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六十二章 背后高人

    老奶奶用拐杖敲击了下地面,黑色的大眼睛紧盯着我:“事情的经过,婷婷已经告诉我了,之前确实不是我,如果你不信,我可以给你吹个笛子,让你回忆回忆。”

    老奶奶从兜里掏出一个古旧的笛子,含在嘴边,奇怪的声音传出来,顿时让我头晕目眩,脑袋仿佛要炸裂开了,我忙摆手:“行了,奶奶,我相信你了。”

    老奶奶收好笛子,叹息着走进了卧室,朝我招手:“你也快点进来吧。”

    我略一犹豫,走进了房间里,此刻婷婷躺在床上,紧皱着眉头,双眼萎靡,脸色苍白,我心慌意乱的跑过去,忙问:“这是怎么了?我才出去一会,怎么就这样了?”

    老奶奶怒气冲冲的看着我:“你们在一起这么久,难道你就没有发现她的身体出了问题吗?”

    我顿时愣在原地,要说发现,还是刚出去的时候,她趴在我的胸口倒了下去,她说太累了,我当时有些怀疑,但她隐瞒了我。

    我焦急的问:“她到底怎么了?”

    老奶奶沉重的说:“她命魂进入彩蝶身体之后,为了更好的适应这个身体,她用了最不该用的方法,最终导致气血逆流,出现了很大的问题,这些天为了保护你,她付出了很多,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了。”

    我紧盯着老奶奶,她的话竟然和之前的假扮者说的一样,这不禁让我再次怀疑她的真假。

    老奶奶一脸阴沉,愤怒的说:“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之前那两个人之所以了解现状,是因为,我给婷婷送的信,被她们半路截获了,我这才火急火燎的赶过来。”

    我诧异的问:“你是怎么知道她们截获了你的信?”

    老奶奶说:“因为我用的飞眼鸦,它死的时候我知道。”

    我心里再次一凉,难道说一直用飞眼鸦监督我的人是她?

    婷婷微动了下,半睁着眼,虚弱的说:“阿明,你不用怀疑,她真的是奶奶。”

    我忙趴在床头,紧握着婷婷的手,她的声音气若游丝,脸色苍白的可怕,看到她这副模样,我的心里非常难过。

    老奶奶叹气说:“婷婷,你真的太傻了,明明知道自己爱错了人,还要义无反顾的去保护他,飞蛾扑火,最终换来了什么呢?小命都快没了。”

    婷婷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此时的她已经非常虚弱。

    我忙转身,祈求的说:“奶奶,你救救她吧,她是你的孙女,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救她的。”

    老奶奶低下头说:“我们先把她的身体找回来吧,到时候我做法,让她回到原来的身体里,希望可以有所好转。”

    我托交警大队的朋友调查了路面监控,最终显示,她消失在武珞路一条巷子里,然后再也没有出来。

    我准备去那条巷子里找找看,刚上车,杨凝给我打来了电话:“阿阳,来一趟我哥家,我有事要和你说。”

    我本来不想去,但是想到她哥哥抓到的那个假冒者,心头一动,调车去了杨嘉乐那里。

    推开门一股花香气息扑鼻而来,杨嘉乐西装革履,抽着雪茄,坐在椅子上,烟雾飘渺,整个人十分阴沉。

    杨凝忙站起来:“阿阳,你来了。”

    我摆手让她坐下,疑惑的问:“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杨凝看了眼杨嘉乐,杨嘉乐吐了口烟雾,踢了踢一旁的魔术箱子,说:“今天抓住的那个人,你应该记得吧。”

    我说:“当然记得,这事我怎么可能忘。”

    杨嘉乐眯着眼说:“这个老太婆确实是别人假扮的,很有烈性,我还没问几句话,她就吞毒自杀了。”

    我心头一沉,紧盯着那个魔术箱子,这样说的话,岂不是什么也不知道了,那两个人是受谁指使,为什么从我们这下手?这些统统成了谜。

    杨嘉乐再次抽了口烟,笑呵呵的说:“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要死人说话的方法有很多。”

    他把烟头掐灭,面色凝重的拉开魔术箱,拉出了那个死去的人,这时我才发现那个人脸上涂满了颜色,就像美国电影里的小丑,奇怪的是,那个箱子不大,不知道为什么能装的下一个人,变魔术的人真的很玄妙。

    杨嘉乐掰开她的嘴,用匕首划破手心,让鲜血流进她的嘴里,把她扔在了一边。随后他在一旁的桌子上点了根蜡烛,嘴里喃喃着,说着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语言。

    突然那个死人身体抽搐了下,猛地一下坐了起来,我吓了一大跳,紧张注视着,心脏跳的厉害。

    杨嘉乐问:“你们为什么假扮成别人,然后去了刘明家里欺骗他?”

