,说实在话,我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如此不同寻常。”

    老婆婆蹙起眉头,拄着拐杖在原地沉思,等了片刻,她蹲下来,一只手放在地面上,我见她的袖筒里跑出来两只壁虎,那两只壁虎顺着墙壁很快溜走了。

    老婆婆站起来说:“行了,现在跟着我走吧。”

    我们跟着她,我在私下问:“你们见到我的手电筒了吗?”

    他们都说没有,我记得进山洞之前还有呢,而且从来放在腰部,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没了,这说明我的手电筒就是在洞穴里被什么东西顺走的。

    老婆婆加快了步伐,似乎并不关心这个,毕竟彩蝶有了火把可以照明,不过我心里还是有些担忧,我怕有什么东西在我们周边。它能躲过所有人的视线,说明大家看不到,想到这,我心里涌出一阵寒意,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