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五十二章 死去的鬼树

    管德柱一路带着我们去了好多个寒冰洞,最后一个寒冰洞分外熟悉,我快速跑了进去,果然是那晚我们进来的那个山洞,里面寒气逼人,透露着阴森森的气息。

    我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每走一步心跳就会加快一分,到了最深处,我看到地面上跌落的黄色纸符,顿时心头一凉,快速扒开了那个冰窟窿。

    里面空无一物,婷婷的尸身竟然不见了,我慌乱的环顾四周,空荡荡的山洞里,什么都没有,她仿佛就没有来过。

    来回找了半天,我失魂落魄的蹲下来,无助的哭泣起来,这一切都怪我,我不该把她放在这里的,如果不是我,或许她的尸身就不会丢了。

    他们想必也猜到了怎么回事,杨大宇安慰我:“明哥,你就别伤心了,无论如何,只要我们用心,就一定能找到大嫂的。”

    我吸了吸鼻子,愤怒的说:“这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再说这山间野林,常有野兽出没,万一她……”

    接下来的话我也不敢说了,这是我最怕的事情,婷婷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这样的结果我接受不了。

    杨凝张了张口,终究没有说话,彩蝶拍了我一下说:“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又不是找不到了,我们现在回去吧,等到了家里,我告诉你她在哪。”

    我紧张的拽住彩蝶的手:“你知道婷婷在哪?”

    彩蝶拍了拍胸口:“我和她心有灵犀,能够感应的到,我觉得她应该复活了。”

    如果真是复活的话,本应该高兴的事情,可我看到了彩蝶严肃难过的表情,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骗我,可我除了她,又能相信谁呢?

    一路上我都在问她:“你说的是真的吗?”

    彩蝶说:“我可以发誓,她确实没有死,等到了家里,我就把这一切都告诉你。”

    彩蝶问我:“如果婷婷变得不再是她,可她还是自己的灵魂,就像你是张阳的灵魂,却用着刘明的身体,你还会爱她吗?”

    我愣住了,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我,我一直没有反应过来,一路上我也没有答复她,她的脸色很紧张,似乎又有些难过。

    到了家里,我还没来得及问她,就被阿顺的叫声吸引过去了,他和虎子回来了,就坐在堂屋里,他们两个衣衫褴褛,看来这些天经历了不少事情。

    阿顺拉着我,紧张的说:“明哥,我要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忙问:“什么事?”

    阿顺犹豫了下,说:“昨天我遇到了你的朋友杜伟韬,他让我转告你,他说婷婷回去了,你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先和他联系,千万不要急着见婷婷。”

    我全身猛地一颤,根本不相信这句话,我怀疑自己听错了,忙问:“你说婷婷回去了?”

    阿顺摸着头说:“这个是杜伟韬告诉我的,具体情况我就不知道了,其实我也很疑惑,我记得之前我们不是把她的尸体放进了寒冰洞吗,她是怎么回去的。”

    我猜测说:“她的尸体不见了,命魂也没了,很可能有人救了她,把她带了回去。”

    在欣喜的当头,我的心里又有一丝疑惑挥之不去,为什么杜伟韬让我第一个联系他,而不让我联系婷婷?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

    彩蝶严肃的说:“这个事情绝对不简单,我们还是先找到杜伟韬了解下情况吧。”

    我还在再问杜伟韬有没有留下别的话,这时却见阿顺摸着下巴,挑了挑眉说:“老夫这些天云游四海,经历颇多,重新让我认识了大千世界,有机会,我一定带着大家多去转转。”

    杨大宇一愣,小声说:“这家伙怎么又变了,真奇怪。”

    彩蝶皱起眉头,用探究的眼神打量着阿顺,我小声说:“他是双重人格,经常这样。”

    彩蝶点头,转移了视线之后,把我拉了出去,她盯着我说:“阿明,你相信我吗?”

    我毫不犹豫的说:“当然相信了。”

    彩蝶停顿了下,呼了口气说:“其实……”

    她还没说完,虎子走过来了,彩蝶看了眼虎子闭口不说话了,虎子对我说:“明哥,刚才管叔对我说了,最近村里不太平,他怕你们遇到什么危险,这次下山让我送送你们。”

    说完虎子冲我一笑,撸起袖子扬了扬手臂:“你放心,现在我也变强了,当年的事情我不会再让它发生了。”

    我看他的手臂上刻着一只麒麟,这图就像是真的一般,呼之欲出,我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虎子快速放好袖子,又尴尬的笑了笑。

    我问:“当年的事情,你知道?”

