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五十五章 灵媒

    我说我不知道,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事情,这一切太顺利了,顺利的都让我不敢相信,她说醒来的时候,就在我房间里了,假如她是婷婷,那么是谁救的她呢,她的话可信吗?

    杜伟韬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验一验,最近刚认识了一个神人,兴许他能帮你。”

    我犹豫了下,如果可以帮我,我肯定愿意去,可我就怕婷婷突然醒了,找不到我。

    我抬头看了眼楼层,只见天空的月亮呈现猩红色,半弯的月牙就像一颗血色的眼睛,这已经是我第四次看到这种月亮了,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什么不详预兆。

    突然杨凝猛地拉了我一把,把我拽向了一边,我一个重心不稳,跌倒在地,只听啪一声,一个巨大的花盆就在我刚才位置摔的支离破碎。

    我抹了把冷汗,抬起头看了眼楼层顶部,隐约看到一个黑影一闪而过,那个黑影竟然能在各楼层间穿梭,就像跑酷者。

    杨凝赶紧扶着我站起来,紧张的说:“还好及时,这么大花盆砸下来,如果落在头上至少也得重伤。”

    刚才我们几个站在一起,位置相差并不是太大,花盆却偏偏砸像我,这针对性就十分明显了,这说明有人要害我。

    杨大宇紧张的望着楼层四周,生怕再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他一边看一边紧张的说:“明哥,你这平时出来可要小心点啊。”

    我呼了口气,再次看了眼楼顶,视线下移的时候,看到了我家阳台处站着一个人,看她身形,应该是婷婷。

    我说:“你们先回去吧,婷婷醒了。”

    杜伟韬猛然一惊,看了眼头顶上方,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自己小心。”

    他们几个走了之后,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走上楼,房间里灯坏了,我摁了几次开关都打不开,婷婷突然从背后抱住了我,我心里一紧,这一切来的太猝不及防,呼吸也随之急促了起来。

    婷婷冷冷的说:“你刚才干嘛去了?”

    我说:“下去见了几个朋友,你认识的。”

    婷婷打了个哈欠,没有继续往下问,这一晚上睡得十分不适。

    到了第二天去局里,我总算见到了刚来的队长,他带着黑色帽子,穿着黑色风衣,刚看到就给人一种阴冷的气息。

    他在我面前立定,抬起头来的一瞬间,我发现他年龄并不大,相貌堂堂,算是一个帅哥,他冲我笑:“刘明,你终于来上班了,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我不好意思的说:“之前遇到点事,稍后我会解释清楚的。”

    他嘴角动了动,面目表情有些僵硬:“努力吧,好好干。”

    说完他就走了,走的时候不忘看一眼婷婷,婷婷对他眨了眨眼睛,两个人眉来眼去的看的我心烦。

    警局里安静的过了头,我回到自己办公桌旁,杨大宇快速走了过来,小声对我说:“中午十二点整,老杜在忘川酒吧等我们。”

    我看了眼老杜的位置,发现他今天没有来,杨大宇说他请假了,我喃喃:“忘川酒吧。”

    这个酒吧名字真奇怪,几乎人人都知道忘川是冥界的一条河,人死了都要过的,店主起这个名字,也不怕遭来什么忌讳。

    我问杨大宇:“你有没有觉得这警局不太正常?”

    杨大宇摸了摸鼻子,叹气说:“何止不正常,那简直是变了个样子,你看看这四周的同事,一个个就像死人一样,话也不说了,就知道工作,哪还有当年的风采。”

    我觉得回来之后,一切变得天翻地覆,回归正常生活恐怕是不可能了,这一切到底是什么造成的呢?我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霾。

    下班后,我和杨大宇来到了忘川酒吧,还别说这酒吧不但名字怪异,就连里面的装修都很奇特,阴森森的环境仿佛让人置身恐怖片之中。

    杨大宇不安的探寻四周,伸着脖子说:“明哥,我怎么觉得这里不正常呢,这酒吧太安静了,你看看那些喝酒的人,都不带说话的。”

    我仔细打量着周边,不多会看到了杜伟韬,他在前面朝我招手,我走过去,问:“你让我们来这里干嘛?”

    杜伟韬说:“我昨天晚上不是和你说了吗,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验一验,最近刚认识了一个神人,兴许他能帮你。”

    我疑惑的指着酒吧:“就这里?”

    杜伟韬让我们先坐下来,递了根烟,说:“就是这里,你们没来错。”

    杨大宇眯着眼,先是抿了口小酒,紧接着咕咚一声咽了口吐沫,我看他眼睛紧盯着一处,原来远处站着一个兔女郎,那女的正朝她抛媚眼。

    我小声说:“老杜,这该不会是那种地方吧?怪不得光线这么暗,一进来就感觉不太对。”

    杜伟韬笑着说:“这你可就想多了,那女的不过是倒酒的,这次我带你来,是想让那人帮你,我都给你预约好了。”

    我疑惑的问:“那个人到底是谁?能帮我吗?”

