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五十八章 不是一般人

    我全身顿时绷紧了,紧张的问:“这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在这里?”

    杨凝说:“昨天中午的时候,我碰到了她,她想要杀我,我哥把她抓住了。”

    杨嘉乐搓着手说:“她并不简单,全身透着一股邪气,如果我没有感觉错的话,她并不是原来的赵婷婷。”

    我猛然转身,颤巍巍的盯着他:“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说你认识婷婷?你应该不是普通人,对吧?”

    面对我一连串的询问,杨嘉乐冷冷的笑了,靠在门边说:“我是怎么知道的,不需要告诉你,至于婷婷嘛,我确实认识她,还有,我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人。”

    我说:“如果你是普通人的话,不可能发现她有问题的,你在骗我,我刚进这个屋里时,就觉得不对,你一定深藏不露。”

    杨嘉乐背过身子,很随意的摆了摆手:“随便你怎么说了,反正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妹妹,包括当年逼出你的记忆也一样。”

    他故意提出这件事估计是气我,原来当年杨凝逼问我,是他的主意,杨凝羞愧的低下头,说:“阿阳,我当年也是想调查真相,想要找到你,你别怪我。”

    我说:“你当年不是知道他已经死了吗,而且你见到了他的尸体,怎么还想着找他?”

    杨凝犹豫了半天,说:“我当年确实看到了他的尸体,但是却并没有看到他的灵魂。”

    她抬起头,看了眼杨嘉乐,没底气的说:“通过某种方法,我得知他还活在世上,虽然这很不可思议,但是我还是信了。”

    杨凝紧握着我的手:“还好我坚持了下去,要不然我恐怕一辈子也找不到你了。”

    我掰开她的手,内心里无比复杂,在我的体内,虽然张阳的灵魂占据着主导性优势,但是我却活成了刘明的样子,对于杨凝,我的心里隐隐泛出一丝疼痛,却没有丝毫爱情的感觉。

    杨嘉乐指着我的胸口,直视着我说:“其实你才不是普通人,不是吗?从我以前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有问题,没想到真的被我猜对了,两个灵魂,真有意思。”

    我打开他的手,径直走进了屋子里,假婷婷慌乱的挣扎着,眼神里写满了求救的信号,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怕,不过我还是毫不犹豫把绳子解开了,不管怎么说,她虽然不是真正的婷婷,用的却是婷婷的身体。

    杨凝慌乱的说:“你这是干嘛?为什么把她放了?她并不是真正的赵婷婷啊。”

    我说:“可是她用的是婷婷身体。”

    我把她带了出去,杨嘉乐本来想拦住我,杨凝叹了口气,对着他摇了摇头。

    走出了门外,我本想问她一些事情,谁知脖子一痛,双眼顿时陷入了黑暗里,我倒在了地面上,隐约听到她说:“对不起。”

    醒来的时候,我坐在了椅子上,脖子酸疼难忍,我本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被绑住了,这个椅子正是假婷婷之前所坐的那个。

    房间里空荡荡的,四周贴满了卡牌,上面有战车、权杖、恶魔、皇帝等,这应该是塔罗牌,看来杨嘉乐很喜欢这种东西。

    我见一直没有人来,便朝着外面大喊:“有人吗?”

    不多会,杨嘉乐推门走了进来,笑意吟吟的看着我:“被捆绑的感觉如何?”

    我说:“非常不爽。”

    杨凝也走了进来,快速给我松了绑,拉着我在一旁坐下,我问杨嘉乐:“你为什么要绑住我?”

    杨嘉乐阴沉着脸说:“因为你触犯了我的规则。”

    杨凝拍着我说:“你别放在心上,他就这样的人。”

    我站起来就要走,杨嘉乐说:“别急。”

    他从兜里掏出来不少塔罗牌,伸过来说:“抽一张吧,要不然就不要走了。”

    我无奈的抽了张塔罗牌,掀开一看,牌面描绘的是一个双手反绑,被倒吊起来的勇士,他头上已经出现了隐约的天使光环。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烦躁的走了出去,杨嘉乐脸上的笑意更浓,一直聚精会神的看着那张牌。

    到了外面,我问杨凝:“刚才那张塔罗牌什么意思?”

    杨凝皱起眉头说:“吊人象征自我牺牲,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为别人而牺牲,即使他的身体毁灭了,但他的精神将永存,这张牌告诉我们,再糟糕的境遇也不过是对我们的一种磨练,厄运总会过去。”

    我问:“准吗?”

