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六十三章 酒吧探查

    斧头摩擦地面激起火化,眼看她越来越近,我退无可退,只能打开手电筒,掏出匕首与她对峙,不过我们两个相差太大,我肯定打不过她。

    这个时候,悠扬的笛声传了进来,我脑袋疼痛难忍,痛苦的蹲在了地面上,假婷婷啪嗒一声放下了斧头,也在一旁抱着头,痛苦的挣扎起来。

    身后的铁门被打开了,老奶奶拄着拐杖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她吹着笛子,走到假婷婷面前,黑暗的光线里,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我听到了凄厉的惨叫声,十分慎人。

    突然黑暗的通道里燃起了一道火光,一个影子在远处摇摇晃晃,凄惨的尖叫着,慢慢化为了灰烬,我知道那一定是附在婷婷身上的灵魂,老奶奶把她抽离了出来,并且烧死了她。

    很快四周再次陷入了黑暗,安静吞噬了一切,静的可怕,我回过神来,忐忑的说:“奶奶,你干嘛把她杀了,我还有很多事要问她呢。”

    老奶奶阴冷的说:“我不杀她,她杀你,别犹豫了,快把婷婷抱走。”

    我紧张的站起来,喘了口气,把婷婷抱回了家里,老奶奶把我推出去,关上了卧室的门,我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这一等就是一晚上。

    到了天光破晓,婷婷推开门走了出来,对着我笑,我颤巍巍的看着她,真正到了这一刻,突然有些慌乱出神。

    终于再也忍不住,我紧紧把她抱入了怀里,卧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了,门口的人咳嗽了下,我看是彩蝶,忙问:“你们两个到底谁才是婷婷?”

    婷婷说:“我已经回归自己的身体了,那个是我奶奶。”

    我惊讶的看着她,没想到老奶奶进入了彩蝶的身体,想到她丑陋可怖的面孔,我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老奶奶咳嗽了下,说:“你们两个先叙叙吧,我出去一趟。”

    我和婷婷经过激烈的拥吻,躺在了床上,老奶奶灵魂进入彩蝶的身体后,她的真正尸身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那双黑色的眼睛瞪大着,仿佛在注视着我们,我难以适应,尽量不去看他,可身后总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很不自在。

    我问婷婷:“你奶奶之前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突然进入了彩蝶的身体。”

    婷婷摇着头说:“其实我也不明白,她并没有和我说,既然她喜欢,我也没必要问。”

    我看了眼一旁的老奶奶,忙拉了拉被子,缩了进去,昨晚一宿没睡,实在太困了,我很快进入了梦乡。

    刺耳的铃声把我叫醒,已经十一点多了,婷婷拿着我的手机,说:“是杜伟韬。”

    我这才想起来,今天是星期六,我和他约定好今天要一起去忘川酒吧,我接了电话,果不其然他就是在提这件事。

    我快速穿好衣服,婷婷问我:“你要干嘛去?”

    我怕引起她不必要的担心,说:“我出去一趟办点事,很快就回来了。”

    急匆匆走下楼之后,杜伟韬已经开着车来接我了,我从一旁的侧座上看到了一张照片,上面一个女子笑着搂着他的脖子,两个人很是恩爱。

    杜伟韬悲伤的说:“那就是我的女朋友。”

    我仔细看了眼,心里猛烈的跳动着,额头冒出了一股冷汗,我总觉得她女朋友和一个女鬼很像,在灵水村的时候,一直有个女鬼跟踪我,还上过我的身。

    我的呼吸不由的急促了起来,口干舌燥,忙拿着一旁的矿泉水灌了两口,杜伟韬不解的问:“你这是怎么了?”

    我心慌意乱的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这话该怎么说,杜伟韬打着方向盘,在一处停下,拉开车门说:“行了,你一直都这样,我早已经习惯了,到了,我们下车吧。”

    我张了张口,觉得还是不告诉她比较好,毕竟我也不知道那个女鬼是不是她女朋友,只是有点相似,如果这一次进酒吧,他再得不到什么信息,我就告诉他得了。

    我看了下手表,十一点五十九分,我们站在阴暗的小道里,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我一直看着手表,十二点整的时候,小道尽头终于开了一道口子,然后一个门面呈现了出来,金字招牌上写着忘川酒吧。

    杜伟韬兴奋的拍了拍我:“看,出现了,我们快进去吧。”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被兴奋冲昏了头脑,或者说最近见到的诡异现象太多了,对于这样一个凭空出现的酒吧,竟然毫不犹豫就跑了进去。

    酒吧里面的人并不多,烟雾缭绕,带着一股特有的香气,一个美艳女郎站在远处,不时对我抛媚眼,我记得清楚,她就是之前勾引杨大宇的佳佳。

    杨大宇的遭遇我很清楚,所以快速转移了视线,这里的人最好不要亲密接触,否则搞不好会出什么事情。

    杜伟韬挂号之后,很快走进了最里面的侧间,那个狭小的屋子,隐隐让我觉得似曾相识,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我独自一人坐在那,喝着调好的美酒,这时那个美女坐在了我身边,她挑了挑眉,抽着烟对着我吐了口烟雾,说:“怎么,帅哥,不认识我了?”

