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五十三章 揭秘

    虎子脸色阴沉,他说:“那个鬼魂一定是被人安置在树上的,完成任务后,又被谁杀害了。”

    我想起一事,问:“你们当时来之后,有没有发现项潜坤和赵宇飞的魂魄?”

    虎子摇了摇头,说:“他们人都死了,魂魄肯定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我说:“有没有可能被别人带走了呢,或者说他们死的太过凄惨,冤魂不散,至今还在这世上徘徊。”

    虎子想了想,说:“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杨大宇咧着嘴说:“明哥,你问这个干嘛,在这阴森森的环境里,净提些鬼魂的事,吓死人不偿命啊。”

    我严肃的说:“我问这些肯定是有原因的,还记得田大队长吗,其实他逃狱后,那天晚上来找过我,但是当时他已经不是他了。”

    杨大宇惊讶的问:“这是啥意思,你说清楚。”

    我解释说:“那天晚上他来见我,其实是要杀我的,当时他被赵宇飞附身了。”

    杨大宇打了个哆嗦,声音发颤:“这么说的话,赵宇飞的灵魂原来一直在这世上。”

    彩蝶说:“现在不在了,当时情势危急,我把他杀了。”

    杨凝眉头一紧,正对着彩蝶说:“那天晚上田大队长的尸体是不是你搬进屋子里的?”

    彩蝶扬了扬手,很放松的说:“不是我。”

    杨凝不屑的笑了,紧紧盯着彩蝶,一字一顿的说:“你骗得过别人,却骗不了我,那天晚上,我亲眼看到你把尸体搬进来的,我之所以没有接发你,只是想知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杨凝看了我一眼,又把视线转向彩蝶:“我不管你要做什么,我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这些天你一直在打张阳的主意,我不可能让你得逞的。”

    彩蝶没有说话,她只是深情地注视着我,我也相信这不是她做的,最主要的是,这根本说不通。

    杨大宇说:“这个事情是需要证据的,杨大美女,你可不能随便乱说啊。”

    杨凝掏出手机,讽刺的说:“我可从来只相信证据,那天她把尸体搬进来的时候,我偷拍到了照片,不信你们看。”

    杨凝开了手机,调出了相片,我看了眼,顿时全身僵在原地,这照片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是确实是彩蝶拖着田大队长进了屋子里。

    我看向彩蝶,希望她给我一个说法,彩蝶凄楚的说:“那件事,确实是我做的。”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当时我最放心的就是她,她是我第一个排除的人,我实在没想到这件事竟然是她干的,枉我这么信任她,她竟然骗我,这可真是一场好戏。

    彩蝶难过的说:“阿明,你听我解释,我也只是想让你置身事外,和我一起离开是非,然后安安稳稳的生活。”

    我注视着她,狠狠地说:“你用田大队长的尸体把我陷入了危险境地,现在回去,说不定我已经被通缉了,你这不是想让我置身事外,而且想害我。”

    彩蝶楚楚可怜的望着我,眼里流出了泪水,我说:“你走吧,不管你怀着什么样的目的,都不要再跟着我了,还有,我喜欢的只有婷婷,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

    彩蝶噙着泪水,依依不舍的注视着我,杨大宇咧着嘴说:“别演了,快滚吧,明哥要你走,我们也不需要你。”

    彩蝶轻咬着嘴唇,看了眼杨凝,甩手离开了,她的背影十分苍凉,她走后,我全身像是被抽干了力气,难过的无以复加,这么多天来,她对我确实很好,虽然说不出为什么,我隐隐觉得自己做错了,如果我能知道以后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让她离开我的。

    虎子送我们到了尚乡村下就离开了,天色已晚,我们的车子在巫水河旁边,已经发动不起来了,杨大宇检查了下,指着地面上说:“操,谁把我们车里的油给放没了。”

    杨凝冷冷的说:“在这个穷乡僻壤放了几天,没被偷走就已经算好的了。”

    杨大宇摸着头问我:“明哥,那现在咋办?”

    我掏出手机,说:“给老杜打个电话吧,让他来接我们。”

    我开了机一看,竟然有几十个未接电话,大都是老杜的,还有他的短信,点开一看,上面显示,“如果回来了,千万要第一个和我联系,事情比较复杂,我需要慢慢和你说。”

    我疑惑的拨通了老杜的电话,那边慌里慌张的说:“老刘,你终于来电话了,回来了吗?”

