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六十章 奇怪伤口

    这把匕首非同寻常,这一路走来,似乎每个人见到了这匕首都很吃惊,我见万村长眼中带着贪婪的神色,忙把匕首收了回去。

    万村长一愣,伸长了脖子说:“你小子这是干嘛?不想除掉蛊虫了?”

    我说:“等会再买把刀子吧,用另一个。”

    万村长一脸怒气,正要发作,突然捂住胸口蹲在了地面上,我看他的面孔抖动着,狰狞不堪,十分恐怖,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万村长咬着牙站起来说:“我先走了,晚上我再来找你。”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跑远了,想到他刚才的面孔,我怔怔立在原地,心跳的剧烈。

    他的脸一定有问题,之前是万村长模样,后来又变成了陌生的大师,如今又出现了这种情况,不禁让人猜测纷繁。

    我正发愣,被人拍了一下,我猛然转身,原来是杨凝,今天真巧,刚走不多远就碰到了两个熟悉的人。

    杨凝说:“阿阳,你陪我去一个地方吧,我有个惊人的发现。”

    我问:“什么发现?”

    杨凝严肃的说:“和你有关。”

    我一头雾水,想问清楚,她又不愿意说了,她的车就停在路边,不由分说把我拉了进去,她说已经帮我请了假,可以放心去。

    车子一直行驶,眼看远处越加荒芜,我心里更加慌乱,不时看她一眼,她带我来这里,不会有什么意图吧?这个地方没有一个人,看多了奇怪的新闻,心里不禁涌出了邪恶的想法,难道说她想?

    到了一处极其偏僻的山林野地,杨凝把我拉了下来,我紧张的把自己抱紧,嚷嚷着说:“你可别乱来,我是属于婷婷的。”

    杨凝噗嗤一声笑了,捂着嘴说:“过去多年了,你还是这么不正经,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缠着调查你吗,因为你的性格和他很像。”

    我不说话了,杨凝指着一旁荒凉的园子,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我摇了摇头,杨凝痛苦的说:“阿阳,这里是你的墓园,埋葬你尸体的地方,当初是我出钱,亲自监工让人为你打造的。”

    我诧异的问:“为什么选择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

    杨凝说:“这是我哥选的,说这是风水宝地。”

    我打量了半天,始终看不出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哪里会是风水宝地?

    杨凝拉着我,快速走了进去,我看远处站着好几个人,每个人拿着铁锹,不时抽着烟闲聊,看到我们进来了,他们忙说:“杨小姐来了,大家快让让。”

    我看那坟地已经被那几个人掘没了,一口大棺材被他们拉了出来,这棺材做工精细,气派辉煌,在地面埋了多年,竟然没有腐烂的迹象。

    杨凝深呼了口气,说:“你们把棺材打开。”

    那几个人相互看了眼,使劲把棺材拉开了,随着轰隆一声,棺材盖落在了地面上,我朝着里面看了眼,惊讶的发现,里面竟然空空如也。

    我心里猛地抽紧,眼睛也随之瞪的老大,难道说我之前猜测成真了?就连张阳的尸身也复活了?先是赵宇飞,然后是项潜坤,现在轮到了张阳?

    杨凝沉重的说:“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阿阳,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的尸身。”

    我忙摆手:“没事,我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杨凝何其聪明,盯着我说:“你是不是早就有了心里准备,甚至说,你可能已经见过了他们其中之一?”

    我说:“对,之前见到了赵宇飞,他附在田大队长身上,想要害我,还有项潜坤,他也想害我,目前就差张阳了。”

    杨凝惊讶的捂住嘴,抽了口气,说:“实在太诡异了,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了这么多事情,恐怕我这辈子也不会相信,阿阳,相信我,我会帮你把尸身找回来的。”

    我背过身子,朝她摆了摆手:“我对这些不感兴趣,还有,以后别叫我阿阳了,我不习惯,我只知道,我叫做刘明,婷婷是我的女朋友。”

    杨凝沉默了下来,我不知道她此刻会是什么心情,也许难过,也许愤恨,可我已经有了新的生活,我真的不想和过去有诸多牵连。

    回到家里,刚开门就闻到了一股饭香味,刚好饿了,我心急火燎的走进客厅,顿时撞上了一双黑色的大眼睛。

    我惊讶不已,呐呐的说:“老奶奶,你怎么来了?”

