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五十六章 她才是婷婷

    我竟然不知道他在八年前有个女朋友,他从来没有向我提起过,怪不得这些年来,他一直保持单身,原来是忘不掉他的女友。

    从他的话语中可以得出,他的女朋友死因未明,看到他悲伤的神情,我心里一酸,这种心情我感同身受。

    我不禁问起了他女朋友的事情,杜伟韬回忆说:“其实以前你也认识的,她和我们是一个大学毕业的,她学的犯罪心理学,心地非常善良,可惜死的时候,被人挖了心,这一直是个悬案,至今未解。”

    我竟然现在才知道我和杜伟韬是一个学校的,同样也没有想到她的女朋友死的这么惨,这段悲伤的过去埋在他心里已经很久了吧,怪不得他很少笑。

    杨大宇猛地抬起头,说:“这个案子我听说过,之所以成为悬案,是因为现场没有一点蛛丝马迹,非常诡异,当时在各局内部传的沸沸扬扬,成立了专案组也没能破案。”

    杜伟韬苦涩的说:“这个案子我调查了很多年一直没有什么发现,直到最近经历了一些事情,我才觉得,或许当年的事情不是人干的。”

    我猛然一惊,难道说在八年前这种灵异事件就已经和我们扯上关系了?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我问:“你既然通过灵媒见到了你的女朋友,她有没有说出什么?”

    杜伟韬摇了摇头,叹气说:“那个人说我女朋友在极寒之地,而且被什么锁住了,他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每次我女朋友一出来,说了一句话就没了。”

    杨大宇眯着眼,无力的说:“那她说的那句话是啥?”

    杜伟韬重重的说:“她说让我不要再追查了,要不然都会万劫不复。”

    我能感受到老杜心头的怒火和悲伤,便安慰说:“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帮你的。”

    杜伟韬说了声谢谢,我们把杨大宇送回了家里,给他买了点大补药。回去的时候,再次路过那条路,我们惊讶的发现,那个忘川酒吧不见了,眼前只是一个阴暗的小道。

    我们问路过的人,大家都说没有这个酒吧,我和杜伟韬面面向觎,心中疑惑不解,这特码也太邪门了吧。

    冷风吹过,不知哪来的纸条飞了过来,刚好落在我肩头,我看了眼,见上面写着,忘川酒吧,双12点整,准时开门,欢迎有缘人。

    我看了下手表,目前已经快下午两点了,杜伟韬拿过纸单看了下,瞪大了双眼,问我:“这个酒吧里面该不会都是那东西吧?”

    我斟酌了下,说:“也不一定,有可能这个小道入口是个阵眼,只有双12点才会打开。”

    因为我在灵水村的山上,第二次去寒冰洞的时候,我们也是找不到了洞口,还是管德柱把那个寒冰洞找出来的,当时好像就是一个阵,阵眼就是一棵鬼树。

    杜伟韬朝着那个幽暗的小道看了眼,喃喃:“怪不得他每次给我安排的时间都是12点整。”

    我和杜伟韬分开后,始终觉得身后有什么在跟着我,每次我回过头,却又总是发现不了什么,不过这种感觉很强烈。

    到了局里,我发现婷婷走进了新队长的办公室,我一时好奇,朝着门缝里看了眼,顿时全身抽紧了,他们两个在里面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笑的非常开心。

    我怒火中烧,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婷婷吓了一大跳,忙退到了一边,倒是那个队长笑意吟吟的看着我,十分冷静。

    他挑了挑眉毛,厉声问我:“你怎么进来了,不懂礼貌吗,为什么不敲门。”

    我大叫了声,“敲你妹的门。”

    说着我走上前,抓住他的衣领,对着他的脸上就是两拳,奶奶的,靠着小鲜肉的脸勾搭婷婷,我今天必须要让他毁容。

    不可思议的是,我的拳头落在他的脸上,软软的,这一拳仿佛打在了棉花上,他的脸顿时变形了,随后又恢复原样。

    我震惊的看着他,僵在原地,他捏了捏下巴,诡异的笑了:“别白费力气了,你的攻击对我没用的。”

    我心头一沉,忙问:“你到底是谁?”

