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五十九章 死人复活

    跑了半天,走出了那条巷子我才停下来,我猛烈的喘着气,心扑通扑通的跳着,不知道为什么,那家伙并没有追过来,也没有扔东西。

    我诧异不解的盯着黑暗的小道方向,突然传来了两声巨响,我心里也随之一紧,很明显有什么东西从楼上掉下来摔在了地面上。

    我暗自喃喃:“为什么是两声?”

    再之后是久违的寂静,周遭很空旷,这个时候,偏僻的小道旁往往没有什么行人,我喘了口气,从腰间摸出手电筒,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光线覆盖到前面,我发现空调已经七零八碎了,那个黑衣人也躺在了地面上,他一动不动,估计是死了。

    我咽了口吐沫,带着紧张不安的心,一步步靠近,由于他带着连衣帽,根本看不清他的面目。

    可我想知道他到底是谁,为什么害我,便忍不住蹲下来,拉开了他的帽子,等他的面孔猛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一屁股蹲坐在了地面上,手电筒也落下了。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是,项潜坤。

    本该已经死了的人,如今突然复活了,还带着他丑陋不堪的身体,我记得他当时是被鬼树杀害的,场面无比血腥,尸体分裂,鲜血飞溅。

    他的脸部、额头缝了很多针线,我相信他的身体肯定也是缝合起来的,我快速拿起手电筒,哆嗦着站起来,猛咽了口吐沫,这实在太难以置信了。

    其实在赵宇飞开始刺杀我的时候,我就在想,会不会当年四个人中,项潜坤的灵魂还在某处飘荡着,我特意问过虎子,就是害怕这件事,我心头的疑惑更甚,他为什么要害我?

    我的脑海中再次回想起了赵宇飞死去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你,是你害了那几个同事们。”

    如今项潜坤也过来杀我,当年他们的死因或许真的和我有关系。

    我的心情无比沉重,怔怔的呆在原地,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明。”

    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我欣喜的转过身,总算见到了婷婷,她心酸的注视着我,然后扑了过来,担忧的说:“你没事就好。”

    我紧张的问:“这一天你干嘛去了,我一直联系不到你,我以为你出事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急。”

    婷婷摸着我的脸说:“我离开了,只有我离开,我才能把想要杀害你的人引出来,他好像怕我,有我在,他不敢动手。”

    我指着身后,不可置信的说:“项潜坤是你杀的?”

    婷婷点头:“对,凡是想要害你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不过他原本就是一个死人,靠着一口气苟延残喘,我送他一程,也算是解脱了。”

    看着那具冰冷的尸体,多少有些心酸,我走上前,轻轻拉开他的衣服,果不其然,他的身体确实是缝合上的。

    婷婷说:“是有人帮了他,他自己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我站在冷风里,心跳加速,有人要杀我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在想下一个人会不会是张阳?虽然他的灵魂在我这,但别的灵魂也可以进入他的身体啊。

    远处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婷婷拉着我说:“快走吧,看来有人发现了这里的问题,报警了。”

    我们慌乱的离开了这里,走的时候我不忘回头看了眼,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花,或者黑暗里光线不好,我隐约看到项潜坤身体抽搐了下。

    走在冰冷的路上,我的心里十分忐忑不安,我问:“项潜坤彻底死了吗?”

    婷婷皱起眉头,说:“他本来就是一个死人,全靠别人给他的一口气才能做事,如今那口气没了,他也就彻底死了,不过他的灵魂不见了,如果有人找到他的灵魂,再帮他一把,恐怕……”

    我心里一紧,忙问:“恐怕什么?”

    婷婷严肃的说:“恐怕他还有可能回来。”

    我立刻僵在原地,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冷风呜咽,四周黑乎乎的,我只觉得背脊发凉。

    我犹豫了会,喏喏的说:“婷婷,要不我们再回去看看?”

    婷婷打量着四周,等了片刻说:“警笛声消失了,估计是从这里路过的警车,如果你想回去看看,那就去吧。”

    我们返回原地方,我拿着手电筒照着四周,这一看傻眼了,小道里空荡荡的,项潜坤早已经不见了。

    婷婷惊讶的说:“这不太可能啊,按理说他不会复活的,除非……”

    “除非什么?”

    婷婷小心翼翼的探寻着周边,小声说:“除非那个帮他的人刚才就在我们周围。”

    我忙拿着手电筒到处扫射,这里没有可以躲藏的位置,背后的那个人会藏在哪呢?