    杨凝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我顺便问了下她哥哥的事情,原来她哥哥从小就和她分开了,每隔四年才会回来一次,好像是外出学艺,至于学什么,其实她也不清楚,我猜应该是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

    我们在路口分开,到了家里,婷婷依旧没有回来,电话也打不通,我一个人呆在家里,既焦急又枯燥,只好去找杜伟韬。

    眼看快12点了,那家忘川酒吧该开门了,杜伟韬又把我带到了这里,结果我们等到了一点多,迟迟没有看到那家酒吧。

    杜伟韬说:“你不会搞错了吧?兴许那个酒吧就不在这。”

    我记得就是这,应该没有错,那条幽暗的小道里不时有风吹过,这说明这条小道是通的,但是前面有一道墙,说不定那堵墙就是最大问题。

    我走上前,推了推墙面,触感真实,墙壁纹丝不动。我心头疑惑万分,刚转过身,看到了昨天扔掉的那张纸,我捡起来又打开看了看。

    这一看心头顿时一紧,不知何时,这张纸上双十二点整前面又加了三个字,周六日。

    杜伟韬凑过来说:“难道说只有周六日的双十二点开门?”

    看这上面写的确实是,我记得昨天也没有这几个字啊,什么时候加上去的?

    我说:“老杜你别急,等今晚你陪我去一趟星伦大酒店,我给你探探。”

    下午的警局里格外安静,因为杨大宇晚上要约会,他提前请了半天假,整理造型去了。

    到了晚上,我们三人总算来到了金碧辉煌的大酒店门前,杨大宇带我们去了包厢,一个大美女坐在里面抽着烟,看样子已经等了很久了。

    杨大宇迫不及待的跑进去,亲密的叫了声佳佳,那个女的本来也很亲密,看到我们之后,顿时安静了下来,我发现她的手指甲很长,呈现黑色,嘴角的两颗虎牙很是尖锐。

    我观察了她半天,并没有看到她的身体里有什么鬼灵,倒是杨大宇猛拍了我一下,把我拉了出去说:“你干嘛呢,把人家看的都不好意思了,你这是给兄弟把关呢,还是看上了给兄弟抢呢。”

    我说:“这哪给哪啊,我只是觉得这女的不简单,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有必要查一下。”

    杨大宇嚷嚷着:“哪里不简单了,别总是疑神疑鬼的。”

    我说:“你没发现吗,她的手指甲很长,而且是黑色的,还有那两颗虎牙,非常尖锐。”

    杨大宇摇了摇头,带着我再次走了进去,那女的一边喝茶一边说话,很是腼腆。

    这时,我突然发现她的手指甲竟然没有那么长了,指甲的颜色很正常,那两颗虎牙也不见了。

    我心里一凉,这女的绝对大有问题,杨大宇把我们推了出去,到了包间外嚷嚷着说:“你们不要在这瞎捣乱了,都走吧。”

    我说了半天,杨大宇就是不信我,没办法,我们只能在外面等,两个人站在冷风里,不知不觉抽了一大包烟。

    等那女的踩着高跟鞋出来的时候,我们特意躲在了一边,我对杜伟韬说:“你先去看看大宇,我去跟踪她,我们时刻保持联系,如果大宇没事,你就去今天那条小道里来。”

    杜伟韬点头,我们两个很快分开了,我一路跟着这个女的,一直到了幽暗的小道里,我心想,她就是从忘川酒吧里出来的,肯定知道入口在哪。

    到了小道里面,她转身看了眼,我快速躲了起来,谁知再出来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我拍了拍四周的墙壁,非常坚硬,根本没有所谓的出入口,真是邪门。

    找了半天一无所获,我只好回去,突然头顶闪过一片阴影,我快速抬起头,忙往一边躲,一个巨大的铁箱子落了下来,“轰隆”一声,激起一大片烟尘,箱子裂开了,里面散落出许多砖头。

    我的心跳的剧烈,卧槽,这么大一个铁皮箱子,如果砸到了我,必死无疑啊。

    那个人没有得逞,他在楼顶注视着我,血红色眼睛在黑暗里呈现出怪异的光亮,我憋了一肚子气,这家伙想杀我不是一回了。

    我对着上面大骂:“操,有总你给我下来。”

    他嘿嘿的笑了,然后从楼顶退了下去,我呼了口气,以为他放弃了,危机暂时解除了。

    谁知他又出现在楼顶,手里再次举起一个东西,看样子应该是空调,卧槽,这下面空间并不大,我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跑了,他并没有着急扔下来,估计也是想找准时机,想要我的命。

    我心慌意乱的观察着四周,越是在这个时候,越不能乱,我看了眼远处的另一条巷子,深呼了口气,使出了吃奶的劲往那个方向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