    我喝了口酒,冷冷的问:“那天你到底对杨大宇做了什么?为什么他会变成那个样子。”

    美女笑呵呵的捂着嘴说:“当然是做你们男人最想做的事情。”

    我看她手心里带着一道印子,忙抓住她的手,伸开看了眼,她快速把手拽出去,笑嘻嘻的表情很快消失不见,阴冷的注视着我:“你要干什么?”

    我问:“你手心里的那个伤口怎么回事?”

    美女冷冰冰的说:“没怎么回事。”

    她起身要走,我忙拽住她的手,她整个人倾倒在我怀里,我挑了挑眉说:“相逢不如偶遇,不如我请你喝杯酒吧。”

    美女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慢慢坐了下来,我给她点了杯酒,喝了半天,美女突然抬起头小声说:“帅哥,我觉得你人不错,以后还是不要来了。”

    我伸出自己的手,无奈的说:“恐怕我不来是不行了。”

    美女愣了下,随后无比惋惜的说:“没想到你也这样了,希望你能有好运。”

    我忙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美女摇了摇头,不愿意多说,一个人走进了后台,我心里疑惑重重,不知道她话里是什么意思。

    正疑惑不解,杜伟韬走了出来,我仰起头问:“老杜,有什么收获吗?”

    杜伟韬沉重的说:“这次她还是说的很简短,不多会她就消失了,不过她说她见到过我的朋友。”

    我心头一颤,忙问:“什么朋友,她到底怎么说的,和我说说。”

    杜伟韬低下头,悲伤的说:“她和我说,让我不要去找她,那里太危险了,去了就是九死一生,她能见到我的朋友,真的很开心,她希望我能把她忘了。”

    我的心跳的更厉害了,难道说我在灵水村见到的那个女鬼就是他的女朋友,灵水村确实很危险,一般人进不去,就连我都差点没有死在那里。

    我更加疑惑不解了,兜兜转转,到最后竟然还是牵扯到了那个诡异的村庄,她的女朋友怎么会在那里呢?

    杜伟韬在我眼前晃了晃手:“哎,你干嘛呢,我在和你说话呢,走什么神啊。”

    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我在想一件事,一时太过认真,出神了。”

    杜伟韬问我:“什么事?”

    我看了眼四周,小声说:“等我们出去我再告诉你。”

    杜伟韬点头,我看了眼那个阴暗小间,站起来说:“我要进去咨询点事,你先等等我。”

    我刚走两步,还没进去,有一个五大三粗的面具人走出来说:“抱歉啊,各位,今天临时有时,要关门了,欢迎下次再来。”

    我靠,轮到我的时候就关门了,这不是明摆着不想回答我手心伤口的问题吗,我快速走上前,准备冲进小房间里。

    那个带着面具的男子,一把将我拎了起来,阴冷的说:“你想干嘛,不想守规矩吗?”

    我忙说:“不是,不是,就是突然尿急了,想找厕所。”

    “厕所出去上。”

    他拉着我,把我扔出了门外,杜伟韬走出来后,那个酒吧很快关闭了,在我们前面只有一堵墙,我发现并没有人出来,敢情一直以来就我俩啊。

    杜伟韬说:“你想问什么啊,这么急着进去。”

    我拉住杜伟韬的手,左右看了看,发现他的手上没有伤口,不由得叹了口气,伸出自己的手,说:“你看。”

    杜伟韬僵在原地,膛目结舌的看着我:“你,你这是咋了?”

    我看了眼酒吧的方位,说:“就是那个最隐秘的面具人,那天我去找他的时候,他在我手心划了一道口子,结果就成这样了。”

    杜伟韬抓着我的手,又看了看,蹙起眉头,说:“今天晚上12点我再陪你去一次,我们把这件事搞清楚。”

    我苦涩一笑,把手缩了回去,刚才在酒吧里,他们提前关门,估计是不想告诉我,晚上再去,也不一定能得到结果。
Back to Top