    这时我才想到,远处的小道尽头是一个酒吧。

    我问:“婷婷,你能不能找到阵眼的位置,这里有个忘川酒吧,但是现在不见了,我怀疑是个阵。”

    婷婷顺着墙边摸索了半天,随后对我摇了摇头。

    我们两个回去的路上,分外安静,突如其来的铃声吓了我一跳,我看了下手机,是杜伟韬打来的。

    杜伟韬慌张的说:“你终于接电话了,快来我家一趟,大宇出事了。”

    我火急火燎的带着婷婷过去,到了杜伟韬家里,总算见到了杨大宇,他无力的趴在床上,脸色苍白,整个人苍老了不少,他的双眼皮耷拉着,呈现出大片的黑色,脸上带着笑容,仿佛沉浸在了梦境里。

    杜伟韬焦急的说:“彩蝶姑娘,你也来了,刚好你给看看吧。”

    婷婷稍微看了眼,面色凝重了起来,她为大宇把了把脉,扭过头说:“他这是被什么抽了精气,气血两亏,需要大补。”

    我见她又看了看杨大宇的脖子,摇着头说:“看来他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我看了眼杨大宇脖子位置,心头一沉,在他的脖子处竟然有两个牙印,深可见血,这一定是那女的咬的。

    我急忙问:“这能治吗?”

    彩蝶皱起眉头说:“我给他开点药,这些天不要让他乱走了,好好休养,应该不会有事的。”

    确定一切没事之后,我们才离开,忙活了这么久,我们也饿了,带着婷婷在路边吃起了烧烤。

    我说:“今天我见到你的身体了。”

    婷婷忙问我:“你在哪见到的?”

    我说:“在杨凝哥哥家里,那个假的你被他哥哥抓住了,我怕你身体受辱就把她给放了。”

    婷婷放下手中的羊肉串,眼睛转了转,一时没有说话,我说:“杨凝的哥哥好像认识你。”

    婷婷抬起头问:“她哥哥叫什么?”

    我说:“杨嘉乐。”

    婷婷再次变得沉默起来,似乎有心事,我吃了不少烧烤,却见她一动未动,不由得皱起眉头问:“你怎么不吃了。”

    婷婷对着我苦笑:“我没有胃口。”

    听她这么说,我顿时也吃不下去了,正要结账,不经意看到了远处角落里,一个人正朝着这边看来,他的眼睛散发着血红色的光亮。

    我全身一颤,正要叫婷婷,那个人快速消失在了黑暗里,他应该就是刚才复活的项潜坤。

    婷婷说:“我都看到了,既然他想走,我们是追不上的,我们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没有说话,四周不断有车子驶过,我很少见到她心事重重的样子。

    一晚上安然度过,我却失眠了,这几天一直都休息不好,精气神却很足,我觉得这很奇怪。

    洗手的时候,我看到了手心里的伤口,当初在忘川酒吧,那个面具男用匕首划破的口子,此刻正一张一合,像是在呼吸。

    我心里惊讶万分,虽然伤口不痛不痒,但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我拿了个创可贴贴上,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担心,我没有告诉婷婷。

    去警局的路上,我被什么砸了一下,我扭过头才看到了角落里的人,他在朝我招手。

    我仔细看了眼,竟然是万村长,相比以前,他显得更加苍老了,整个人瘦骨嶙峋,弱不经风。

    我忙走过去,问:“你不是去灵水村了吗?怎么回来了?”

    万村长虚弱的说:“我本来确实是去了灵水村,我想找王老太婆来着,谁知道那里山洞太多了,我根本不知道她在哪,你还是陪我去一趟吧。”

    我忙摆手:“暂时不行,我这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处理呢,在没处理完之前,我是不会走的。”

    万村长眯着眼睛:“你小子不会不想去,故意找的借口吧?”

    我说:“你放心,我不能离那老太婆,她在我身体里下了蛊虫,我肯定会找她的。”

    万村长忙拉起我的手,然后摁了下我的脉搏,静了会,笑着说:“果然是蛊,小伙子,我可以帮你把那个虫子搞出来。”

    本来我没有一丝心情,听到这句话,整个人兴奋了起来,我忙说:“那你帮我把蛊虫弄出来可好?”

    万村长大有深意的盯着我,眯着眼说:“倒是可以,不过你得帮我找到王老太婆。”

    我忙说行,万村长问我:“你有刀子吗?”

    我思索半天,从腰间掏出了那把古铜色的匕首,万村长只看了眼,顿时一惊,紧张的问:“这把匕首怎么在你这里?”

    我问:“你认识?”

    万村长叹了口气说:“何止认识,我以前特别喜欢这把匕首,它可是雪茹送给我的,可惜,后来这匕首就丢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