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五十一章 一尸双煞

    老婆婆不时用拐杖敲击着地面,整个通道里发出哒哒的声音,这声音抑扬顿挫,听的我头晕目眩,之前在井底时,婷婷奶奶吹笛子让我头痛欲裂,这个老太婆敲拐杖都能搞成这样,看来她们两个应该精通音律。

    我摇摇晃晃快要晕倒了,杨大宇扶着我,看他样子都快要吐了,我坚持不下去了,正要说让老婆婆不要再敲了,突然只听啪一声,前面一个手电筒掉在了地面上,然后又是啪一声,这个声音比较响亮,可惜前面再没有什么东西,这声响非常奇怪。

    老婆婆眼疾手快,拐杖一轮,顺着前方扫了过去,又是啪一声,一张黄色纸符掉落下来,随后我们看到了一个小布偶,它跌坐在地面上,头部全是线团,没有面目表情。

    我看到布偶身上竟然爬着一个诡异的孩子,他的双眼血红,脖子位置好像被针线缝住了,管德柱忙让大家后退,紧张的说:“这个小鬼不简单。”

    我说:“你能看到它,你也是阴阳眼?”

    管德柱严肃的说:“我是不可能给自己开阴阳眼的,我只是进来的时候摸了牛眼泪而已。”

    那个小孩子咧着嘴笑了,他的嘴角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牙齿,火光映照下十分慎人,老婆婆说:“看来管德柱之前说的没错,我们周边果然有东西,如果不是我用拐杖敲出的音律让它晕倒在地,恐怕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有东西跟着我们呢。”

    我忙问:“我们之前为啥看不到它。”

    管德柱说:“看到地面上那张黄色纸符了吗,那是隐身符,贴上之后,如果不用特殊方法,根本看不到。”

    我心头猛地一颤,那天在另一个寒冰洞里,我看到的那一排脚印,会不会也是这种东西留下的?毕竟去的路上我们就遇到了一个布偶。

    我心跳的剧烈,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挣扎着想要走上前问清楚,管德柱紧紧拽着我说:“你不要命了。”

    我从腰间掏出那把古铜色的匕首,在管德柱面前晃了晃:“我不怕它,这东西怕这个匕首,它不能把我怎么样的。”

    管德柱摇着头说:“这可不是一般的布偶,你的匕首对它没有用的。”

    我定在原地打量着那个布偶,始终没有发现它和先前那个有什么差别,那个小孩子对着我笑,我从它的眼睛里看到了另一个影子。

    突然那个小孩子不动了,它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布偶也发生了变化,原本没有面目的布偶有了狰狞的五官,它的双手露出了锋利尖锐的指甲。

    这一幕来的猝不及防,它的目标正是我,我来不及躲避,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老婆婆快速轮了下拐杖,那东西才被甩出去。

    杨凝开起了手枪,她的枪法向来很准,但布偶跳的飞快,竟然没有一枪命中,它再次冲着我诡异的笑了,随后不可置信的一幕发生了,它用手掰掉了自己的头,脖颈处的线散开后,它的脖子里出现了另一颗头,那颗头颅被黑气包裹着,发出毛骨悚然的笑声。

    彩蝶手中的火把再次变成了幽绿色,不知哪来的风,火苗剧烈的晃动起来,呜呜作响,管德柱一脸惨白,说:“这是一尸双煞,你们快退后,交给我解决。”

    杨大宇早就吓得尿了一裤子,巴不得赶快跑路,不过还算有良心,见我跌倒在地面上,准备拉我再走,可我突然站不起来了,下身好像被什么禁锢住了一样。

    杨大宇看了眼下面,猛咽了口吐沫,颤巍巍的离开了我,一边退一边慌乱的说:“明,明哥,你,你下面有东西。”

    我紧张的看了眼下方,顿时全身抽紧了,只见下方的地面上不知何时冒出来几双苍白干枯的手,它们紧紧的拽住了我,我根本无法动弹。

    那个布偶已经冲过来了,带着满身的黑气,管德柱一边抵抗一边说:“你们快走,不要再耽搁了。”

    彩蝶看到了我身边的手臂,快速扬起火把,也不知道她从兜里掏出一个什么东西,电光火石间,那些紧拽着我的手臂被连根切断了,彩蝶快速拉我站起来,担忧的说:“跟着我走,你不能有危险。”

    老婆婆走了几步,对着彩蝶耳语了几句,反身往回而去,我问:“老婆婆干嘛去?”