    杜伟韬小声说:“那个人是灵媒,可以通灵,这些人都是来找他的。”

    我问:“准吗?”

    杜伟韬抽了口烟,说:“你就放心吧,我之前来过两次了,当时我见到我妈和前女友了,太准了。”

    我看前面有间阴暗的屋子,里面不断有烟雾飘出来,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人走进去,大概十五分钟出来,有人出来时满含热泪,有人出来时欢欣鼓舞,还有人一脸阴沉。

    杨大宇眯着小眼睛看了半天,再也忍不住了,笑嘻嘻跑上前给人家要联系方式去了,杜伟韬拍了下桌子说:“走吧,你可以进去了。”

    我看了眼那间阴暗的屋子,一个带着面具的女子正朝我勾手,杜伟韬说:“她会带你进去,完事了快点出来,我就在这里等你。”

    我疑惑的走了进去,一路跟着那个女子,到了里面最隐蔽的一个房间里,那个女子指了指房间,停在了门口。

    我走了进去,发现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他同样带着面具,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根白色的蜡烛。

    他指着对面,声音沙哑:“请坐吧。”

    我忐忑的坐下,他又问我:“你想要见谁?”

    我说:“我的女朋友,她叫做赵婷婷。”

    “有带她的东西吗?只要能和她产生联系的什么东西都可以。”

    我从兜里掏出一枚戒指,这枚情侣戒指她戴了四年了,和我手上的一样,她从来没有取下过,但是昨晚我发现她没再戴。

    面目人接过,让我伸出手,然后拿出匕首在我手上划出了一道印子,鲜血顿时流了出来,他让我把鲜血滴落在戒指上,然后和我握着手,嘴里念念有词。

    我们相对而坐,随后他的身体剧烈的晃动起来,桌子中间的蜡烛忽闪忽灭,红色的火焰慢慢变成了蓝绿色,正在火光越燃越烈的时候,突然蜡烛灭了。

    面具人松开我的手,叹了口气,我紧张的问:“是失败了吗?”

    他重重的说:“不是失败了,而且你要见的那个人并没有死,在我这里只能见到死人,你请回吧。”

    我心里微颤了下,这么说的话,婷婷的命魂确实不在漂泊了,她回到了身体里,正式复活了,可是她变化也太大了,总让我觉得那不是她。

    我失魂落魄的走出来,杜伟韬急忙问我:“怎么样了?”

    我无力的摆了摆手:“失败了。”

    杜伟韬猛喝了口酒,皱起眉头说:“这不可能啊,我可从来没听别人说失败过。”

    我说:“毕竟他这里只能看死人的鬼魂,婷婷现在不是死人,当然失败了。”

    杜伟韬喃喃说:“难道那真的是赵婷婷本人?”

    其实我也很怀疑,不过没有证据也没什么用,我问:“大宇呢?”

    杜伟韬扭过头,咦了一声,诧异的说:“刚才还在那边勾搭妹纸呢,怎么突然之间没人了。”

    正寻思他去哪了,突然有人从身后拍了我一下,我扭过头,顿时吓了一大跳,杨大宇一脸阴沉,双眼圈发黑,像极了国宝大熊猫,他好像被人抽干了力气,走起来摇摇晃晃的。

    杜伟韬赶紧扶着他,忙问:“这是咋回事啊,你干嘛去了,一转眼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杨大宇笑嘻嘻的说:“我刚要了那个妹纸的联系方式,然后去了包间里,聊了聊人生。”

    我忙说:“此地不宜久留,快带他走吧。”

    他萎靡不振的样子明显是被什么榨干了阳气,搞不好就是刚才那个女子,采阳补阴,是许多女鬼爱用的招数。

    走出了酒吧,杨大宇一脸幸福的说:“下次还来找她。”

    我严肃警告:“这个酒吧很不一般,大家以后不要来了。”

    杜伟韬问我:“有什么问题?”

    我说:“这个酒吧邪气很重,你看大宇这个样子就知道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

    我看着杜伟韬,诧异的说:“这不对啊,按理说你看过周易八卦之类的书,按理说对这种事情应该懂一些,你又为什么来这里?”

    杜伟韬脸色一沉,说:“谁能没有点欲望呢,我这不也是想见到我妈和前女友吗。”

    我说:“老杜你变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杜伟韬撇撇嘴,心酸的说:“你可以为了女朋友付出这么多,我为什么不可以,她的死因,我就快要调查清楚了,你知道吗,八年了,我一直都没有放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