    他从兜里掏了根烟,让婷婷出去了,婷婷关上门的一瞬间,竟然也对我笑了,笑容中夹带着狡黠。

    新队长缓缓抽了口烟,幽幽说道:“我是谁不重要,不过如果你真想为了婷婷好,就不要干涉我们的事情。”

    我看他怡然自得的样子,憋了一肚子火,抓住旁边的椅子就对他砸了过去,一边砸一边骂:“老子管你特码是谁,敢给我戴绿帽子,老子就得整死你。”

    不多会,好多警员都跑了进来,忙把我拉开,杨凝也走了进来,不断给我使眼色,我看这队长完好无损,挑衅般的看着我,便冲着他嚷嚷:“操,老子给你没完。”

    我被警员们拉了出去,杨凝拍了拍我说:“你别太冲动,不管遇到什么事,他毕竟是队长,事情闹大了在警局影响不好。”

    我愤怒的说:“你是不知道,这个队长可不是一般人,而且,他,他奶奶的,竟然勾引婷婷。”

    杨凝面色一沉,眼神复杂了起来,四周不断有警员朝这边看,我扭头瞪了他们一眼,他们才离开。

    怪不得杜伟韬让我回来后第一个联系他,这个新来的队长确实有问题,而且是个大问题,如果是普通人,刚才我那一拳,别说受伤,就是牙也被打出来了。

    我心烦气躁的抽了根烟,见婷婷正朝着警局外走去,忙不迭了跟了出去,杨凝在身后叫我:“哎,你干嘛去。”

    我没有回答,快速往警局外跑,婷婷走的很快,可能是东窗事发,怕我怪罪她,或者说有别的原因,反正从我一回来,我就发现她不正常。

    她一路跑到了阴暗的小道里才停了下来,不过始终背对着我,我慢慢走过去,厉声质问:“婷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一直没有回头,我拍了下她的肩膀,她才转过身,转过身的一瞬间,快速掐住了我的脖子,我看到了她血红色的眼睛,眼神里带着狠色。

    我全力挣扎着,却不知道为何她的力气这么大,根本无法挣脱,我看她缓缓从兜里摸出来一把匕首,就要朝着我的眼睛刺过来。

    我心里一紧,原来她也是冲着我的眼睛来的,我现在非常确定,她绝对不是婷婷。

    眼看明亮的匕首就要刺过来,我又无法挣脱,本以为人生就这样结束了,一颗石子飞了过来,打在了她的匕首上,呯当一声,匕首滑落在地面上。

    这时彩蝶从身后冲了过来,婷婷快速把我放下,我蹲在地面上,剧烈的喘着气,她们两个扭打在了一起,招招致命,十分狠辣。

    她们两个打的难解难分,也不知道最终谁胜谁负,突然彩蝶从兜里掏出一把烟粉朝着婷婷扔了过去,这时彩蝶总算抓住了机会,一脚将婷婷踹倒在地。

    婷婷打不过,很快逃跑了,走的时候,不忘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留下一句话:“下次你不会这么好运了。”

    我心头颤的厉害,既然她不是婷婷,那婷婷的命魂去哪了?今天去酒吧的时候,那个人并没有找出婷婷,这说明婷婷还活着啊。

    彩蝶快速蹲下来,紧张的问我:“你没事吧?”

    我问:“你回来干嘛?”

    彩蝶怔怔的看着我,坚定的说:“我说过会保护你的。”

    我叹了口气,说了句对不起,不管怎么说,她又一次救了我,当初我确实不该意气用事,毕竟她是婷婷的表妹。

    我喘了口气说:“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婷婷确实复活了,但是她好像不是她了。”

    彩蝶鼻子一酸,说:“她只是暂用了婷婷的身体,并不是真正的婷婷,其实,我才是。”

    我被这句话惊到了,不可置信的盯着她:“你说什么?你才是婷婷?”

    “对,是我,其实这个身体确实是我表妹的,但是很多年前她就死了,然后奶奶一直把她的身体保留了下来,在衣柜后面的冰洞里放着,找到我的命魂后,奶奶把我的命魂放进了她的身体里,然后我复活了。”

    我猛烈的摇着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只有一个命魂,是不可能复活的吧。”

    彩蝶凄楚的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是第一个发现我们中了幻香的人,当时你不告而别,我就知道大事不好了,所以我快速回了趟老家,奶奶为了以防万一,把我的三魂七魄中的两魂六魄剥离了出来,以便我复活,其实当我去灵水村找你的时候,我已经是个半死人了,当我死去后,命魂回归家乡,三魂六魄足以让我复活了。”

    我被她的话震撼的无以复加,怪不得当时老杜告诉我,他说婷婷回了一趟老家,有很重要的事要办。

    她怕我不信,又把我们这些年经历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我颤巍巍的看着她,再也忍不住抱住了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