    老奶奶拄着拐杖,无光的大眼睛转动着,她咳嗽了下,阴沉着脸说:“如果我再不来,恐怕婷婷就活不了多久了。”

    我立刻僵在原地,心咚咚跳个不停,我忐忑不安的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奶奶用拐杖敲击着地面,严肃的说:“什么意思,你听不懂吗,婷婷大限将至,活不了多少天了。”

    我被这句话震撼到了,全身一软,仿佛抽干了所有的力气,摇摇欲坠,我扶着墙壁,猛喘了口气,悲伤的说:“她明明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活不了几天了呢?”

    老奶奶叹息着说:“她命魂进入彩蝶身体之后,为了更好的适应这个身体,她用了最不该用的方法,最终导致气血逆流,出现了很大的问题,这些天为了保护你,她付出了很多,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了。”

    我紧张的问:“那有没有什么方法补救,你可一定要救救她啊。”

    老奶奶重重的说:“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到她的尸身,让她的魂魄重新回归自己的身体。”

    我保证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的。”

    老奶奶欣慰的点头,把我带进了卧室,我看到了虚弱无力的婷婷,她躺在床上,说话都很费力:“阿明,你回来了?”

    我慌忙跑到床边,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婷婷,你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

    婷婷无力的笑着:“我怕你担心。”

    我攥紧了拳头,无论如何,我都要救她。

    假婷婷从杨嘉乐家里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她会去哪呢?我拍了下自己的额头,突然灵机一动,我可以调监控,找到大致的范围。

    我忙站起来,紧张的说:“你们等我消息。”

    说完我就跑了出去,不经意看了眼厨房,只见厨房里放着一只高跟鞋,那是婷婷的鞋子。

    到了外面,我快速停了下来,心头疑惑万分,婷婷躺在卧室里,为什么她的一只鞋子却在厨房,眼看她奄奄一息,已经时日无多了,为什么我闻到了一股香喷喷的饭味?以往这个时间点,婷婷应该在厨房里做饭,难道说饭做了一半被迫停了下来?

    我躲在一旁阴暗的角落里,快速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老奶奶说她时日无多了,这些天婷婷一直没有回去,她是怎么知道的?

    我猛然一惊,或许这是一个陷阱,她们两个不对,虽然所有一切都很像,但是她们露了一点,眼神,一个人的眼神是很难改变的。

    老奶奶的黑色大眼睛会发出亮光,她并不是真正的瞎子,婷婷最虚弱时我见过,在灵水村她快死的边缘,她的眼睛里依旧充满爱意,那双眼睛和现在不一样。

    我快速拨打了杨凝的电话,我知道她的哥哥不简单,这种关头,杨嘉乐兴许能够帮我,毕竟我真的找不到其他人了。

    等了许久,杨嘉乐和杨凝总算来了,为了掩人耳目,他们从背后的巷子里穿过来,杨嘉乐穿着一身黑色大风衣,提着一个魔术箱子。

    我把情况简明扼要说了下,杨嘉乐嘿嘿一笑,说:“有意思。”

    我带着他们从一侧不显眼的地方上楼,我轻轻打开了房间,刚开门顿时撞上了老奶奶,她瞪大眼睛注视着我,问:“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摸了摸头,说:“因为我把人给你带回来了。”

    老奶奶嘿嘿一笑,眼睛转了转,问我:“在哪?”

    我朝身后指了指,老奶奶笑着走了出去,伸长了脖子往外看,就在这时,杨嘉乐猛然抓住了她,快速打开了魔术箱,把她往里面塞。

    老奶奶狂烈的挣扎着,不多会被塞了进去,我看的目瞪口呆,这个箱子并不大,它怎么可以装一个人?可事实就是如此,不得不信。

    杨嘉乐问:“还有一个在哪?”

    我小声说:“在卧室。”

    我走到卧室门前敲了敲门,问:“婷婷在吗?”

    里面没有人回答,我刚推开门,一个床头柜飞了过来,杨嘉乐忙把我拽到一边,这一幕十分惊险,稍有疏忽就可能中弹。

    我们快速跑进了房间里,只听轰隆一声,婷婷从窗户跳了下去,玻璃全都碎裂了,我朝着窗户那看了眼,只见楼下的婷婷边跑边脱衣服,很快变成了一个陌生人,就连她的脸也开始变得面目全非,我倒吸了口气,摸了摸额头的汗水,擦,差点没有被她给骗了。

    既然她不是婷婷,那婷婷到底在哪?

    想到那只鞋子,我快速跑到了厨房,看到眼前的一幕,心头不由得一痛,婷婷被绑住了,她被藏在了厨房角落里。

    我急忙给她松绑,婷婷紧紧的抱住了我,心酸的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我看着她的脸,摸了摸湿润的眼角,温和的说:“你说什么傻瓜,我担心你是应该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