    小丑瞪大死鱼一般的眼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干瘪瘪的说:“完成任务,通过他找到假婷婷。”

    “找她做什么?”

    小丑回答:“杀掉她。”

    我心里一紧,说不定我猜对了,那个假婷婷一定知道他们什么秘密,自从被我放走之后,她就消失了,说不定不想受他们摆控,他们迫不及待的杀掉她,也是想以绝后患。

    杨嘉乐又问:“是谁派你们来的?”

    小丑身体剧烈的晃动着,嘴里一直哆嗦着,就是说不出话来,我看杨嘉乐的身体也开始晃动起来,眉头不由得一皱,突然杨嘉乐吐了口鲜血,血液喷的老远,房间里顿时弥漫处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那小丑也随之倒在了地面上。

    杨凝忙跑过去,紧张的问:“哥,你怎么了?”

    杨嘉乐擦了擦嘴角,笑嘻嘻的说:“有高人,背后有高人。”

    这家伙真奇怪,受了伤还这么开心,杨凝掏出纸巾,给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杨嘉乐从魔术箱里把小丑提出来,这时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小丑的身体迅速枯萎,变得干瘪瘪的。

    杨凝吓了一跳,忙往后退了两步,杨嘉乐把她扔下,苍白的脸色红润了不少,他仰起头说:“你们别怕,既然她死了,还不如好好利用。”

    我紧张的咽了口吐沫,指着地面上的小丑:“这,这是你做的?”

    杨嘉乐明亮的大眼睛转了转,那双眼睛带着诡异的光亮,深不可测,他没有回答,伸了伸懒腰,走到一旁的卧室,回过头说:“我需要休息会,你们自便。”

    我小声对杨凝说:“你哥不会是个怪物吧。”

    杨凝脸色一白,慌里慌张的走了出去,她紧锁着眉头,明显心神不定,看来她对这个哥哥了解并不多。

    我想不通,婷婷怎么会和杨嘉乐师出同门,明明两个人本领各不相同。婷婷说他很危险,让我远离他,我叹了口气,没想到还是来了。

    分开的时候,杨凝郑重的对我说:“今天的事情,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不想你有危险。”

    我知道她的意思,分别后,我去了武珞路寻找假婷婷,以前没有来过这里,对这边并不熟悉,到了之后,我才明白,为什么假婷婷会选择藏在这里。

    这里都是一些破旧待拆迁的小房子,小道四通八达,又没有监控,至今还有不少人在这住,确实很难找。

    我挨家挨户的找,找了一下午一无所获,心里焦急万分,以婷婷目前的现状,还不知道她能坚持多久。

    我觉得希望渺茫,正不知所措时,她出现了,站在远处朝着我招手,我快速跟了过去,被她带进了一处地下通道里。

    阴暗潮湿的恶臭气味涌来,令人作呕,我快速捂住鼻子,心慌意乱的往前走,里面黑暗不堪,不断有水底落下来,我隐约觉得有脚步声传来,只听啪嗒一声,后面的铁门似乎被关住了。

    随后是滋滋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摩擦着地面,我快速掏出手电筒,光线照射下,总算看到了假婷婷,她的手里拿着一把斧头,正朝我走过来,那把斧头拖拉着,与地面摩擦出了火花。

    我倒抽了口气,她把我引到这里来,一定是想杀我,我的心极速跳动着,不顾一切的往后跑。

    她在身后笑着说:“你跑不掉的。”

    那声音既沙哑又阴森,在阴暗诡异的地下道里,就显得十分恐怖了,我的背脊发凉,喘着粗气,大声问:“你为什么要杀我,我之前明明救了你,你就不知道感恩吗?”

    她在身后回答:“只有杀了你我才能和主人交代,要不然我肯定会死的。”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没有的,所以别怪我,准备受死吧。”

    她再次诡异的笑起来,声音在我耳边回荡着,听起来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我快速关上了手电筒,在一旁阴暗的地方躲起来。

    她拖拉着斧子,一步步的靠近,从我身边路过的时候,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等她过去了,我才算松了口气。

    我正要走,突然听到身后说:“嘿嘿,找到你了。”

    我快速蹲下,只听呯一声响,斧头落在了一边的墙面上,石子纷飞,砸落在身上,我快速站起来,跑到了入口处,可惜那里的铁门被彻底锁住了,根本打不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