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六十一章 降头

    杨凝走了进来,诧异的看着我们,指了指婷婷说:“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让彩蝶离开了吗?为什么你们两个……”

    杨嘉乐笑呵呵的提着箱子,他靠在墙边,锋利的眼睛散发着精光,他拍了下手说:“妹妹啊,你真的太单纯了,你面前的才是真正的婷婷啊。”

    我心头猛地一颤,疑惑万分的盯着杨嘉乐,他是怎么知道的?

    杨凝往后退了退,不可置信的望着我们,双手都在发颤:“这,这怎么可能?”

    婷婷送开我,看到了杨嘉乐之后,全身颤栗起来,我从婷婷眼神里看到了慌乱和不安。

    杨嘉乐眯着眼,对着婷婷说:“好久不见啊,小师妹。”

    后面三个字,他故意加重了语气,在他家的时候我就觉得他认识婷婷,原来他们竟然是师兄妹,这实在太出乎意料了。

    婷婷并没有回应,而是恐慌的握紧了拳头,我猜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矛盾。

    杨嘉乐提着箱子走了出去,回过头的一瞬间,他嘿嘿一笑,说:“小师妹,我会回来看你的。”

    婷婷越发急促不安了,就连呼吸也开始沉重了起来,杨凝望了我半响,也跟着出去了。

    房间里很快安静下来,婷婷放松了些,轻吐了口气。

    我问:“那个杨嘉乐真的是你师兄?”

    婷婷心酸的说:“确实是的。”

    “你们有矛盾?”

    婷婷无力的抬起头,说:“何止有矛盾,他想杀我不止一两回了。”

    我心里一紧,忙问:“他为什么要杀你?”

    婷婷说:“因为曾经一起学艺的时候,我学的比他好,他一直受师傅的处罚,他很恨我。”

    难以相信竟然是这个原因,我一直觉得杨嘉乐不同寻常,没想到是个变态。

    婷婷紧张的握着我的手:“阿明,你不能再和他接触了,他这个人很危险的。”

    我郑重承诺:“你放心,我以后坚决不和他往来,如果他以后对你再有什么鬼心思,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不会放过他。”

    婷婷摇了摇头:“你斗不过他的,我只希望你不和他接触就好。”

    一股心酸无奈涌了上来,我沉重的低下了头,是啊,面对这么强大的对手,我根本保护不了婷婷,这一路走来,都是她保护我,如果什么时候我也能拥有超强的能力就好了。

    婷婷靠在我的胸口,小声说:“阿明,要不我们一起走吧,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我说:“你的身体呢,你难道不要了吗?”

    刚才那两个假扮者,应该是想找到假婷婷吧,这么说的话,自从我把假婷婷放走之后,她应该藏了起来,那两个假扮者如此迫切的想要找到她,假婷婷会不会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那些秘密说不定就是一切的源头。

    婷婷呼了口气,说:“阿明,我不要原来的身体了,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我摇了摇头:“我们还不能走,我要找到你的身体,调查真相,找到始作俑者。”

    婷婷趴在我的胸口,久久无声,随后她全身一软,倒了下去,我忙把她抱起来,紧张的询问:“婷婷,你怎么了?”

    婷婷无力的说:“我累了,你送我去卧室休息会吧。”

    我抱着她走进了卧室里,一脸担忧的望着她,心里狐疑不定,如果她仅仅是累了,刚才又怎么会晕倒呢?

    我紧张的问:“婷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婷婷拉上被子,小声说:“你想多了,快去忙吧,我要休息了。”

    她用被子蒙住了自己,我叹了口气,慢慢的清理房间里的细碎玻璃。

    刚才那两个人假扮老奶奶和婷婷,她们应该对婷婷很熟悉,婷婷的奶奶很少有人见过,最主要的是婷婷的身份,除了我和她奶奶,按理说没有人知道彩蝶就是婷婷,但是她们两个却知道,难道说这两个人了解我们的一切?

    我关了门,出去倒垃圾,刚走出门外就见到了万村长,他颤巍巍的扶着楼梯,咧了咧嘴说:“走,我们出去喝两杯。”

    我皱起眉头问:“我们不是约好晚上吗,你怎么跑这来了?”