    虎子说:“知道一部分吧,毕竟当时送你们下山的人是我。”

    想到杨凝给我的那张照片,我心里不由得一紧,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那些队友是我杀害的。

    我忙问:“当时我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为什么和我一起来的几个人都死了。”

    准确的说,其实我也死了,大家都死了,现在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我既不是刘明,也不是张阳,我应该是他们的混合体。

    虎子摸着头说:“当时我们遇到了许多恶鬼,它在追着我们,十分恐怖……”

    听着虎子的叙说,我的脑海中再次涌现出了一副画面。

    阴冷诡异的大山深处,我们几个步履蹒跚的走着,恐惧、绝望、血腥把我们吞噬,大家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似乎在躲避什么追踪。

    那满眼惊慌和凌乱的脚步中可以看出,一定有个令人敬畏的什么东西追赶着我们,突然一张惊悚溃烂的面孔从头顶上方呈现了出来,身边响起了刺耳的尖叫……

    我的额头流出了不少冷汗,呼吸也随之急促起来,心咚咚咚的乱跳个不停,这幅画面已经第二次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了。

    彩蝶紧张的握着我的手,担忧的问:“你这是怎么了?是想到什么了吗?”

    我轻点了下头,可惜画面在那个地方嘎然而止,我不知道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杨凝仔细检查过,那张照片不是假的,也就是说确确实实发生过那件事。

    虎子所知甚少,后来我们在茂密的树林里分散了,他跑回去寻求救援,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遇害了。

    我轻吐了口气,看来这件事只能自己慢慢想了,毕竟就算找到了凶手,他估计也不会告诉我们的。

    我返回屋子里,让大家收拾了下东西,然后向他们作别,虎子两手空空在前面带路,悠然自得的样子让我心里很没底。

    我问:“你这个样子能保护我们吗?”

    虎子笑着说:“今时不同往日,你放心吧。”

    我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只好跟着他下山,山间野林,树叶枯黄,满眼肃杀,到了一处稍微空旷的林子里,虎子指了指说:“当时你们就在这里休息,也就是在这里出事的。”

    我看了眼树下铺满的大片落叶,又摸了摸周遭的树,那些稀疏的古树上隐约可以看到一道道印迹,这些印子应该是用什么爪子抓的。

    杨凝眼尖,她从草丛里摸出了一把手枪,上面落满了泥土,虽然锈迹斑斑,但还是可以看出,那是我们警局所配的枪支。

    杨凝取出弹夹,大有深意说:“没有一颗子弹了,看来当年确实经历了一场恶战。”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另有所指,抑或还在对那张照片念念不忘,我记得她刚开始跟着我就是为了调查她男朋友的死因,现在发现了点眉目,有些情绪激动也正常。

    我转过身,突然身体一颤,脑子撕裂般的疼痛起来,强烈的痛感撕扯着我的神经,画面一转,我只觉得眼前的那棵树闪现出了一个人影,当时有一个人就是被那棵树拽住了。

    彩蝶抱着我,紧张的说:“你不要再乱想了,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如果你身体内的两个灵魂冲撞的太强烈,到最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无法预知。”

    我喘着气坐下来,无力的指着面前那棵树,说:“我以前记得是那棵树出了问题。”

    虎子靠近看了眼,又用手摸了摸,深呼了口气,说:“以前这棵树是鬼树,不过那个鬼魂已经死了。”

    虎子掏出一把匕首对着那棵树划出几道印子,随后咬破手指,把自己的血滴在上面,很快那棵树展现出了一副奇怪的人脸,等了会,那棵树慢慢枯萎了。

    杨大宇长大了嘴巴,喃喃:“这,这不会和我们在那个寒冰洞口见到的树一样吧,树里面有鬼魂?”

    虎子说:“这棵树里面以前确实有个鬼魂,不过这鬼魂早死了,你们不用担心。”

    我坐起来,平复下自己的心跳,说:“我记得当年大家惊慌失措跑散之后,我跑到这里,看到了项潜坤被那棵树拽住,然后,然后……”

    我心里狂烈的跳动着,杨大宇伸长了脖子,紧张的问:“然后什么?”

    我说:“然后我看到他被那棵树撕的四分五裂,鲜血喷溅。”

    杨大宇猛地瞪大了眼睛,惊恐的望着那棵树,不由得往后退了退,可能太过紧张,摔了一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