    彩蝶拽着我说:“她去帮忙了,让我们先走。”

    我回头看了眼老婆婆,她的背影在黑暗里异常沉重,到了出口处,我们焦急的等了许久,管德柱一头大汗的跑了出来,他的身后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轰隆声,等他出来后,我才发现洞口坍塌了,而老婆婆彻底被堵在了里面。

    彩蝶难过的跑过去,摸着洞口散落的石头,喊了声奶奶,可惜没有人回答,里面应该被堵死了。

    我问:“管叔,这是怎么回事?”

    管德柱叹气说:“那个布偶不敌我们两个,最后关头,我们疏忽大意被它触动了机关,它要将我们封死在里面。”

    彩蝶回过头,气愤的说:“你出来的时候为什么不把她带出来。”

    管德柱拍了拍手:“不是我不想把她带出来,是她不愿意出来,她要寻找雪茹,非要继续深入。”

    我叹了口气,由此可见,她确实对这个干女儿很上心,当初那个假的万村长就是靠雪茹的幻象将我引向了这里,这么说的话,万村长肯定认识她,或者说她们。

    那么他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他到底要做什么?又为什么以雪茹为引子?

    我始终想不明白这件事,无论怎么想,脑子里都是一团乱麻,我问管德柱:“当初雪茹到底是怎么死的?”

    管德柱回忆说:“具体怎么死的我也说不清楚,但是传言说,是被她的未婚夫害死的,当时她死的时候是在水里,惨不忍睹。”

    杨凝问:“她的未婚夫为什么害她?”

    管德柱犹豫了许久,这才说:“听说她的身上有很多秘密,她的未婚夫就是看上她这一点,才假装和她在一起的,不过这件事太离奇了,谁也说不清楚,而且她毕竟死了几十年了,以前好多事大家也都淡忘了。”

    杨大宇抽了口气:“几十年了?她死了竟然有这么久。”

    管德柱笑着说:“王老太婆双胞胎姐妹的孙女都二十多了,你说她的女儿该有多大了。”

    我思考着,要是这么说的话,雪茹死的时候,正是风华正茂,老婆婆一直在寻找她的尸身,这一找就是几十年啊。

    我问:“你知道她那个未婚夫叫什么吗?能不能和我说一下他的外貌特征。”

    管德柱告诉我,雪茹的未婚夫叫做金大诚,外貌特征和我说了一下,我觉得很陌生,完全和万村长不沾边,看来是我想多了。

    彩蝶趴在洞口处,幽幽看了许久,这才转过身来,管德柱安慰说:“你也不要太担心了,这个洞四通八达,绝对不止一个出口,以她的能力肯定能出来的。”

    彩蝶难过的靠在我的肩头,哽咽的说:“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奶奶就觉得很亲切,突然分开了,有些不舍。”

    我拍着她的后背,安慰说:“相信老婆婆,她肯定能出来的。”

    彩蝶抱得我更紧了,杨凝看不下去了,一把将她拉开,语气略冲的说:“行了,我们不是还要寻找婷婷的尸身吗,就不要耽误时间了。”

    杨凝一句话点到正题上,让我全身一震,我这次来的最主要目的是寻找婷婷的尸身啊,这件事绝对不能耽搁。

    我们重新整理了下,开始继续往前走,走在阴暗的山路上,我问:“管叔,你每次出来抹上牛眼泪不是很费事吗,为什么不开启自己的阴阳眼,你这么厉害,开启阴阳眼应该毫不费事吧。”

    管德柱面色凝重了起来,说:“阴阳眼在道教中又叫做夺魂眼,开阴阳眼的人一般阳寿不多,以现有的阳气开阴阳眼之后,需要饲养魑魅魍魉等东西,来延长自己的实际寿命,不过这是很危险的,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被反噬。”

    我小声嘀咕:“你自己不也是养的有小鬼。”

    管德柱听到了,皱起眉头说:“我养的小鬼都是漂泊流离的小鬼魂,平时用它们看门探路。”

    我尴尬的摸了摸头,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我们在万村长房间里发现,他也饲养小鬼,就是不知道用途如何,我只记得最后一次见到他,他整个人苍老了许多,脸部都有些狰狞。

    对于今天突然出现的大师,他也是阴阳眼,但是和我的不用,或许是自己的开的阴阳眼,他是不是也需要饲养小鬼,先前我一直觉得他的眼睛很熟悉,现在终于想起来了,这个想法在我心里激起了惊涛骇浪。

    彩蝶擦了擦我额头的汗水,紧张的问:“阿明,你怎么了?”

    我苦笑着说:“没事。”

    这件事暂时还是不要告诉他们比较好,等到他再出来的时候,我一定要找个机会把他抓起来,到时候问清楚,看到底怎么回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