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五十四章 巨大变化

    我咽了口吐沫,紧张的问:“阿顺都这么大了,那管德柱岂不是更?”

    万村长说:“管德柱只有那么大,阿顺叫他阿爹,那是因为他还有一个人格是小孩子,久而久之,便也习惯了。”

    这么说的话,他们两个并不是父子关系,这实在太出乎意料了,就算打死我也想不到啊,不过我又有些诧异,这些事情,他是如何知道的。

    万村长感伤的说:“我在那个村子里长大,从小和雪茹青梅竹马,我励志长大了一定要娶她,未曾想她却被一个男人骗了,最终落得了一个丧命的下场。”

    我明白了,怪不得他认识阿顺他们,又对灵水村这么熟悉,这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了。

    我说:“那是你把雪茹的尸体藏起来的了,那天在寒冰洞,你是用谜药把我们迷晕,然后逃出寒冰洞的那个人?”

    万村长迷惑的盯着我:“你发现了雪茹的尸身?”

    我点头,看他的样子应该不是他,我诧异的问:“既然你没有她的尸身,就算你得到了她的命魂,又能如何救她呢?”

    万村长握紧了拳头,狠狠地说:“有一个人把她的尸身藏起来了,他一直在威胁我,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他在指导我,我没想到他竟然把雪茹尸身藏在了那里。”

    我问:“是不是金大诚?”

    万村长不说话了,等了片刻,他把捆绑我的绳子解开了,他冷冷的说:“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帮我,要不然你的朋友都要死。”

    我心里一凉,忙说:“关键她的命魂在王老太婆身上,王老太婆又陷入了寒冰洞里,洞口坍塌,她能不能出来还是一回事,我这怎么帮你啊。”

    万村长一拍手,说了句糟糕,中计了,便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我见他一溜烟没影了,心中疑惑万分,上次见他的时候,他顶着万村长的面孔,这次顶着大师的面孔,难道说他会易容术?

    我看他火急火燎的样子,确实非常担心雪茹,既然阿顺之前也提过他,应该是重情重义之人。

    不过我还没来得及问他,那些照片还有纸人的预言信是不是他弄的,他就跑了,这些疑惑再次堆积在心头,不知何时才能解得开。

    我走进另一个房间里,打开手电筒照了照,发现了被捆绑的杨大宇和杨凝,他们两个嘴巴都被堵住了,对着我呜呜着。

    我快速给他们解了绑,杨凝扑在了我怀里,哽咽着说:“阿阳,我知道,你是永远不会抛弃我的,每次我遇到危险,你总会第一个冲过来。”

    我尴尬的被她抱着,已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毕竟我确实算她的一半男朋友,这女人啊,就算再坚强,一旦遇到危险,尤其是获救那一刻,还是需要一个温暖肩膀的,我只能做一次好人了。

    估计是被虐习惯了,多嘴多舌的杨大宇也不说话了,身后一道强光照进来,杨大宇这才咳嗽了下,提醒:“明哥,老杜来了。”

    我慌忙把杨凝推开,然后转身朝着杜伟韬走过去,老杜皱起眉头小声说:“这才多少天不见,你就把人家给拿下了。”

    我忙摆手:“你可别误会,我心里只有婷婷。”

    杜伟韬晃了晃手电筒:“行了,就你那样我还不知道,有色心没色胆,谅你也不敢。”

    我烦躁的说:“别胡扯了,快告诉我怎么回事吧,为什么先让我联系你,不让我直接回去,我是不是被通缉了。”

    杜伟韬掏出手机,递给我说:“你是不可能被通缉的。”

    我看了眼,他打开的是一条新闻,上面显示的是,田大队长被人开枪打死,在路边被人发现,目前正在缉拿凶手。

    这不对啊,我揉着脑袋瓜子,田大队长明明是被匕首捅死的,警察也在我家里发现了田队长啊,而且彩蝶已经承认是她把田队长拉进屋子里的,我非常确定,那个时候,我们也并没有中幻香,为什么死因变了?发现尸体的地方也变了?

    想来想去,我觉得这只有一种解释,也就是说有人把这事压了下来,改了新闻。

    既然没有被通缉,我就更不能理解了,老杜让我先不要回去,第一个要联系他,这又是怎么回事,我问了下情况。

    杜伟韬说:“婷婷虽然回来了,但我总觉得不像她了,整个人透露着一丝诡异,让人祝摸不透,还有,局里刚来个队长,这个队长也很邪门。”

    我问:“婷婷哪里不像她了?”