    万村长摆了摆手,说:“行了,别晚上了,我们也不走远,就在你家小区对面的酒馆吧。”

    我本想推脱,但是被万村长拉了下去,对面的酒馆别看不大,里面却有包厢,我们两个在一个小间里,点了瓶酒,涮起了火锅,整个小间里香味扑鼻,我不禁食欲大震。

    我早已饿了,正要拿起筷子,万村长拍了我一下,说:“别急,我先把你的蛊虫给弄出来吧。”

    我忙放下筷子,说:“好啊。”

    万村长从兜里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阴沉着脸说:“快把手伸出来。”

    我略一犹豫,把受伤的手伸了过去,之前在酒吧的时候,这只手已经被匕首划过了,既然这样,还不如再来一次。

    万村长揭开创可贴,看了眼我手上的伤口,顿时愣住了,他紧张的说:“小伙子,你这是咋弄的啊?”

    我说:“怎么,这伤口有什么问题吗?”

    其实说这句话我也很心虚,因为早上的时候,我看到了这伤口一张一合,就像在呼吸,我故意伸出这只手,同时也是想让他给看看。

    万村长皱起眉头说:“你这手啊,如果救治不及时,只怕要废了。”

    我心里一凉,忙问:“这话怎么说?”

    万村长叹气说:“你这手上的伤口被人动了手脚,用了一种很奇怪的蛊术,你没发现这伤口在呼吸吗?”

    我忙点头,万村长又问我:“你觉得这伤口像什么?”

    我看了半天,咽了口吐沫,说:“像,像一张嘴。”

    万村长阴沉着脸,说:“这种蛊术非常少见,我以前见过一个人和你有点相似,不过那个人手上不是嘴巴,而是眼睛。”

    我忙问:“最后那个人怎么样了?”

    万村长摇着头说:“还能怎么样,那双眼睛就像植入了他的身体,最后没办法,只能砍掉了那只手。”

    我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这该不会是被人下了降头吧,难道说忘川酒吧里的面具男,想要害我?

    万村长抿了口酒,皱起眉头说:“小伙子,你这是得罪谁了?”

    我摇了摇头,这我还真不知道,最近这段时间,想要害我的人太多了,其中原因也很离奇。

    我猛喝了口酒,心里火辣辣的热,这酒是72度的二锅头,烈性十足,我咳嗽了下,伸出手问:“我这还有办法治吗?”

    万村长无力的说:“我没有见过这种蛊术,解不了,不过你也不要悲观,解铃还须系铃人,谁给你下的,肯定就能给你解开。”

    我叹了口气,看来那个酒吧非去不可了。

    万村长用筷子敲了敲伤口,问我:“有感觉吗?”

    我说没有,万村长说:“看来那人也并不是想害你,估计有什么别的心思。”

    我心乱如麻,不管那人有什么意图,肯定是不好的,也许是想威胁我,也许是想从我这得到什么东西。

    万村长吃了会火锅,摆了摆手:“小伙子,别胡思乱想了,先把你的另一只手伸出来,我帮你把蛊虫弄出来。”

    我伸出手,万村长毫不犹豫的用匕首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顿时流了出来,他不急不缓的从兜里掏出来一根竖笛,吹了起来,奇怪的音调让我头晕目眩,四周的包厢里骂声一片。

    我看到我的手臂鼓起了一片,那个虫子正沿着皮肉往外走,我全身抽搐了起来,疼痛麻痹了神经,我知道不管多痛都要忍着,要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虫子沿着手臂一直走到手边,慢慢冒出了头,但是这时无论如何,它也不愿意出来了,我怕它再钻进去,又不敢动手。

    大师又从兜里掏出一盒香料,香味扑鼻,他靠近我的手边,那个虫子被香味吸引,慢慢爬了出来,钻进了盒子里。

    我松了口气,坐在椅子上,胸口起伏不定,我说不出来那是什么虫子,反正很恶心,万村长笑嘻嘻的把盒子收好。

    我问:“你对香料很有研究吗?”

    万村长说:“这香料出自师门,其实我以前是个调料师,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

    我狐疑的问:“那天在寒冰洞里,把我们迷晕的人真的不是你?”

    万村长摆着手:“虽然我以前为了达到目的,确实对你们用了幻香,但你说的那次真不是我,大丈夫敢作敢当,我从不说假话。”

    我心里狐疑不定,万村长这人我又不了解,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为了打开我的阴阳眼,他做了这么多,难道只是单纯的寻找雪茹?

    当年的事情,他说不知道,这一切是有一个人告诉他的,那他背后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吃完饭,万村长说:“我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别忘了你的承诺,要带我去找雪茹。”

    我说:“你放心,等我处理好眼下的事情,一定帮你。”

    带着忐忑的心情回到了家里,看到眼前的人,我猛然一惊,立刻掏出了匕首,哆嗦的对着她。

    老奶奶转动着黝黑的大眼睛,阴冷的说:“你这是要害我吗?”

    我太过慌张,说话都张口结舌了,我说:“谁,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万,万一你不是婷婷的奶奶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