    我说对,车子开不走了,还在尚乡村,顺便问了下他发的短信,我问是不是我被通缉了,杜伟韬说不是,不过一两句话说不清楚,等他开车过来,一一和我说。

    挂断电话,杨大宇急忙问:“明哥,啥情况。”

    我说:“老杜等会来接我们。”

    杨大宇笑嘻嘻的跑到了一边,喃喃说还是老杜靠谱,我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站在远处抽起来,静静的看着万村长门前的小河,一切事情的起源就是在这里,这里也同时成为了我人生的转折点。

    我眯着眼,弹了弹烟灰,看到了远处一个人影,那个拿着算命藩,不是大师是谁,我猛抽了口烟,扔在了地面上,快速走了过去。

    大师走到一处房屋后面不见了,我摸了摸腰间的匕首和手枪,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到了房屋后面,总算见到了大师。

    阴暗的角落里,隐约可以看到他颤抖的身体,他的声音无比沧桑,问我:“你怎么回来了?”

    我说:“我不回来留在那干嘛?”

    他不说话了,抬起头的一瞬间,那双眼睛血红一片,我吓了一跳,忙不迭往后退了两步,他摆了摆手,说:“别怕。”

    只见他给自己双眼滴了些眼药水,血红色的眼睛才变得漆黑明亮起来,不过他的呼吸却十分急促沉重,我紧拽着腰间的匕首,谨慎的说:“万村长,你做这些到底要干嘛?”

    他定在原地,似乎很惊讶,不过等了会,他轻声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说:“是在得知你是阴阳眼的时候,强行开启的阴阳眼,是需要饲养魑魅魍魉来延长自己寿命的,我在你的房屋里,发现了你曾饲养小鬼。”

    他不说话,我继续说:“养小鬼很可能会被反噬的,最后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苍老了许多,再看你这个现状,应该是被反噬了,还有就是你的眼睛,我第一次见到大师,就觉得他的眼睛很熟悉,我只是没想到会是你。”

    万村长拍着手,嘿嘿的笑了:“看来还是我小看了你。”

    我问:“你的真名是不是叫做金大诚?”

    万村长摇了摇头,痛苦的说:“那不是我,金大诚是我最痛恨的一个人。”

    “那你费尽心机,开启我的阴阳眼,又引导我去灵水村,做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当年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你杀害了我们几个。”

    万村长重重的说:“开启你的阴阳眼,引导你去灵水村,这些确实是我做的,但是杀害你们,那些事我并不知道。”

    “那婷婷呢?是不是你杀害的?”

    万村长继续摇头:“不是我。”

    我还想再问,远处传来了杨大宇的呼喊,我转过身只觉得脖子一酸,整个人没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我置身于一个黑暗的房间里,一盏油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万村长就坐在我旁边,阴森的注视着我,他的眼睛再次变得血红一片。

    我全身被绑住了,根本动弹不得,我准备呼救,万村长说:“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没有人会救你的,你的那两个朋友已经被我抓住了,在另一个房间里。”

    我挣扎着,大声质问:“你到底要干嘛?”

    万村长搓了搓手,眉头一皱,说:“我要你帮我找到雪茹的命魂,也就是我之前让你看到幻象的那个女子。”

    我问:“你不也是阴阳眼吗?为什么不自己去找。”

    万村长叹息着说:“我原本开启自己的阴阳眼,就是为了寻找她,可惜我的阴阳眼只能看到普通的鬼魂,一旦她隐藏起来,我就找不到了,只有你才能找到她。”

    我心头莫名一紧,问:“你知道我的阴阳眼?”

    万村长点了点头,我慌乱的问:“这是不是你干的?要不然你怎么知道。”

    万村长说:“不是我做的,你的阴阳眼是有人告诉我的,至于那个人是谁我不会告诉你的,这是我对那个人的承诺。”

    我问:“那你找雪茹做什么?”

    我回来的时候,管德柱说雪茹身上有很多秘密,万村长找她的命魂,只怕是图谋不轨。

    让我出乎意料的是,万村长抹了把眼泪,哽咽的说:“雪茹是我最爱的女人,我这大半生都在寻找她的命魂,我想救活她。”

    阿顺说他曾经遇到过一个人,他和我一样,想要找到爱人的破魂,可惜穷尽一生也没有结果,不知道说的是不是他。

    我提了一下阿顺,万村长说:“阿顺说的那个人就是我。”

    我心里再次一颤,如果阿顺知道他寻找了雪茹大半生,那阿顺的真实年龄是多少?

    万村长说:“你不要以为阿顺是小孩子,其实以他的年龄足以做你的爷爷了。”

    我倒吸了口气,我想起了射雕英雄传里的老顽童,还有天龙八部里的天山童老,阿顺类似他们两个的结合体,现在我才明白,原来阿顺变成老人人格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