    杜伟韬严肃的说:“不但性格变了,而且对局里所有人都很陌生,好像不认识大家似的,我试探过她,她好像并不知道我们以前经历的事情,但是却不懂装懂,漏洞百出。”

    我心里疑惑万分,难道说她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她又是怎么回来的呢?如果她是在寒冰洞里醒来的,为什么不找我?这里确实不太正常。

    我继续问:“那个队长呢?他哪里邪门了。”

    杜伟韬说:“那个队长整天穿着厚厚的风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行事作风很诡异,我发现他每天晚上都会准时出去,最主要的是,记者来采访田大队长案件的时候,那些新闻上的信息都是他说出去的。”

    我愣在原地,也就是说,新来的队长在帮我们,真是太奇怪了,这些扑朔迷离的疑点困扰着我,让我怎么都想不明白。

    我思考了片刻,说:“老杜,你提前让我联系你是对的,这些事确实很诡异,我们需要慢慢摸清楚。”

    杨大宇拍着手说:“这到底是咋了,越来越不得安生了,本来以为脱离了那个村子就没事了,没想到回来了,还是一样。”

    我说:“别想太多,我们回去先看看吧。”

    我呼了口气,给杜伟韬要了根烟,自顾自抽了起来,烟雾飘渺,寒夜的冷风呼啸,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有人说打喷嚏是个预兆,我不知道这是凶是吉。

    坐车回到家里的时候,刚走进卧室开了灯,就看见一个美女躺在我床上,衣服单薄,隐约可以看到曼妙朦胧的身姿,她扭过头,冲我一笑:“亲爱的,你回来了。”

    我惊讶的盯着她:“婷,婷婷,你怎么在这?”

    婷婷坐起来,笑着说:“我不是一直住在这吗?”

    她之前确实和我住在一起,只是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方设法救她,突然见到她坐在我床上,实在有些震惊,她,她真的活过来了。

    婷婷拉着我的手到了床边,她躺在我怀里,温热的气息将我包围,我心里暖暖的,瞬间被征服,竟然忘了之前的那些疑问。

    就在婷婷要亲我的时候,我全身一颤,这才觉得不对,她以前是十分担心我的,按理说我回来了,她应该首先问我这些天过的怎么样,是怎么回来的,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而不是直接进入正题。

    我把她推开,细致的打量着她,这是和婷婷一样的五官和身材,就连眼神都那么相似,我摸了摸她的脸,是真实的皮肤,没有用什么易容术。

    她娇柔的问我:“亲爱的,你怎么了?”

    我抽了根烟,缓了缓激动的情绪,问:“你是怎么回来的?”

    婷婷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啊,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家里了,我只知道,我必须要等你回来。”

    以婷婷的性格,她是绝对不会等我回来的,而是会主动找我,上次就是最好的证明,我心头的疑惑越来越深,如果她不是婷婷,那会是谁?

    我再次抽了口烟,继续问:“那你还记得之前的事吗?”

    婷婷倒在我怀里,转动着水汪汪的眼睛,温柔的笑着说:“是以前我们的经历吗?还是别的什么?”

    我说:“既有以前的经历,还有我们不久前在灵水村经历的事情。”

    婷婷摇了摇头:“我都忘了,我只知道我是一名警察,你是我的爱人。”

    我内心里疑惑重重,莫非她苏醒后失去了记忆?就像我当年一样?可我又怕她的身体里居住的不是真正的婷婷,想到这,我的额头冒出一股冷汗。

    我摸着她的手,心头一凉,问:“我们的情侣戒指呢?你怎么没戴?”

    婷婷指着床头柜:“我放抽屉里了,太不方便了,暂时不想戴了。”

    我打开床头柜,把戒指收了起来,心里非常乱,等她睡着,我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刚推开门,只见他们几个人靠在门口,应该是在偷听我们的谈话。

    杜伟韬小声说:“听到她的声音后,我们都没动半分,实在没想到她竟然也在这,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我对他们招了招手,一直带着他们到了楼下,我才说:“确实有点问题,她好像失忆了,最让我感到诧异的是,她好像对于我回来,一点也不吃惊。”

    杨大宇惊讶的说:“难道说她知道我们今天会回来?”

    老杜说:“这个不好说,因为她这两天根本就不在老刘家,今天突然跑到了老刘床上,就好像在迎接他一样。”

    我心里躁动不安,问题越来越尖锐,越往下想,越觉得可怕,杨凝问我:“你觉得她真的是婷婷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